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三國戀華之不負相思(孟德x花)

Category: ★同人創作 > 其他  

已經很久不曾寫這麼長的文了

最近真的是很萌三國戀戰記的

能讓我寫成文的都是很有愛的

總之

雖然說孟德在遊戲內有講他有妻妾

但因為乙女的私心

我還是讓他為她撤了妾室

希望各位會喜歡


 
  圓潤的粉色珍珠點綴在女子雙髻上、垂在耳上的翡翠耳環隨著女子的腳步輕輕晃動著……,雖然不似其他女子頭插了華麗的金步搖,但熟知珍寶的人一眼就可以得知,綴在女子髮上的珍珠是絕對稀少的貢品,通常進獻給皇家使用,而如今卻點綴在一個年輕的平凡少女頭頂。
 
  她,是曹丞相的寵姬,那個一瞬間可以改變丞相心情的女人。
 
  「花。」他燦笑著朝她伸出右手!
 
  握住他伸過來的手,花報以甜笑,即使到現在她也依舊對他手上燙傷的緣由感到心痛不已。
 
  「孟德,你喝太多了啦!」花無奈的看著將她的肩當成了枕頭枕著的孟德。
 
  「花大人,因為您的策略,今日我軍大勝,丞相才特別的高興啊!」
 
  她的……策略嗎?文若說她學習的速度很快,她以她現代的知識提供了意見,而孟德修改後執行,似乎是進行的很順利,只不過……她真的還是很不喜歡戰爭啊!
 
  「花……。」孟德在她耳邊低吟。「回城就能看見妳,真的很棒!」
 
  他不想讓花曝露在危險之中,在戰場上瞬息萬變,他無法有閒暇隨時注意到她,而她是他唯一的弱點不能被敵人看穿,他也不願她在戰場上受傷,他只能用華服、珍寶……將她保護在這座城內。
 
  「真是的,你真的喝醉了啦!我扶你回房休息吧!」幾乎把他的體重都給放到她身上去了,還像小孩似的嚷著他不累。
 
  看著故意把自己整個人靠到花身上的的孟德,元讓只能嘆口氣。
 
  即將返回許都了,孟德大人不可能再像現在這樣封住所有的消息,到時候他該怎麼隱瞞花大人呢?身在許都的『那一位』的事情,花大人早晚會發現的吧!
    ◎            ◎                  ◎              ◎
  歌不成歌、調不成調!
 
  她彈的七零八落的琴聲連她自己都聽不下去!
 
  漢字上的學習她漸漸步上軌道,不像當時來時她一個字也看不懂,連文若都只敢讓她做些整理的雜務,但這琴棋書畫她棋跟書勉勉強強還過的去,琴跟畫就很淒慘了!
 
  嘆口氣,耳朵盡量去忽略身邊一些婢女取笑她的話!
 
  『丞相的女人向來不是琴藝高超就是舞藝超群,為什麼現在這一個卻……。』
 
  『我們都還比她漂亮呢!』
 
  她們是孟德派來服侍她的,嫉妒之心人皆有之,她們愛說什麼基本上她就由她們說去。
 
  反正只要孟德肯定她就好,她們貶低她的話她沒必要往心裡去,自然也沒必要讓孟德知道。
 
  「這裡是戰地沒得挑吧?等回到許都『那一位』的身邊後,她就不知道會被丟到哪裡去了?」
 
  花撥弦的手指頓了一下,『許都的那一位』?記得之前在宴會上似乎有聽過這件事,她當時沒怎麼注意聽,也不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聽錯。
 
  「『那一位』是誰?」停下撥弦的手,花回頭看向從剛才便像是完全當她不存在似的批評她的婢女。
 
  「當然是丞相大人的正妻鶯夫人!」
 
  正妻!孟德已經有妻子了?
 
  花不敢相信的睜大眼,來自一夫一妻是基本常識的千年後的她,雖然理論上可以理解古人三妻四妾的習慣,但她實際上卻是不能接受的啊!
 
  「除了鶯夫人外,丞相大人還有妾室數名,雖說丞相很寵愛您,不過至今卻連個名份也不曾給過您,呵呵,當丞相回許都時,我想妳大概就又變回跟我們一樣的身份了吧!」
 
  「丞相大人納的如夫人都是來自擁有能支持丞相的有力家族,反觀妳呢?」連個名份都無,說不定連婢妾都稱不上。
 
  她什麼都沒有,沒有家族的庇蔭也不再有那本書的幫助,這樣的她到底可以給孟德什麼?她相信孟德是愛她的,至少目前是……,但當孟德覺得她不再有趣了,她又該何去何從呢?
 
