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_10
30
(Mon)20:23

咎狗之血--凜(リン RIN)篇

   很久沒開玩遊戲,基本上前陣子就是去肝刀然後看小說最近玩起了一下刺繡,但玩的結果證明一件事我當不成閨秀大概只能當龜銹(龜在家裡生銹的那種)
  凜這個角色我想大概是全線攻略中唯一一個年下,極可能也是明唯一能當攻的一次。
凜(リン RIN)
CV:鬼龍院隼人(福山潤)
   初見凜他就是這一付天真無邪的模樣
  不過能參加伊古拉然後身上還有能換不少東西的豬牌在身,可以想見這傢伙大概也跟那個外表看似小孩但智慧卻過於常人的東京死神一樣是個不為人知的狠角色。
  給人的感覺就像個纖細少女,但卻又是實實在在帶把的
  雖然這興趣實在有點怪
  嗯
  你現在是在打卡紀念就是了嗎
  拍照是個人小興趣
  也會跟明分享一下自己拍的照片
  雖然明也隱約覺得這傢伙肯定不像表面上的單純
  不過對於凜的舉動除了無奈大概也還是無奈
  偶爾會興起一點好奇心(基本上明給我的感覺就是個遠離人群、討厭人類然後沒事也不用去接觸太多的性格)
  知道了凜喜歡看星星這件事
  在啟介失蹤之後
  凜也說著要幫明尋找啟介,走凜的路線當然就會知道了他的過去
  被稱為背叛者,說凜害死了過去的夥伴,也警告著明最好不要相信凜那張笑臉
  明取得啟介的狗牌之後
  凜出現要搶奪明身上的牌想要湊成full house
  不過這詞我只聯想起







  這詞大家應該都很熟
  一場戰鬥之後,凜不敵明被打傷了
  明無法扔下被自己刺傷血還在啵啵啵啵流的凜
  拖著凜一路躲進了大樓之內展開了在山中小屋避難的劇情(少胡扯)
  原本氣到砸門要明讓開他要去找王釘孤枝,凜的傷實在太重明當然也不准他去送死
  當然也不大相信凜在跟他對戰時說著之前的態度他都是在演戲,只是要博取明的信任然後奪走他身上的狗牌。
  一夜過去,凜終於安靜,當然不是知道反抗無效而是因為傷重導致高燒不退,連水都喝不下去,此時自然上演一下當無法喝水的時候另一個人要餵水的餵法
  能夠餵到昏迷的人跟你伸舌頭玩也挺了不起就是
  醒來之後凜終於安靜了一些
  在此時談了談人生問題
  他對王執著的理由
  是因為王是他的親哥哥,原本他是很憧憬哥哥的力量,然而在之後他所參與的小團體有了些不法的行為,他哥哥藉由他的口得知他們常聚集的地方,去把他的同伴殺的一乾二淨,他認為是自己信任了哥哥才害死自己的同伴,所以他必須殺了王贖罪才行
  又是一夜
  明再度醒來,他身上所有狗牌已經被凜拿走,他也聽聞了有人獲取了可以挑戰王的資格
  清楚凜身上的傷去單挑王根本是種找死行為,明前往尋找凜
  在阿爾維特羅奇怪的興趣之下,明代替了凜跟王挑戰
  當然這被替代的本人是萬分不爽
  叫喊著沒人要他多管閒事
  凜的哥哥就是這黑衣神秘傢伙
  號稱很神秘的王就在我玩第二條線時現身了
  只不過這人給我的感覺就他也只是單純喜歡戰鬥,至於跟誰打都無所謂
  阿爾維特羅的興趣真的是夠扭曲了
  想到新玩法就是明跟凜先對打,哪個贏的再去跟王打
  當然這種對打就是得有一個人先掛掉之後才能取得跟王對打資格
  明自然完全不打算順著阿爾維特羅的興趣去做
  這還沒開打呢就發生爆炸事件
  源泉說的所謂的內戰開打了,明拎著凜就先落跑再說
  凜一路鬧騰著,他不想再信任任何人才不會失去更多,而明則是不願意再看到有人在他面前消失,他希望凜可以信任自己。
  凜你根本就只是個在地上哭鬧要人哄的孩子吧
  你們之後要發展成滾床我是不反對
  但你們是不是忘了只是去探查訊息的源泉啊
  隨便你們高興就好
  中間的圖不能貼
  因為我強烈的第六感告訴我
  明小朋友請珍惜你這次當攻的機會!!因為感覺你能攻的只有他
  滾了一夜床之後隔天
  凜說著要去親手結束一切然後再回來找明
  他不能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懸著心事
  明選擇了相信凜會回來
  等待著凜一等就是五年
  和平的日子到來
  凜依舊沒有回來
  再次出現
  那個......先生貴姓
   也只交代了他現在的左腳是義肢
  與王的戰鬥只用上頭那張擺好架式的圖之後就拉黑了
  唔......這兩兄弟的揪葛我還是不大清楚啊
  式路線會不會清楚點?
  然後我終於玩到啟介的be
   這雨中的彩帶舞是讓我默了幾秒
  然後啟介最後一張圖我也還是開不出來啊
  翻桌
  到底問題在哪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