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_01
15
(Mon)20:39

薄櫻鬼 真改 華之章--藤堂平助線

   真改這次其實改的不錯啦,只不過不要拆兩片賣我給它的評價應該會更高一些,一些新的可以追的角色當中,其實我也很好奇這條線中同樣活躍的山南敬助,不曉得他的線到底會怎樣的發揮呢?
藤堂平助
CV:吉野裕行
 
   在遷移之後,傳來了夜間有人隨機殺人的事件,但死的人不是不法浪士只是普通平民百姓,土方歲三雖有一些懷疑是山南做的,但沒有證據,他知道的也只是過去羅剎隊殺死不法浪士時卻殘忍玩弄屍體(砍的肢離破碎),對於這點他嚴正要求山南絕對不准再這麼做。
  於是前往前線時交代了同樣是羅剎的平助不能讓山南離開視線半步。
  晚上他們追蹤到悄悄出去的羅剎隊,在對上他們的時候平助依舊是不忍直接痛下殺手,風間千景嘲笑著他這隻小狗若是無法捨棄那無用的心態,他不可能贏的了這些羅剎隊,他也不是想救他們,而只是不爽醜陋的冒牌貨到處跑。
  之前的千鶴、平助與山南等人從千姬口中得知變若水的一些秘密,調查顯示變若水應該是西洋鬼族的血,而他們能藉由餵食人類自己的鮮血來增加同類,同時他們也畏光討厭白日(聽起來很像是吸血鬼)
  不過使用變若水有個問題,畢竟身體還只是普通的人類,無法承受強大鬼族之力,所以越是使用能力則越是在消耗自己的生命,死的時候會灰飛煙滅連渣都不剩。
  平次開始擔心起自己的死期,但同時也覺得奇怪,山南變成羅剎已經三年,但卻看不出他有任何的異樣,明明也是經常使用羅剎之力出擊,但並沒有見過他渴血的脆弱模樣。
  不像他們有渴血
  或是忍耐的狀態
  說著自己簡直就像是怪物一樣
  被千鶴掃了一巴掌
  好不容易才振作起來
  在街頭偶然見到過去的友人
  但他卻無法出現打聲招呼(畢竟他是被宣告已死之人)
  千鶴表示自己會一直陪在平助的身邊
  山南這邊其實挺像神經病
  他將自己的血餵給羅剎隊然後將這些羅剎收歸只聽他命令之人
  綁架鬼族公主千姬
  想要創造出超越鬼及羅剎的完美存在
  = =這人有S傾向嗎
  知道千姬被抓走,風間超級不爽的
  風間:你說稀有的純血女性鬼族被冒牌貨抓走了?骯髒的冒牌貨竟敢抓走高貴的純血鬼族還想將她變為羅剎,看來那個叫山南的男人很想早點死呢。
  是說鬼族女性是有那麼稀少嗎?還是鬼族產下的多數是男生居多?
  在這條線也讓我看到原本以為風間千景是個冷傲的傢伙,結果也是個會跟平助進行像小孩吵架似的中二。
  總覺得山南其實也是因為羅剎血的影響而扭曲了
  也在這邊決定要一直在一起
  話說左之助還有滾床是比較幸福的吧
  利用千姬刺殺他們
  這裡由千姬的忍者君菊出面阻止
  山南完全不敢相信居然可以呼喚回他幾乎已經完全控制的人的理智
  與平助進行最後對決
  平助問他為什麼?剛才他那一擊明明敬助應該能擋下的
  山南:我沒能擋下,我想起還是人類的時候,我的左臂就無法動彈。
  憶起自己最初不是因為想要壯大新選組才會走上這條路,但最後卻也是他自己玷污了新選組之名。
  平助:留在歷史上的,想必只有聰明沉穩、劍術高超、有點壞心眼,比任何人都為新選組著想的山南敬助而已。
  之後的風間告訴他們一個消息,雪村千鶴故里的水似乎可以淨化受變若水影響的人,變為羅剎的冒牌貨可以試試看。
  平助:謝謝你告訴我們這件事,我很感謝你。
  千景: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再說一次。
  平助:騙人,你絕對有聽到,我不要再說第二次。
  你們兩個幼稚鬼!
  拜別土方歲三
  平助:我一直戰鬥至今,是因為我認為武士就該為國家犧牲,變成羅剎之後我更是這麼想,我甚至覺得戰鬥就是我活著的意義,那時我覺得我是為了戰鬥而復生,我是為了戰鬥而存在,但和她待在一起我懂了,我雖然已經不是人類了,但除了戰鬥之外我還有別的能做之事。
  土方說著反正原本平助就是已死之人,而千鶴也不是隊員,所以他們本就是自由的,愛去哪就去哪。
  原本兩人是打算偷偷離開的,但臨走前新選組的剩餘人員都出來為平助送行。
  最後
  在千鶴的故鄉
  她夢見了過去與新選組在一起的生活
  醒來的時候看到的是平助在她身邊
  雖然不知道她故鄉的水到底有沒有用
  但只要平助還活著他們就會一直在一起
  題外
  是說他們三人的BE喔,我是還蠻喜歡其中幾個。
  左之助的在逃走時被羅剎給砍到面目全非,千鶴坐在他的身邊說著若是左之助在的話應該會希望她好好活下去,可是她無法活在沒有左之助的世界,所以拔刀自刎。
  新八的嘛,新八死了之後,她帶著新八的遺物回到新八的故鄉,並自我介紹她是新八的妻子。
  而平助的則是平助灰飛煙滅,千景帶了平助唯一剩下的釦子遞給千鶴,千鶴帶著釦子回到故鄉,覺得若是平助在也一定會喜歡這個地方。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