  「妳們退下吧,我好累,想休息一下!」這是她第一次使用命令句,以往她們只負責在用餐時間把膳食端給她,其他時間基本上她們也不怎麼理會她,這些她都無所謂,反正她也不習慣被人服侍,只不過她今天實在累極了,不想聽到她們冷言冷語諷刺她的聲音。
 
  婢女瞪她一眼,才悻悻然的離去,雖說眼前的女人目前沒有名份,但她是丞相目前最寵愛的女人,真把她惹毛了對她們一點好處也沒有。
 
  她能逞主子派頭的時間想必也不多了,等到她失去丞相大人的寵愛,就是她們的天下了。
    ◎                  ◎           ◎                 ◎
  漫天紅雲籠罩大地,耳裡傳來鳥的夜啼,花才悠悠轉醒,一醒來就看見了一臉笑容的孟德。
 
  「妳睡了真久,起來吃點東西吧!」伸手理了理花睡亂的頭髮,整了整她有些鬆了的衣領。
 
  「總覺得懶洋洋的不大想動!」孟德總是很習慣的為她做這些事情,她也很理所當然似的享受孟德的服務,但他……為什麼不老實告訴她有關他的事呢?
 
  「那我就抱妳去吃飯吧!」攔腰將花打橫抱起走向附近的桌子,習慣性的讓花坐在自己的腿上。
 
  「來嘗嘗這個,味道很不錯喔!」他信手拈了一塊糕點放到小花唇前。
 
  小花張開口輕咬下。「真的呢!好好吃。」
 
  「是嗎?那我也嘗一口看看!」
 
  小花手伸向盤子,打算拿一塊餵孟德。
 
  「我要嘗的是這個!」他低頭吻上花的唇,舌頭輕而易舉的探入花微張的口中,唇舌交纏、挑弄著她的舌頭與己互動。
 
  「果然很好吃。」
 
  「我已經吞下去了,怎麼可能嘗的到味道啦!」
 
  「我說的好吃指的是妳啊!」他的手指繞著她垂在兩頰邊的髮玩著。
 
  「咦?琳跟辰不在嗎?」那兩個婢女在孟德在時,是會立於兩側等候命令的啊!
 
  孟德眼神一變又立刻恢復爽朗的笑容。「她們啊,我把她們調去別的地方了,我買了個和妳年紀差不多的丫鬟,妳和她應該比較有話聊,我不在的時候妳也比較不會無聊。」
 
  雖說只是眼神一瞬間改變,但她已經查覺到孟德在說謊!
 
  「孟德,你知道我在你身邊學會了什麼嗎?」
 
  「在床上陪我玩的技巧?」她的一切反應都是他教給她的,而她……也從沒有給他失望的反應。
 
  「誰在跟你說這個了!」她拉了拉孟德使壞的嘴皮子。
 
  「敢拉我曹孟德臉的人恐怕這世界上只有妳一個了!」
 
  只有她一個嗎?今天以前,她或許會開心的接受吧!
 
  「孟德,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妳想要什麼呢?翡翠雕的頭冠?珍珠項鍊?還是練習用的琴想要換紅玉做的琴呢?」
 
  「當你不要我的時候,請不要由別人來告訴我!」這樣會讓她覺得自己很可悲。
 
  「這一生妳都不要想逃離我的身邊!」孟德低頭再度吻上花的唇。
 
  柔順著接受並回應著孟德的吻,花的心中卻揚起了一點哀傷,她想聽的是實話,並不是用吻搪塞她啊!
 
  吻著花的孟德心裡則有了另一種盤算!
 
  這事情總該解決的。
    ◎                ◎              ◎                 ◎
  新被派過來的婢女自稱是珠兒,年紀小了她一點,比起之前的琳與辰,珠兒顯的安靜許多。
 
  時間一過數日,花有意無意的探聽琳跟辰到底被調去哪裡了?但卻怎樣都探問不出來。
 
  雖然她們總是笑著琳跟辰被調到蠻遠的地方,但跟著孟德久了,她們臉上的笑容總讓她覺得不夠真誠。
 
  彷彿瞞了她什麼事一樣。
 
  「珠兒,幫我倒杯茶來好嗎?我有點渴。」雖說珠兒不會說三道四的,但有個人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感覺實在不是很好。
 
  「是的,花大人!」珠兒福一福身體,立刻轉身執行命令。
 
  畢竟她親眼見識到了對花大人不敬的下場過,雖說告狀的不是花大人自己,但若是對花大人不敬被丞相大人知道了可就不妙了。
 
  『她們就是太多嘴了!』
 
  『就是說啊!在丞相大人身邊多年還不知道分寸,話太多的人會招禍。』
 
  她們?多嘴?招禍?
 
  似乎有點端倪,花悄悄的隱身在石後,想聽聽她們到底在說些什麼!
 
  『說也奇怪呢,丞相大人一向不在意女人,琳跟辰不過就說了許都的那位的事而已啊!』
 
  『想跟丞相有關係的人都會知道丞相已有正妻及妾室,除非鶯夫人應允,否則就算跟丞相上了床也不見得能得到妾的名份。』
 
  『丞相在想什麼不是我們可以理解的,只要記住不要太多話,不然就會像琳跟辰被拔了舌頭之後杖斃啊!』
 
  花摀住差點驚呼出口的聲音,琳跟辰被杖斃……。
 
  孟德為什麼要做那麼殘忍的事?因為她們告訴她他已經有妻子了嗎?
 
