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_01
06
(Sat)22:44

無盡相思~很久很久之後~海棠篇

 花開花又落,相思無處寄託!雨笑雨含憂,要向誰訴說?聲聲琵琶中,是我的情衷,默默上小樓,以曲相送。風吹過,你千年的寂寞;雲載動,我無法觸摸的溫柔!山重重;水重重,怎奈情已深種。終日凝眸盼白頭,欲語卻還休!天悠悠;地悠悠,怎奈情深緣薄,即使世界已盡頭,我依然期待相逢,在夢中……。
 百花樓裡,紅衣的少女抱著琵琶唱著歌,隨著歌聲,身體擺動著。
  一曲唱畢,隨即贏得在場所有人如雷般的掌聲。
  「小棠妹妹的歌藝越來越好了呢!」
  「就是說啊!每當她歌唱時,都會讓人忘了手上的工作。」
  雖然才年僅十四,從她的眉宇間已能看出未來絕對是個小美人了。
  「小棠妹妹,妳唱的這首歌到底是什麼曲子啊?」這歌不在她們的知識之中,即使學著彈奏也彈不出小棠所展現的風情。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從她懂事起,這首歌便已經深深刻在她腦中了,才剛習琴時,她的指頭便自己撥弄琴弦奏出這首曲子,連教她的夫子也感到很詫異。
  「去去去,一屋子的人全在這裡是要讓小棠棠沒辦法休息嗎?明兒個還得上洛陽溫宅為老夫人誕辰表演呢!全都給我滾回自己房間去。」百花姨揮舞著小手絹趕跑海棠屋裡的『閒雜人等』。
  撥弄著懷中的紅玉琵琶,海棠原本的笑臉沉了一些。
  留在她房裡的人,全是知道她過去的人,也因為她們的收留,才能造就出今日的海棠。
  牡丹拍拍海棠的手,甜甜的衝著她笑。
  「別想太多,小棠,安心在這待著,早晚有一天妳能夠跟狗皇帝報仇的。」
  「別提那種掃興事情了,小棠,我有件事一直想問妳,妳這紅玉琵琶到底是哪來的啊?」一般人根本買不起這麼大一塊紅玉,更別說製成琴給女兒玩了,況且……,依勸諫大夫的性格,他根本不可能這樣奢侈。
  「我剛出生的時候,家族裡的老人家說是已經保管好多年的寶貝,等著要交給與它有緣之人……,所以就這麼到我手上了。」
  「這琴相當值錢,難道從沒有引起宵小覬覦?」這製琴紅玉色澤溫潤,能說是百年以上的好玉,即便是不曉音律的人隨意撥弄也能撥出好聽的聲音,就更別說它在小棠手中所展現的音律了。
  「有過,不過……失竊當晚,它又自動的回到我的房裡。」彷彿像是真的有靈性一樣,不管被誰拿走,都會自己再回到她手邊。
  「怪不得說是要找有緣之人的寶貝了。」
  「夜深了,先讓小棠好好休息吧!」牡丹看看外面的天色,阻止了刀疤繼續和小棠聊天下去。
  「咦?」小棠一驚,轉向窗外。
  「小棠,怎麼了?外面有什麼嗎?」刀疤走到窗前向外面看著。
  「不……,我總覺得好像有人在看我一樣。」
  「有人在看妳?現在外面我看是沒有人,晚點妳要是再有這種感覺妳就大聲叫,刀疤哥會幫妳『處理』那個偷看妳的人。」居然衝著姑娘的香閨偷看,那宵小分明找死。
  「不……,不是那種被冒犯的感覺,而是……一種很懷念的感覺。」就像是爹看著她時的溫暖感覺,但……那是不可能的,她們海氏一族已經全數被處死於東市,不可能會有人那樣看著她的。
  「刀疤哥聽不太懂妳在說什麼!總而言之,妳先好好休息吧!」
  推著另一堆閒雜人等,海棠房中只剩她一人,恢復了寧靜。
  先睡吧!明天還要上溫宅表演,夜深了,不睡不行了!
