2008_12
10
(Wed)22:31

彩雲國物語~寂靜之蘭~(靜蘭)

「皇兄……皇兄……。」

  滿是淚痕的小臉在他身後不斷追著,他卻什麼也不能做,只是回過頭看著,隨著馬車走到遙遠的彼方。

  血噴濺在他的臉上,漠然的表情依舊,看著躺在腳邊的屍體,頭也不回的離開,這……就是他身處的現實世界。
  「小旋風,你又立功了,竟然能一個人完成這個任務。」男子一手放在他的肩上拍著,臉上流露出對他美貌的垂涎,若不是瞑祥禁止,這張容顏他們豈會放過?

  無關男女、也無關道德,只要夠美,他們都希望嘗上幾口,特別是眼前這個又冷又美的小旋風。

  冷冷的一眼瞟過去,他依舊沒有開口說話,眼中的殺意卻讓男人驚恐的放下撫在他肩上的手。

  看到他尚滴著血的劍刃,誰還敢惹他?真要再多碰了他幾下,只怕他也會成為劍下亡魂。

  「嘿,回來啦?」燕青揹著他的長棍迎面走來。

  回應他的依舊是沉默。

  呿,這傢伙還真是死性不改。跟他燕青說句話像是會要他的命一樣。

  不理會所有路上擦身而過人們的眼神,回到房裡掩上房門,他才終於得到自己獨處的時間。

  擦拭手的溼布上猶帶血痕,這雙手已染上太多的血腥,該殺的、不該殺的都曾死在他的手裡,他何時才能脫離這裡呢?

  但……離開這裡他又能回哪裡去呢?

  「皇兄……。」

  耳裡似乎又傳來劉輝哭喊著他的聲音,他望向遙遠的彼端。

  劉輝又被欺負了吧?這個夜晚劉輝又被那群皇子們丟到哪裡去了呢?已經失去所有權勢的他……再也幫不了他這幼弟了。

  好累……這種生活……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 ◎ ◎ ◎ ◎

  雪靜靜的飄著,他的人已經幾乎被埋了一半。

  好冷,真的好冷,但他依然不想動,只是靜靜的躺在這雪堆之中。

  把血及染滿血腥的他就這樣埋了吧!

  罷了罷了,反正他也沒有什麼可以失去了。

  就讓他和這片雪融成一體,這樣也好……反正他本不該再活著的。

  「喂,你沒事吧?」

  柔柔且低沉的聲音驚醒了他,反射性的握住手上的劍。

  兩雙眼睛關切的望著他,不帶任何惡意,那是一種……他已許久不曾感受過的溫暖。

  紅卲可靜靜的看著妻子關心的對少年摸上摸下,直到少年放開手上原本握住的劍他才放下心。

  「你還好嗎?」稚嫩的嗓音從女子身後傳來。

  繫著雙辮的小臉探出頭,那雙眼睛純淨的沒有一絲污點,他只在一個人身上看過。

  握住她伸出的手,他笑了。

  好溫暖啊!他已許久……不曾體驗到溫暖的感覺了。

  ◎    ◎    ◎     ◎

  「秀麗小姐,我們該回去了。」

  幾年過去,原本還不到他腰部高度的小女孩已經長到他胸口的高度,含著笑意,他看著依舊在忙碌的她。

  「靜蘭,我好了,我們回家吧!」

  回過頭的笑臉依舊,他的心只要看到她一個笑臉就會感覺到溫暖,這麼多年來,她的笑一直有這種魔力。

  他會這樣一直看著她的,第二個把他從最深沉的黑暗中拉出來的少女,他已說不清自己對她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

  從她變成貴妃、再到茶州任州牧……,他會一直在她身後守護,成為她的劍與盾。

  她是耀眼的光,而他……永遠都會是守護她的影。




這篇是超短篇
其實靜蘭被救時的場景已經有點淡忘了
再回去重溫一次好了XD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