  聊天的婢女已經離去,花仍失神的站在原處。
 
  「花大人,您不舒服嗎?」
 
  「珠兒,我們回房吧!我好累……。」
 
  她想相信孟德,但現在她卻無力去相信他了。
◎                ◎              ◎                ◎
  「你對我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平息了凌亂的吐息後,披著孟德的外衣,花坐起身看著沉睡的孟德。
 
  「妳不睡一會兒嗎?花,就快天亮了呢!」天亮了之後,他又有身為丞相的責任得完成,現在的他只想抱著花一起休息。
 
  「嗯!」
 
  她躺回床上,孟德大手一伸將她整個人擁到懷裡,鼻間嗅著從孟德身上傳來的淡淡味道,她已經漸漸習慣有這個味道陪她入眠了,這雙擁著她的手如果換去擁抱別的女人、他的眼睛如果用同樣的眼神看著別的女人,她覺得自己一定受不了的。
 
  直到陷入睡眠的淺淺呼吸聲傳來,孟德才睜開眼睛,手指撫摸著眼前的嬌小人兒。
 
  距離要回許都的時間越來越近,回到許都之後,她聽到的閒言閒語會更多吧!這個來自未來的少女,他確信她是無法接受一夫多妻的時代,但在許都的那個人,他是沒辦法休離她的,他該怎樣才能夠讓花也接受她呢?
 
  雖然說現在他可以確定她不可能會逃到他連找都不可能找到的地方,但是這朵小花也不是那種怎樣都需要人家保護她的花朵,該怎麼樣才能讓妳願意永遠留在我的身邊呢?
 
  在我無法給妳正室的地位的現實之中,我有自信給妳滿滿的愛與幸福,但最重要的還是妳的想法啊。
    ◎           ◎             ◎               ◎
   馬車輕輕的搖著,孟德看著枕在他腿上睡著的少女,手撫著她的髮。
 
  「用這種手段把妳帶來,妳醒來後會是什麼反應呢?」他沒有告訴她要回到許都,但他一回許都勢必就得跟鶯見到面,他不想讓她見到她們。
 
  「丞相,已經到了!」打開馬車的門,對於看到丞相腿上枕著花大人這回事他也已經見怪不怪。
 
  「那個……,夫人派人來說已經設宴要為您洗塵了!」他壓低聲音報告,他很清楚丞相大人並不想讓花大人知道這件事。
 
  「回報她,我待會會過去的。」抱起沉睡的花,他大步的走向他的房間。
 
  「珠兒,好好服侍她,待會她醒了你告訴她我出去赴宴,讓她先用餐,晚上不用等我沒關係!」孟德看了跪在地上的婢女一眼。
 
  「是!」
 
  花,現在我也只能消極的能瞞一天是一天了!
◎          ◎               ◎               ◎
  「您回來了,大人!」位於主位的鶯笑臉盈盈的起身迎接進門的孟德。
 
  「咦?您沒帶妹妹回來嗎?」她早就聽聞孟德最近很寵愛一個女人,她還叫人整理了間房間給她呢!
 
  「沒有什麼妹妹!」他並不打算把花給送到這裡。
 
  「是丞相的女人就應該住在這裡不是嗎?」一旁的侍妾咕嚷著。
 
  孟德冷冷的睨了開口說話的女人,在他出門前,這個女人是最常侍寢的,給了她一點甜頭就自以為有發言權了嗎?
 
  「雅,沒妳的事,還不退下!」認識孟德多年的她相當清楚,當孟德出現那種表情時,最好乖乖閉上嘴,由她來處置會比由孟德處置好一點。
 
  「鶯,管好她們,若有差池、絕不寬貸。」
 
  「是,大人!」看來待在主屋的那個女人在孟德的心裡地位肯定不低。
 
  和孟德睡過的女人只有兩個下場,一個就是春風一夜,過後就回原來的位置;另一個則是往棲芳亭這裡丟,能不能繼續博取孟德寵愛就得靠自己了。
 
  只不過這麼多年來從沒有見過孟德特別專寵過誰,在臨幸女人的房間寵愛過她們之後就派人把她們送回來,多年來從沒有人能踏到他的房間一步。
 
  即使是她也一樣,只有在成親那天她留過一夜,之後便不再有機會踏進他的房間了。
 
  如果她聽到的傳言屬實,那麼孟德待那個名為花的女人確實非常特別。
 
  她若是那種死心褟地深愛著孟德的女人恐怕會心痛到死了,那個女人沒有任何名份,卻可以佔據了她即使身為正妻也從不曾享有的待遇。
 
  她該去會會那個女人才是!
◎             ◎             ◎             ◎
  一杯冷酒入喉,他還沒回來。
 
  兩杯冷酒入喉,這還是她第一次一個人獨自喝酒。
 
  三杯冷酒入喉,今晚他應該是不會回來了吧!
 
  握著已經空了的酒杯,花仰頭看著月色露出苦笑。
 
  要是在日本的話,她這可是犯罪的行為呢!未成年就喝酒的女高中生……。但她身處三國時代,這個女生一滿十五歲就可以嫁人的年代,她喝點酒也不算什麼了吧?
 
