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_11
28
(Tue)21:01

三國戀戰記 魁--奉先線

   在第四條線我終於確認我玩的真的是個乙女遊戲了,在歷經前三個玩完我一個『咦?』感之後,迎來第四個吃的男人,就目前為止奉先是最可愛的一個。(話說跟前代的花比起來,她能吃的男人還真可悲的少,花能吃蜀國的劉、關、張、孔明;吳國仲謀跟公瑾以及魏國的孟德跟文若,是說何時能追元讓小天使啊?
奉先
CV:小西克幸
 
    這回的巴一出場又是在戰場上,對上一個年齡比她還要小的少年兵,少年兵舉著武器朝她飛撲而來,為了自保,巴射出了稍早她在地上撿來的箭。
  小少年倒地,巴又被另一雙巨大的手給摀住了嘴,要她不要亂叫。
  一陣閒聊?自報名號是呂奉先的男人也搞不太懂高中生是什麼鬼啦!不過由於巴剛剛救了他的命,所以他就得報答這份恩情。
  所以你說你差點被這小少年殺掉?你認真的嗎?奉先大人
  抱著巴繼續在戰場上廝殺,連巴都覺得這個剛剛似乎對她不錯但一下子又能笑著殺人的男人到底是可靠還是可怕了。
  帶著巴回到自己家,嗯......你那解釋救命之恩的理由我姑且接受好了。(奉先表示剛才赤兔不在自己身邊然後他又是背對那個少年兵,所以差點就沒命了,幸虧有巴救了他。)是說我是覺得你光用踢的就能把那小孩給踢飛了說。
  大概是在安全的地方身心也放鬆了!巴哭了出來,把奉先嚇的手足無措。
  奉先:咦?妳怎麼了?哪裡痛嗎?為什麼哭了?
  巴:在不知道的國度只有我自己一個人,我剛剛還殺人了......。
  奉先:在這個國家我有是只有一個人啊!妳可是救了這個國家的英雄呂奉先的人,妳應該抬頭挺胸的誇耀這件事,完全不用覺得可怕,在戰場上妳不殺人就是被人殺,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不過奉先大人,你被一個小丫頭救了難道不會覺得有傷自尊嗎?
  兩個人之後的衝突大概也就是在這世界觀不大相同的點上。
  奉先倒是挺盡心盡力的想哄她開心
  找來了自豪的宮廷樂團,這些樂女來自世界各地,總有一個會演奏巴喜歡的家鄉音樂。
  巴對樂團沒有興趣,換呈上豐盛的晚餐。
  不過巴由於還在想著自己剛剛殺人了,一點吃飯的胃口也沒有,直接把奉先給惹毛了。
  這也不要那也不要,這女人到底想怎樣?也不想想自己穿的衣服那麼怪......送來的衣服她也不肯穿。
  把人給氣跑了之後,巴反省了一下自己,她應該跟奉先道歉的,這根本不是奉先的錯。
  想到這裡,她多少吃了點東西之後才去睡,隔天都還沒睡到自然醒,門就被奉先給踢開了。
  奉先非常開心的說著他聽到侍女說她終於吃東西了,然後他給她帶來了お土産,這個在二週目(之後可以用SKIP看,有新對話就會停下)。奉先被氣跑了之後跑去酒館喝酒,想著女人實在有夠麻煩,他就很想答謝她的恩情,她卻這不要那不要的,要是她是個男人直接送她把劍就行了。
  提起劍就想到她會用弓,所以這男人就三更半夜去敲製弓師的門,要他連夜趕工做出一把適合女人使用的弓,師傅說著他手上還有其他武將的訂單啊,當然這點完全不被奉先看在眼裡,他只想著他也不知道女人喜歡怎樣的弓啦,要桃色還是紅色啊?總之不管怎樣今天給他做一把弓出來就是。
  眉飛色舞的要她試試看這弓箭,有不順手的地方還能調整,不過對於覺得自己用弓箭殺了人的巴來說,她這輩子都不想再拉開弓,熱臉貼到冷屁股上面,巴一句:『我和你不一樣,我沒辦法笑著殺人還覺得沒什麼大不了。』
  是的
  又把人給氣跑了。
  巴又開始反省自己說的太過份了,她也知道在這個時代,奉先的想法是常識中的常識,她應該跟他道歉跟道謝的。
  至於某奉先,說真的你是不是抖M犯賤?隔天又是拎了一個大布袋往巴面前丟過去,要她打開看看。
  巴確信自己在布袋落地前聽到一聲喊痛的聲音,有點害怕但還是鼓起勇氣打開了布袋。
  布袋中鑽出一個小男孩,男孩看到奉先之後花容失色的喊著奉先帶他來這裡想幹嘛?
