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_02
04
(Sun)23:07

薄櫻鬼 真改 華之章--山崎烝線

   完全是個純情少年郎,大概真的從未近過女色,雖然說我依舊不懂他愛上千鶴的理由在哪?山南嘛,姑且還可以說是不管眾人如何懷疑一些事是山南做的,只有千鶴信任他讓他心動之外,這個我真的看不出來為什麼啊!
山崎烝
CV:鈴木貴征
 
   新選組撤至江戶,近藤勇去養傷而總司去養病,只剩下土方四處奔走要再起爐灶跟新政府軍一決勝負,但高位者根本不想改變現在的狀況,也開始覺得不放棄的新選組很麻煩,山崎也嚷嚷過那他們到底是為何而戰?到底是為了保護什麼而戰?
  雖說眾人也感覺到把他們扔到甲府去是想擺脫麻煩,不過新選組也決定要立下戰績讓世人知道他們還是有機會會贏。
  前往甲府路上,眾人也都換上洋服,野村很開心的跑來跟前輩展示新衣服,被相馬罵了他之後會好好管教這笨蛋的言行,而山崎是唯一一個沒有換上洋服的人(本人表示反正他也不會出現在明面上,沒必要幫他買洋服),不過島田倒是建議千鶴之後可以幫山崎選衣服啦。(話說通常會幫男人選衣服時關係也挺親密了說)
  他當然也有渴血的時候
  這個動作讓之後的他有一點點在意
  讓他忍耐嘛
  我只想說千鶴小姐妳這樣巴著正在痛苦的人,換作我可能只會覺得妳可以離我遠一點嗎?
  在讓近藤勇撤退時,山崎留下來斷後,身手像是忍者的他,新政府軍根本都還看清楚他在哪裡就被殺了,於是得到卑鄙之名。
  山崎:你們待在我們無法觸及的地方,笑著殺害了我的同伴,有資格說嗎?
  千鶴察覺到山崎之後的狀況不對,連忙出來阻止山崎,要他不能對已經失去抵抗之力的人下手。
  其實我蠻同意山崎的一個論點,讓他們跑回去只會增加更多援軍及對手。(新八線不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但山崎在這的設定是......渴血的症狀發作,想要更多甜美的血液,威脅著千鶴要是礙事就先殺了她,還是她想代替他們獻上鮮血?
  終於冷靜下來的山崎這才懂風間跟他說過的話的意思,他無法再以人類之身而活也人類之身而死,身為人類的幸福也隨朝露消失。
  天霧九壽:為血發狂、為血陶醉,殺害別人的同時也弄傷自己。如你們所見,羅剎之力本來就不該存在人世。
  得知羅剎之力是消耗人的壽命而得來的效果,千鶴也希望山崎不要再隨便使用羅剎之力。
  千鶴想著若是當年去京都,沒有遇上羅剎的話,她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山崎說著應該就是回到江戶然後以普通市民的身份一直活著,不會被牽扯進這些戰事之中。
  千鶴:可是這麼一來我就不會認識山崎先生,所以我覺得現在的自己很好,即使不知道前方有什麼在等著我。
  山崎:......,那個......我之前說過,請讓我再說一次,妳真狡猾,別突然奪走我的心。
  這句千鶴小姐沒聽清楚,不過這樣就被奪走心的話,山崎小朋友我有點擔心你要活在現代應該會是火山孝子慘遭剝皮酒店的小姐騙到窮的叮噹響。
  近藤勇被抓,山崎明知道這是誘他們的陷阱但仍是要前去救出近藤勇,遇上的綱道,千鶴問著父親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以前他不是很溫柔?如果她生病他都會徹夜看護不是嗎?
  嘛,新設定出現,綱道徹夜看護理由是......睡著的話不就看不到投藥的結果了?羅剎之力很棒,但純血鬼族的力量他也很好奇,由於純血鬼族很重要,所以不能使用太重度的試驗,只不過千鶴真的生命力超旺盛,不管他投了幾次只要是普通人類吃了都會掛的毒,千鶴都死不了,不舒服一陣子就復原了。
  嘛,這設定很跳痛啊!劇本娘大人
  想起過去的種種
  千鶴痛哭
  不過也決定父親的罪業要由她來結束
  只是厚......山崎你還真的是純情到有剩,以千鶴的形容是用著像要找她釘孤枝的眼神盯著她看,然後問出:可以讓我喝妳的血嗎?
  千鶴反應是不是他想吸血?(想著是要找藥還是割開個口子讓他吸)
  他其實沒有感覺到難受,只不過少年郎曾經從伊東那邊偶然聽過的事。
  山崎:在西方國家親吻手背好像是表示忠誠的意思,我......我當然沒有全盤接收伊東先生的話,只是最近實在很在意這一點。我想和妳建立無關忠誠,而是更加對等的關係,如果要親吻......那個......親吻相同的地方......比較好吧?不過......不過那個只是我的希望而已,妳如果不想的話我不勉強。
  所以就改吸千鶴的唇了
  不過千鶴感覺到比起血,他似乎更專注在她的唇上
  千鶴問他要是她不願意怎辦?得到就算不願意,他也不會放開她的答案。
  兩人攻入打最終BOSS,與山崎的線同樣也與戰事沒什麼關係,而是要解決綱道發神經的野心,在最終綱道只剩一口氣跟他們表示不殺了他的話,他康復之後還是會繼續這樣的行為,千鶴打算自己給父親最後一刀,山崎本不想讓她親手殺死養大她的人,千鶴堅持著應該由她來比較好。
  這還沒下刀身後就傳來叫她滾開別擋路,來人一刀斬下了綱道的頭。
  來人嘲諷著明明就殺不了人,還不如讓他來動手,當作是為鬼族雪恥的獎勵。
  天霧:風間你老是不會說話。
  好啦,這邊的風間有些溫柔啦,要她如果要恨殺父仇人那就放馬過來恨他好了。
  在這之後,山崎前往報告他們解決綱道這件事,但他也要離開新選組了,從今之後他不想再殺人,而要開始行醫。
  山崎道歉著他原本發誓過要一輩子成為新選組的影子。
  土方:山崎,別道歉。男人不該懷疑自己下的決定,走在前頭的人若是動搖,相信並跟隨你的人就會不知道自己該相信什麼,因此走在前方的人不能讓後方的人看到迷惘的背影,至少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所以我才會覺得你會先過勞死啊,土方兄。
  兩人回到千鶴的老家開起診所
  山崎決定要精進醫術救更多的人
  這似乎比殺人還要難
  殺人只要一瞬間
  但救人卻要花上一輩子
  千鶴:以醫生而言這是很棒的目標,不過太過傑出讓作為妻子的我有些難過。
  山崎:有個人我希望讓她成為世上最幸福的女孩,我愛妳......千鶴。
  至於他的悲戀嘛,雖然解決了綱道,山崎說他有點累要休息一下,要千鶴先去找土方報告,不要回頭就一直往土方所在的地方去,要當女主角就要男人講話沒在聽?千鶴回頭
  山崎:妳真是個讓人困擾的女孩呢!我希望妳記憶中的我到最後都是笑著的。
  再一瞬
  山崎整個連灰都不剩
  好啦
  只剩下最後一個跟新選組完全不同立場的坂本龍馬就結束了。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