  教她喝酒的人是孟德,但今天他卻不在她的身邊!
 
  呵,似乎有點了解那些叔叔們喜歡下班後去喝酒的原因了。酒啊……,似乎真的可以麻痺神經,讓她可以不要想那麼多。
 
  「花,妳還沒睡?為什麼在喝酒?」
 
  孟德一踏進房間就看到微醺的花,雖然她的臉紅撲撲的非常可愛,他仍是不喜歡看到獨飲的花。
 
  「許都的月色好美,所以我就想試試你說的『對酒當歌』嘛!」
 
  「真是的,別讓我擔心啊!」他擁她入懷,花身上的淡香讓他整個精神都放鬆了。
 
  「你放心,因為我很堅強,我不是需要附在女蘿身上的菟絲花!」花的臉埋在孟德懷中,以他的胸膛掩去了她落寞的表情。
 
  孟德沒有發現吧?雖然他沐浴過了,但他身上還是傳來了一絲不屬於她的香味。
 
  就是因為妳不是,才讓我擔心啊!雖說偶爾他也希望她是沒有他便活不下去的那種女人,但是就是現在這個她才讓他第一次感覺到心動,如果她像一般的女人一樣,他就不會愛上她了。
 
  「睡吧!」孟德抱起花大步走向床。
 
  「今天妳也奔波一天了,妳今晚就好好的休息吧!明天叫珠兒帶妳逛逛許都,順道把元讓給帶上,不喜歡他跟在身邊的話,叫他在暗處保護妳就好。」
 
  「真是的,別老是叫元讓將軍來保護我啦!」她什麼都不是,哪有什麼資格讓一個將軍在暗處保護她?
 
  「也對,看著元讓的那張臉會妨礙消化的!」是他也不想被一個彪形大漢亦步亦趨的跟著。
 
  「元讓將軍的臉挺性格的啊!」
 
  「不准在我面前誇獎別的男人!」明知道花對元讓無意,但聽到花覺得元讓性格他就是不爽。
 
  「妳只要看著我就好了!我的臉可比他帥多了。」
 
  「誰敢說你孟德醜啊!」她帶著笑看著和她對望的孟德。
 
  「你回到許都之後,像今天這樣的洗塵宴短時間都不會少吧?你之後可辛苦了。」他和她相處的時間也會變少了吧!畢竟回到許都之後,他便不再只屬於她一個人了。
 
  「我知道妳不喜歡這種場合,妳可以不用跟過來,只要在丞相府裡好好休息就好!」到人多嘴雜的宴會裡,只會讓她聽到太多無謂的閒言閒語,等他準備好,他會自己跟她說的。
 
  她沒有資格站在他的身邊嗎?回到許都之後,陪他飲宴的就不會再是她,而是正牌的曹夫人了吧!
 
  她還可以再貪戀多久他的溫柔呢?
 
  她有心事!他一眼就看出來了,她的嘴巴在笑,眼底卻沒有笑意。
 
  「花,妳……沒事吧?」
 
  「我沒事!」花漾出最大最甜的笑容回應他。
 
  伸出手用力將花抱住。「對不起!」
 
  「你對不起我什麼呢?」孟德,你現在會老實的告訴我實情嗎?
 
  「我的責任未了。」看著花望著他的眼神,他將想說出口的實話吞回心裡。
 
  他原本是果斷的男人啊,一遇上花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孟德這樣也不算違背諾言吧?當時他只承諾他不會對她說謊,但他卻可以選擇隱瞞,只要她不問的話,孟德不說也不能算是騙她吧!
◎            ◎             ◎           ◎
  「夫人,那個叫花的女人也太囂張了吧?都來到許都這麼久了,居然還不來跟您打招呼!」
 
  「雅,多言會招禍!」鶯夫人端著茶,她其實只好奇擄獲孟德全部心思的女人會是怎麼樣的人而已。
 
  「可是,夫人,妾身是為您不值啊!」正妻是妻妾們之主,只要能夠煽動鶯夫人去教訓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就好。
 
  「那真是謝謝妳有心了,雅。」鶯笑著看著立於一旁的雅,雍容華貴的笑容裡看不出她真正的情緒。
 
  「珠兒,我們現在到底跑進哪裡了啊?」她真沒想到丞相府居然會大成這樣,她原本是在園內騎馬散步,等到她注意到時已經跑到這裡了。
 
  「奴婢也不知道!」她是丞相大人新買的婢女,對於丞相府內的環境她也不頂了解。
 
  不過以方位判斷,她們似乎快點離開比較好。
 
  「花大人,我們還是先離開吧!這裡似乎有住人,打擾到他們也不好。」
 
  「說的也是。」她可不習慣擾了人,又一堆人跪著喊她『花大人』。
 
  「妳就是花?」
 
  一個輕柔嗓音傳來,花緩緩回頭,一個衣著華美的女人立於門前,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是。」這可真是稀奇的體驗,自從她跟在孟德身邊後,已經沒人敢直接稱呼她『花』了。
 
  「放肆的丫頭,見到鶯夫人還不下跪問安!」雅跟在鶯夫人身邊,大聲喝斥著還站立著不動的女人。
 
  鶯夫人?那張臉……,是她跟孟德回到十年前時見過的歌妓!
 