  和衣上床,不消數刻,海棠已經沉沉進入夢鄉。
  偉瀚的身影飄入她的房中,緩緩走向她的床前,伸出手想撫摸她的酣睡的容顏,手穿過了她的臉透到她枕著的床板上。
  男子嘆口氣。
  現在的他連觸碰她都只是一種奢望,他大部份的能力都已經轉移,留下來的不過是擁有形貌的精神體而已。
  我的寶貝啊!睡吧!安心的睡吧!
  我們明天再見。
  男子身影消失在床前,海棠也睜開了眼。
  她疑惑的看著四周,一樣沉靜無聲。
  方才那種溫暖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到底是誰站在她的床邊呢?
  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了,她感覺到身邊的溫暖起身,卻在睜眼之後不見任何一個人。
  唉……,睡吧!還是別想太多了,為了明天的表演,她得養足精神才行。
◎         ◎       ◎         ◎
  洛陽溫宅,在洛陽首屈一指的布坊,布匹的流通暢貨全國,也是全國首富的溫宅,每年老夫人的誕辰,總會邀請藝人來此獻藝祝壽,而今年邀請的是長安的百花樓。
  也是歷年來第一次請來了青樓中人表演,不為什麼,就為了那名滿長安的小姑娘—海棠姑娘。
  只是偶爾上場表演幾曲,卻每每都將百花樓所有豔妓比下去的小女孩。
  「老夫人的壽宴請妓女表演好嗎?唱戲的伶人可比妓女高尚許多啊!」僕傭小小聲的討論著。
  「噓,噤聲,給主子聽見不好,溫家的主子向來不介意來人的身份與地位,不想被掃出溫家就別道人長短。」
  大廳之中,位於主位的是溫家老夫人,而坐於側邊的則是溫家老爺溫銘及其夫人水湘靈和幼子溫青。
  溫青年方六歲,對生意的見解卻早已不亞於父親,這年幼的小主子所散發的威嚴,也讓人不敢輕乎他,即便明知他只有六歲。
  「百花樓的人到了。」
  他一眼就看到她了!
  抱著紅玉琴和那一身的紅衣。
  就像當年一樣。
  海棠朝主位一福。「小女子海棠,獻醜了!」
  纖指撥弄,只消幾個音節,已讓人如癡如醉,隨著音樂的嗓音更是讓在場與會的賓客如同沉入無邊的夢境之中。
  那彷彿不是人所歌唱,而是仙音漫漫。
  「瞧那臉蛋可動人的很,那窈窕身段在床上玩起來一定很夠味,才十四歲嗎?八成還是個未開苞的小清倌,這我可有興趣了。」淫邪的目光直直注視著中央表演的海棠。
  耳朵裡聽見了閒言閒語,海棠臉色仍然不變,繼續輕舞歌唱著,絲毫不受到任何影響。
  「哇啊!」
  一聲慘叫蓋過了海棠的歌聲,方才說的淫聲穢語的人直接栽下了椅子,沒有人看到他到底是怎麼摔下去的。
  溫青臉色未變,緩緩起身。
  「帶客人下去休息,海棠姑娘,您請繼續表演!」若不是因為大庭廣眾之下,他才不會只讓那淫賊只栽下椅子,居然敢在他的面前意淫海棠,簡直不要命了!
  「嗯!」海棠盈盈一笑,纖指輕撥,方才混亂的場面再度因她的歌聲而平息。
◎         ◎       ◎         ◎
  溫家老夫人的壽宴會連擺三天,所以百花樓的人員也暫時在溫家住下,海棠獨自一人在花園裡漫步著!
  走進涼亭,一把琴在她面前出現,她向來是喜歡玩樂器的,這把琴當然吸引了她的目光。
  她伸出手,輕撥了幾條弦!
  帶著笑,手指輕撥著!
  這琴音色雖沒有她的紅玉琴好,但也不失為一把好琴!
  「賤婢,誰准妳摸我的琴的!」
  方才聽到尖銳的叫罵聲,一隻手用力拍走海棠放在琴上的手。
  「妳是……?」這姑娘模樣很年輕,但舉止刁蠻,她記得溫家並沒有女兒,而她這儼然如主人般的態度到底是從何而來?
  「一個下賤妓女沒資格問我的名字!誰准妳隨便摸我的琴的!」女子大聲怒叫著。
  「愛琴者,見到琴自會忍不住上前撥弄一番!」海棠帶著笑回視她!