  奉先:我對你這種小身板才沒興趣,你不過就是お土産而已。
  這個孩子就是巴之前以為自己殺掉的孩子,已經做為俘虜被帶去工地做苦役,奉先要巴放心,她並沒有殺人。
  這個男人有沒有真的很可愛?
  巴擔心小孩之前被自己射傷的傷口,拜託奉先找個醫生來幫孩子治傷。
  奉先:幹嘛這麼浪費?這種小傷放著不管也會自己好啦。宮裡的大夫也不會幫區區俘虜看病。
  巴:拜託你。
  奉先:聽說酒館附近最近有大夫在晃,妳真的很奇怪,自己想要什麼都不說,偏偏為了一個俘虜求醫。
  在臨走之前又丟下另一個お土産......據說很好吃的餅。
  又是一天的開始,這回的門沒有被奉先踢開了,只不過在門內聽見外面一個陌生男人嚷嚷著這種行為很粗暴之後......一個白髮男人被扔進巴的房間。
  男人嘟嘟嚷嚷著說著自己不過正在和酒館的美人老闆娘喝酒聊天,一個怪男人只問了一句他是大夫嗎?才剛答完就被抓著衣領直接拎走了。
  這隻是最後一個能攻略的角色華陀,等等寫完這篇就能去華陀線了。
  到此我真的覺得奉先好可愛喔!對於巴的願望根本使命必達啊,只是之後我想拜託他別把巴當士兵操練啊
  那個巴的弓道不需要練成這種百步穿揚絕技啊
  巴決定既然要待在這邊那就用書看看能不能幫上奉先的忙
  第一回的預言去跟奉先說時奉先基本上不當一回事,但之後傳來的戰報內容跟巴告訴他的預言一模一樣時,奉先跑來找巴了。
  奉先:拜託妳,下次虎牢關之戰,義父也會出戰,請妳把這本書借給我,我一定會完璧歸趙的。 
  巴:呃......,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這書上的字只有我看得懂喔。
  奉先:那簡單,我也帶妳一起上戰場就好了,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妳的。
  嗯
  奉先啊
  你把一個妙齡少女這樣扛上肩,總覺得她的胖次會剛好貼在你的後頸上啊
  好啦,既然決定要帶巴上戰場,就要訓練她騎馬。(就叫你別把人家當士兵操練)
  出征之前,奉先給巴帶來了新的箭,這箭頭射到人造成的傷害比較小,雖然他覺得這在戰場上根本沒用,不過這人依舊是在晚上又去踹人家製弓師的大門要人家做出這種特製的箭,還被打趣了一下。
  巴小姐會弓這點終於終於在戰場上有用武之地
  還能夠援護奉先往前
  不過奉先完全受不了巴太長的廢話敬語
  要她指示時簡潔明瞭一點就好
  巴小姐,訓練動物要給他簡潔明確的指令
  像『奉先大人,接下來我們往西邊去。』這句就太囉嗦了,直接喊『往西。』,就跟教狗坐下跟握手一樣,不需要講太長。
  不過由於她不想造殺孽
  在歷史上原本應該會死絕的敵軍是被她騙進了廢城,她則是張弓射傷了敵方大將,說著在眾目睽睽之下大將被一個女人用弓箭傷了,就已經足夠讓他們軍心潰散了。
  為了先去探查廢城巴半夜騎馬出去
  回到營帳被緊張的奉先抱住,他深怕巴是發生危險,又害怕是巴其實是討厭他然後趁機逃走了。
  為了看好巴
  晚上就跑去蹭睡了
  以免一張開眼人又不見
  不過隔天的碎碎念是他一向都在哪都能睡
  偏偏昨天怎樣就沒法睡,他沒想到女孩子居然是那麼小那麼軟的存在。
  故事推進到仲穎遷都長安
  在街道上看到奉先跟酒館的美人老闆娘打情罵俏,巴心情低落,不過在奉先知道巴之後有再去找那個叫華陀的醫生時就又不高興了。
  討厭她在他不知道的時候跟別的男人講話
  巴與奉先一起生活,住在王允家的隔壁,巴在奉先不在的時候練弓箭被王允看到了。
  王允罵著女孩子除了針線以外的東西都不應該拿啊!怎麼可以張弓呢?要也是只能練習音樂跟舞蹈。
  雖然我個人也很想罵這傢伙是迂腐死老頭就是。
  拿了漂亮衣服給巴穿,巴穿著這樣的衣服迎接好久不見的奉先。
  對於奉先看到她穿不一樣的衣服一點反應都沒有巴覺得有點難過
  奉先回過頭來給她簪上他覺得很適合她的花之後再度離去
  話說還真的要戴上這蟑螂鬚才有看到布哥的感覺啊。
  他當然也不是沒反應囉,所有的驚豔要在二週目才能看到
  巴給奉先送他忘記帶的武器進宮 
  在奉先線此時才正式見到仲穎
  在仲穎知道巴眼中的自己到底長怎樣時
  他跟奉先開口索討巴
  我怎感覺好像看到十三支演義那個有血控的深井冰
  巴求著奉先不要把她一個人扔在這裡
  不過奉先最終還是把她給了仲穎
  話說啊,得不得寵真的會決定一個後宮女人的地位耶!