  「妳是……孟德的妻子?」她在當時便已經嫁給孟德了嗎?
 
  「竟敢直呼丞相大人的名,大膽無禮的丫頭。」
 
  「妳是……?」
 
  「我是雅夫人,論身份妳該喚我跟鶯夫人一聲姊姊。」
 
  她知道她是誰了,孟德的……妾室吧!她……以後也會變成像這樣對著孟德的『新歡』如此叫囂的可悲女人嗎?
 
  鶯從頭到尾沒有再說話,她只是直直的看著那個不屈膝也不畏懼的盯著她看的女人!
 
  以她對孟德多年的認識,這個叫花的女人還真的完全跟孟德以往碰的女人類型一點也沾不上邊,但她總覺得似乎在哪裡曾經見過這張臉……。
 
  不過很少有人可以這樣一眼也不移的直勾勾的看著她,她對這個叫花的女人也產生興趣了。
 
  「鶯夫人,非常抱歉打擾您休息,我們該告退了。」珠兒跪拜著。「花大人,我們先回去吧!」
她死定了,什麼地方不好跑,偏偏讓花大人跑進了棲芳亭!
 
  「鶯夫人,妳就這麼放過那個女人啊!」雅不甘心的大叫著。
 
  「雅,看來妳還是學不會什麼叫做多言會招禍!」鶯神色一冷。
 
  「鶯……夫人。」她……居然會忘了,身為丞相大人的正妻,鶯夫人實際上也不是好惹的角色,真把鶯惹毛了,她的下場不會比被丞相大人處罰好到哪去。
 
  「來人,把她拖下去!」
 
  「夫人原諒我、雅再也不敢了。」雅不斷尖叫著。
 
  懶得去理會雅的尖叫聲,看著方才的花消失的方向,她勾起笑容。
 
  她想起來她曾在哪見過這張臉了,大約是在十年前吧?那個跟在孟德旁邊的那個小丫頭就是長了這樣的一張臉,不過……那個小丫頭怎好像一點也沒有變老的樣子?
 
  如果她是那個丫頭,那她終於有個有趣的事情可以玩玩了!
◎              ◎                    ◎               ◎
  「珠兒,妳不用告訴孟德我們今天不小心見到了鶯夫人。」那位名為鶯的正妻,真的好美,跟十年前比仍舊一點也不遜色。
 
  『妳打算什麼也不做嗎?』
 
  她想起了回到十年前時,鶯曾經跟她說過的話!之後她鼓起勇氣和孟德在一起,只不過她沒有想  到,她……還是必須跟那個讓她自卑不已的歌妓爭同一個男人。
 
  她爭的過她嗎?她都陪在孟德身邊這麼久了!
 
  「妳退下吧!珠兒。」她現在只想一個人靜靜。
 
  月色還是好美,今天的孟德會在鶯的身邊嗎?
 
  她光只是想像他的身邊坐著鶯跟雅,她就已經覺得無比心痛了,她們也曾像她這樣受過孟德的專寵多久呢?
 
  身著華服、享受他的寵幸,然後在之後被送進那堆妾室堆內!
 
  這間房間還會有其他的女人入住吧!
 
  她已經沒有別的地方可以逃了啊!不愛上孟德的話,她現在應該是回到那個平凡的學生生活,成天被課業追著跑,對她來說那應該才是比較正常的生活才是啊!
 
  「花,我回來了!」孟德由身後抱住花。
 
  『我回來了』對於現在的她聽起來覺得有點可悲啊!她又聞到從他身上傳來那個不屬於她的香味了。
 
  不過她現在也只能笑了吧?除了笑她還能怎樣?回過頭,花露出甜美的笑容。
 
  「歡迎回來!」
 
  「花?」她知道了吧?她不知道自己的表情藏不住,雖然表情笑得很甜,但她的眼裡在哭。
 
  「妳見到她了?」
 
  「嗯!」既然被問了,她不會對孟德說謊!
 
  「我……不會休離她!」他對她有責任在,唯獨鶯,他不能拋棄她!
 
  「你也會把我送進那裡嗎?成為你的妾室之一!」在失寵後只能悲哀的等待他的臨幸。
 
  「不,妳不會到那裡去!我並不打算讓妳當妾。」他無法給她正妻的身份,但他也不想讓她變成被人歧視的妾室。
 
  「那我算什麼呢?不是你的妻子也不是你的妾!」她……只是一個陪他上床的女人而已嗎?
 
  「妳是我唯一心愛的女人!」永遠都是。
 
  「唯一……嗎?」再也沒有比這兩個字更不可信的了。
 
  孟德將她推倒在床上,細碎的吻不斷的吻在她的身上,花伸手環抱著眼前這個抱著她的男人。
 
  身為一個女人真是可悲啊!明知道他想這樣搪塞過去,但她……無法推開他!
◎           ◎            ◎            ◎
  「花大人,您果然是我們的常勝女神啊!」有花大人在,一統三國的夢也不遠了吧!
 