  這裡不是百花樓,她不方便發作,但是……若是對方再太過份的話,她不介意讓對方見識她狠戾的一面。
  「不過是個卑賤妓女,憑妳也配?」
  海棠目中微染慍色,才正要發作,身後一聲稚幼但威嚴十足的聲音率先傳來!
  「閉嘴!桃紅,誰准妳這樣對待客人的?」
  溫青冷著臉走進涼亭,他原本見到海棠獨自漫步在花園,想邀她一同賞花才過來,誰料到一過來就聽見桃紅粗野的叫罵聲。
  「少爺,桃紅沒錯,這琴……怎麼可以讓『外人』隨便摸?」這可是少爺送給她的琴,就算是親姐妹也不許隨便摸她的琴,何況那個海棠是出身妓院的女人,她怎麼可以摸她的琴!
  「海棠姑娘,敝府教僕不善,多有得罪!來人,帶海棠姑娘回棲鳳樓好生款待!」
  一旁的僕人連忙引領著海棠前往棲鳳樓,絲毫不敢大意!棲鳳樓在溫家向來只用來款待重要客人,如今少爺要他們帶海棠姑娘前往棲鳳樓,更證明這位海棠姑娘是位非常重要的客人。
  看著海棠的背影遠去,溫青原本包容的笑臉沉下。
  「妳以為妳是誰?一把破琴就算她要去劈了當柴燒我都會由她去,而妳……居然還敢對她動手?」看到海棠手上被打傷、刺目的紅腫,他就不痛快。
  「少……少爺……,可……可那是您誇奴婢歌唱的好才賜給奴婢的,奴婢當然不願意被妓女亂碰您重要的名琴啊!」少爺不是一向很喜歡聽她唱歌嗎?所以才特地送了這把琴給她啊!
  啪!
  一個巴掌毫不手軟的打在桃紅臉上!
  「妳到底以為妳是什麼人?」在海棠出現前,他尚可忍受聽聽婢女的歌聲,因為覺得有點懷念才贈琴給她,而她……居然還以為這代表自己是特別的嗎?
  「奴婢雖典身為溫家婢,但身家清白,比那個窯子出身的妓女好上千萬倍啊!」少爺一向很疼她的,現在卻為了那個下賤的女人打她!
  銀光一閃!
  連尖叫都叫不出口,一截紅紅的舌頭已然落地!
  桃紅緊閉著嘴,嘴角不斷淌著血,雙眼寫滿不信!
  溫文儒雅的小少爺竟……竟然割了她的舌頭!
  「再出言羞辱她,當心妳的小命!和她比起來,她是天上的彩雲;妳不過是茅坑裡的屎,妳拿什麼和她比?」他絕不會允許任何人欺到他愛女頭上。
  「嗚嗚……。」
  失去舌頭只能悶哼的桃紅痛苦的低鳴!像是骨頭被拆散似的,像個破布娃娃躺在地上。
  「失去聲音、被我挑斷手腳筋,妳之後就自己一邊爬一邊乞食,比起妳對她的羞辱,這處份已經夠寬容。」
  看著痛到暈過去的桃紅,溫青臉色未變的踢了她一腳。
  「力牧,出來吧!」他看向宅中一個角落。
  「君上,這……。」力牧看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桃紅,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把這女人丟出溫家『處理』掉,『那件事』辦的如何?」
  「是,屬下已經成為羽鳳姑娘的師傅,之後會陸續教導她武藝!」輪迴千年,君上狠戾的一面始終沒變,然而,不管君上處事多麼狠,他力牧也會生生世世追隨君上的。
  「做的很好!有人過來了,速退。」
  扛起地上的桃紅,力牧瞬間消失在溫青眼前。
  鳳曦啊!妳一直都希望學武的,我會實現妳的心願的,妳等著吧!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
  今世……,我一定會解開妳百世的詛咒,不管用任何手段我都不在乎!
  他看向棲鳳樓的方向,溫柔的笑著。
  我心愛的女兒.魃,雖然現在的妳已不復過去記憶,但妳仍是我記憶中那個美麗的女兒,彷彿時光倒流似的重轉,不管時空變換,我會不斷祈求妳的願望能早日實現。
  我重生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妳和鳳曦!
◎ ◎ ◎ ◎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