  巴第一天只是被安排在一個房間,任憑她叫破喉嚨拜託人家放她走也沒人理她,而之後仲穎要求她到她的房間然後上他的床過了數夜,巴的地位直接升級成寵姬。
  只不過這邊的上床嘛,也就真的只是陪睡,要她睜著眼睛看他睡(所以你就是盯著她眼中的自己然後睡過去嗎?)
  李儒進來問著仲穎要怎麼處理反逆之人
  佩上劍的仲穎下了這樣的命令
  然後李儒看到了在床上的巴
  李儒:這女人......確實是呂將軍家的那一個啊
  仲穎:再給我機歪你的下場就跟那罪人一樣。(人家說話沒那麼粗魯)
  寵姬就是寵姬啊
  就是想去散個步門口守衛也沒人敢擋還得恭敬的送她走
  在仲穎線時完全能體會狐假虎威的效力。
  我說妳用詞不能文雅點?(那改成狗仗人勢如何?)←這個在根本上有什麼不同嗎?
  若說仲穎線明確的把巴命名為貂蟬的話,這條線她就是實際上名為巴但身份就是貂蟬的存在了。
  看到了巴在義父的床上
  在義父走後又吩咐她好好招待他的義子
  巴的淚水讓他更加火大
  巴是屬於他的
  在酒館裡又聽見酒客嘲諷他不過是董仲穎養的狗,只要董仲穎喊一聲他就會乖乖的搖著尾巴貼過去,他氣到當場砍死了這兩個酒客。
  仲穎線的最後說是呂奉先叛變?這裡看起來也像是如市井傳言一樣,呂奉先不滿義父奪走自己的愛妾,所以領兵叛變,攻入宮中。
  好啦,這條線有稍微覺得仲穎可愛一點點,之前他要巴不要亂走,這宮中很亂處處是危機,做為他的寵姬是個非常大的目標,而在聽到呂奉先攻入時,他告訴巴密道地點,要巴逃走,說著不管到底攻進來的人是誰,他們的目標就只有他,所以要巴快點逃走。
  巴與奉先會合
  確信這場叛變絕非奉先所為
  也確實是有人利用這一藉口要除去董仲穎,只不過這長安城他們也無法再待了
  奉先攻下了下邳(是的!就是史實上他最後戰死的地方)
  那個一抱就知道巴沒有被仲穎碰過的理由我就不吐槽了
  我之後只想哀嘆一下巴的初夜實在有點慘
  奉先跟仲穎倒是有比較明確的字敘述他們滾了床
  不過巴這回的初夜是在野地上發生的,過後還被很恥的直接抱回去,巴表示她可以自己走,奉先卻說她初經人事現在不能放她自己用腳走。(你到底是把她折騰的有多慘?)
  結局的分歧嘛
  奉先與孟德軍談合,巴看了書知道孟德軍根本沒打算跟奉先真正和平共處,企圖處死奉先
  抓起弓箭
  巴前往救人
  兩人決定逃到南蠻去不再過問世事
  這個跟真三國無雙五最後貂蟬傳的感覺有點像
  至於BE知道奉先的死訊,巴同樣帶著弓箭衝了出去,殺紅了眼要殺光害死奉先的人,在這時候她被帶回了現代世界,她也忘記之前的事。
  在祖父的道場像往常一樣張弓練習時,卻被祖父巴了一掌問她到底怎麼回事?
  她剛才張弓時全身佈滿了殺氣,但產生殺氣的原因,這時候的巴已經不記得了。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