  花無力的按著頭,她實在是不喜歡這種場合,但她似乎除了這個功用外,她沒有其他的才能,她也只能在她還有這個用途時好好利用了吧。
 
  「不管怎樣,務必要善待百姓!失去民心的話,也別想成功。」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是一直很疲倦。
 
  「領命!」
 
  「孟德,我頭有點昏,我回房躺躺!」
 
  孟德若有所思的看著花的背影,最近花的狀況似乎不太好,是因為壓力太大了嗎?
 
  「妳的確很特別!」能夠出現在孟德的朝議裡,她還是史上第一個女人。
 
  「鶯夫人,很抱歉,我現在沒力氣跟妳講話。」她的頭好昏,她只想好好睡上一覺。
 
  「孟德有跟妳說過吧?他可以為了妳撤妾室,但絕不會休了我!」
 
  「所以呢?」她抬頭看著鶯。
 
  「所以我永遠都是會唯一的曹夫人!」
 
  「只有正室的稱號比較可悲吧!」她並不想藉著寵愛耍脾氣,但這個叫鶯的女人跑到她面前耀武揚威是什麼意思?
 
  「唷,比十年前進步了喔!」當時她還是一個畏畏縮縮的小丫頭呢。
 
  「妳的確有正室的稱號,但我愛孟德的心意不會亞於妳!」她拋棄的東西比鶯想像的要多上太多了!
 
  「沒有正室名份,只是被寵愛是個很危險的關係呢!當男人目標轉移,妳就會被很無情的捨棄了!」
 
  「愛情本來就沒有永恆,只要曾經活過愛過就足夠了,他愛我的時候我會好好珍惜,若是他不愛我,我也不會卑微的搖尾乞求他愛我!」她並不是那種只能仰人鼻息的可悲女人。
 
  「真的進步了呢!」那個畏縮的丫頭片子居然敢跟她對著罵。
 
  「妳請自便,我頭痛的不想再講話!」走過鶯的身邊,她不想再理會。
 
  「鶯……。」跟著花的腳步而來的孟德這才現身。
 
  「孟德,我可以理解你為什麼愛上她了!要小心喔,她可不是菟絲花啊。」她若真想要走應該會真的一走了之吧。
 
  「她是乘龍之女,是渴望權力的男人會想搶奪的對象!」已經有傳言了,只要得到她必能成王。
 
  「妳吵死了!」
◎              ◎                ◎                 ◎
  門伊呀一聲被推開,花抬頭看到了來人。
 
  「鶯夫人,妳又想做什麼?」她跟這個女人實在沒什麼好談的。
 
  「我是來找孟德的!」
 
  「妳小聲一點,孟德剛睡。」孟德熬夜看奏摺,才剛剛睡下,她並不想吵醒他。
 
  「孟德在妳身邊熟睡?」鶯看著抱著花的腰就睡在躺椅上的孟德,表情寫著不可思議。
 
  「他一向都是這樣睡啊!」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累了本來就要睡的啊!
 
  鶯看了花一眼再看了孟德一眼,臉上露出笑容。
 
  「幹嘛啦?」她笑的表情總讓人感覺很討厭。
 
  「沒什麼!」哎呀,只能說孟德這回還真的栽了。
 
  嬌笑幾聲,鶯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她到底是來幹嘛的?」對於鶯在想啥她總是一頭霧水的。
 
  「是誰來了?」沒有他的允許應該是沒人敢隨便闖進來的。
 
  「不重要的人,你再睡一會兒吧!」
 
  孟德點點頭,攬著花的腰換個方向繼續沉睡。
 
  花伸手輕撫沉睡中的孟德,現在雖然感覺到幸福,但孟德這張臉有多少女人曾經見過呢?一思及此她就高興不起來啊!明知道不該吃這種無聊透頂的醋,但她總都會這樣想。
◎          ◎            ◎            ◎
  「這是什麼?」孟德不解的看著鶯遞過來的玉盒。
 
  「休書!」
 
  「休書?」
 
  「你只要簽個名就好。」這樣她就能離開丞相府了。
 
  「我發誓過不會休離妳。」他不會違背自己的誓言,而她……卻要他背棄誓言嗎?
 
  「已經夠了,阿瞞。」
 
  「不要叫我那個名字啦!」他都已經多久沒用過這個名字了。
 
  「我從你還是叫阿瞞的時候就認識你啦!」鶯的笑容更大了。
 
  「當年的一連串錯誤讓我的家破人亡,你曾答應我父親會好好照顧我,不管怎樣都不會離棄我,即使最後你找到我時,我已經成為歌妓,你也依父命娶了我。」並給了她多年屬於曹丞相夫人的風光生活。
 
  但因為她當歌妓時打胎多次傷了身體,她便積極的幫孟德納妾,他對她找的對象從不抗拒的接受了,但始終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懷上他的子嗣。
 
  她原本是希望有個女人能懷上孟德的孩子,讓曹家得以開枝散葉,但孟德始終無子,一直在外奔波戰事。
 
  她對他而言是責任、是父親交託給他的,重信諾的他是絕不會片面背信忘義。
 
  他對她是敬重和懷念但絕不是愛!
 
  沒有什麼比這個還要可悲了,她所找的那些女人在陪孟德上床後就被孟德隨意的往棲芳亭塞,從沒有任何一個能走入他的心裡。
 
  而那個叫花的卻輕易的攻入了他的心,讓他開了前所未有的例子。
 
  「你只要給我之後無憂的優沃生活就好,有沒有曹丞相夫人這個頭銜我並不在意,你應該給她一個適合的身份地位,但那絕不是妾室的名份。」
 
  「鶯……。」
 
  「我呀,原本以為你這個死都不相信人的男人會就這樣孤老一生了,沒想到還有個小姑娘死心蹋地的愛著你,你不該給她回報的嗎?」
 
  花,可以參加他以往從不讓女人參與的政事!
 
  花,可以穿上與他相同的紅衣!
 
  花,可以進駐他絕對私人的領域-寢室。
 
  而他……可以信任花,在她身邊沉睡。
 
  現在她可以安心的把孟德交給那個跑掉了就不會再有第二個的小丫頭了。
 
  「所以囉!阿瞞,像個男人一樣痛快的簽完名,給她一個正式的位置吧!」
 
  鶯的笑容更大了!
 
  她抱著放有簽了名休書的玉盒爽快的笑著離開。
 
  那是……孟德對鶯的最後記憶。
◎          ◎             ◎             ◎
 「花,我回來了!」孟德捧著一只玉盒笑開了臉。
 
  「……。」花只是抬起頭,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妳怎麼了?」今天的花感覺更加的奇怪。
 
  花嘆了口氣,雖說她早有覺悟留在孟德身邊就是必須接受孟德有其他的女人,但這個實在太過份了!
 
  牆角那堆箱子是今天鶯夫人派人送來的,說是她穿的太寒酸有辱丞相顏面,身為正室的她絕不能讓人以為她虐待侍妾,那是她身為正妻賞給妾室的禮物。
 
  「是鶯?」那女人實在有夠唯恐天下不夠亂。
 
  「是啊!你唯一的正妻也絕不會離棄的夫人!」花話說的有點酸,這個時代侍妾就等同是禮物,隨著自己男人高興的時候就留著玩、不高興的時候就隨便賞給人。
 
  她也見識到了不是嗎?雖說目前的孟德還沒有對她展現冷酷的表情過,但那些哭著叫著她不想離開孟德大人的女人的哭嚎聲她忘不了,現在是她們被拖出了棲芳亭,何時會輪到她呢?
 
  「鶯臨走前還要插我一刀她才痛快啊!」
 
  「鶯臨走前?」她走了?怎麼會?她不久前才把牆角那堆東西送來,在她面前耍了耍正室派頭才走的啊!
 
  「這是她說要給妳的信!」孟德拿出鶯最後塞給他的東西。
 
小丫頭:
  嚇到了吧?看到妳低落的樣子讓我有種欺負妳欺負的很高興的感覺!
 
  妳做到了我從不能完成的事情!所以從十年前第一次看到妳我就想好好的欺負妳一下了。
 
  既然都要離開了,我就告訴妳一些事情吧!關於那些妳最在意的事
 
  阿瞞與我是一起長大的,我可以稱的上是他的姊姊,父親也給我們訂了娃娃親,但在亂世之中有太多的不得已,我的家族滅了、我淪為歌妓,即使如此當阿瞞找到我時,他不在意我已經是殘花敗柳之身還是從父命娶了我,並守著絕不離棄我的誓言。
 
  我……無法生育,那些妾室是我做主娶進來給曹家開枝散葉的,阿瞞他或許是覺得虧欠我,我做主娶進來的女人他照單全收,我認為不適合他的女人他也不會收房,但阿瞞始終不曾對她們任何一個人動心過,包括我在內,對於我,他有的只有虧欠及敬重,所以我才討厭妳啊!
 
  妳什麼都沒有做就打入了我從不曾進入的世界,有妳在他的身邊我也才能安心的離開,只空有正室稱號是件很可悲的事情,阿瞞為了妳撤了我給他納的妾室,卻因為對我的承諾不能給妳正室的位置,所以我該走了,這個位置就讓給妳這個小丫頭吧!
 
  比起漂漂亮亮的稱號,我還寧願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身為丞夫人可是有相當大的責任呢!
 
  丫頭!這個任務就丟給妳啦!我總算可以擺脫這個綁手綁腳的地位囉!
來鶯兒
 
  「這個是……。」
 
  「她怕妳會看不懂,就寫的很白話了!」花對漢字還不是很了解,寫賦她肯定看不懂的。
 
  「她……果然是個很豪爽的女性!」換做是她恐怕她做不到像鶯這樣的灑脫。
 
  「我知道這段時間妳過的很辛苦,我也讓妳感到傷心。」他不是沒有發覺花的笑容越來越少,但當時的他什麼都沒辦法做。
 
  「這個給妳!」他遞給她手上的玉盒。
 
  「這是什麼?」她並不希望他把她當成那些用禮物就能哄笑的女人。
 
  「花,把手給我!」
 
  花隨意的伸出右手。
 
  「不,另一手!」
 
  握住花伸來的左手,孟德打開玉盒拿出裡面的東西。
 
  「我記得妳曾經告訴我,妳們那邊的人認為這是兩心相屬、一生相愛的象徵。」
 
  一只玉環套上了花的無名指,孟德握住她的手,他的無名指上有個同樣晶瑩剔透的玉環。
 
  「妳……願意嫁給我、和我成婚嗎?」
 
  看著成對的戒指,花流下了眼淚。
 
  這些日子以來她像個白痴似的難過,現在知道了孟德對她真正的心情,和可能一生只能聽到一次的誓言,以她熟悉的世界的誓言向她求婚,她還能奢望什麼?
 
  「我願意……。」
 
  孟德抱著哭紅了眼的花,笑了!
 
  這個女孩終於能夠完全屬於自己了!
◎          ◎             ◎             ◎
  時間飛逝,今日的議事廳內殺氣騰騰。
 
  紅衣的孟德燃燒著顯而易見的火氣,底下那兩排在戰場上無敵的戰將只能低著頭不敢隨便回話。
  另一方面。
 
  珠兒輕手輕腳的走進平時絕對不能隨意擅入的寢室,看著沉睡在床上的人,她還在思考要不要真的把人給搖起來。
 
  不搖的話,廳上的那一票人只怕會給孟德大人給嚇掉半條命。
 
  「夫人、夫人……。」
 
  「嗯?珠兒?怎麼了?」
 
  「那……那個……。」珠兒實在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說。
 
  「幫我梳洗一下,我想去找孟德。」
 
  「是!」
 
  議事廳內,孟德壓抑著怒火,但一觸及發的恐怖氛圍卻讓在場的戰將感覺命不久矣。
 
  他們要是再提不出好的建議,他們今天大概是不要想可以離開了!
 
  今天明明是中秋啊!為什麼他們得在這邊熬著、撐著議事啊?他們已經三個月沒回家了,連中秋也要被綁在這裡嗎?
 
  叮鈴叮鈴……,輕脆的聲音傳來,隨著腳步聲由遠而近,孟德的眉頭漸漸不再緊繃。
 
  大門被人用力推開,此時進來的女人是這世界上唯一一個敢在孟德議事時隨便跑進來的人。
 
  「咦,今天不是中秋嗎?怎麼大家都還在忙呢?」
 
  花走向坐在主位的孟德,他站起身把自己披的披風蓋到她身上。
 
  「已經入秋了,怎不多披件衣服就跑出來?婢女是在幹什麼?妳的身體可經不起風寒。」
 
  花張開手環抱住孟德。「因為我想見你就忘了披嘛!」
 
  她抬起頭看著孟德。「你今天也很忙嗎?不會陪我過中秋了?」
 
  「我怎麼可能不陪妳過中秋?這可是最後一個只有我跟妳兩個人的中秋。」他看向她圓滾滾的肚子。
 
  明年就會有一個屬於她和他的小傢伙一起過節了。
 
  「可是看起來你還要忙很久啊!」
 
  「誰說我在忙?差不多該結束了妳就過來了。」孟德溫柔的笑臉再抬起來面對部屬時已經轉為嚴肅。
 
  「議完事還不通通滾回家過中秋!」
 
  「是!」
 
  孟德背向他們再度抱著花。「瞧,這樣不就結束了!」
 
  花的手抱在孟德的背上還不忘記對著他們揮揮手要他們快點離開,以免孟德改變心意。
 
  「屬下告退!」還好花夫人出現了,不然只怕他們就是到了天亮也走不了。
 
  美人膝是英雄塚!
 
  花夫人就是那個能把旁人畏懼的半死的曹丞相吃的死死的唯一奇人。
 
  「妳是故意的吧?」居然敢把花搬出來,那群人好樣的。
 
  「只是順便嘛!我是真的很期待跟你一起過中秋。」
 
  看著她的笑容,孟德嘆口氣,雖然很想砍了那些擾了花的睡眠的人,但近年因為花的關係他已經收斂很多了。
 
  只要她開心就好!
 
  誰讓他愛她?
 
  認了唄!
 
*~*~*~*~*~*~*~*~*~*~*~*~*~*~*~*~*~*~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2010_10_19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7 « 2017_08 » 09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乙女花園

蝶舞丹楓(薇兒)

Author:蝶舞丹楓(薇兒)
主要為乙女遊戲心得及個人敗家記錄
本命為平川大輔、黑田崇矢
所以他為主角的角色路線篇幅可見非常明顯之私心
個人二手物賣場
https://www.myacg.com.tw/seller_market.php?seller=599


有喜歡截圖可自行取用
個人日文很廢是以自己的理解再去翻譯出來
不保證內容正確
以上歡迎同好交流

目前擁有主機
PC
PS2
PSP
PSV
PS4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來客數

乙女夢境

應援永恆

等待著乙女的花園盛開,鑑賞最美的花

影藏夢境

乙女心情

加我好友以前請至少讓我知道你是誰喔

乙女時計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