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_01
12
(Mon)22:21

幻想三國誌4外傳~永不遺忘的約定~

 「帝台,你來了?」從盤古之源中探出半個身體,盤古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寂靜伴了他好久好久的時光,他已經弄不懂自己到底睡了幾年,直到那道射入盤古之源的金光才將他喚醒。
  他一直是虛無飄渺的存在,也是帝台教他凝形咒他才有辦法幻化成人的。
  猶記得他曾經開口說話過,不管是誰站在盤古之源前,他想跟他們說話,卻沒有人回應他,久而久之,他漸漸陷入沉睡,不再和任何人說話。
  帝台……是這些年來第一個回應他的聲音的人。
   「盤古,你一直待在這很無聊吧!要不要試著踏出來看看?」這暗不見天日的盤古之源,他是越待越覺得太寂靜了,外面天色如此好,該讓盤古也出來看看的。
  「我……該怎麼出去?」之前他也不過探出半個身子而已,雖施行凝形咒不會很辛苦,可他也從沒試過走出盤古之源。
  「把你自己凝聚成像我這樣有腳,再試看看。」
  「嗯。」帝台都這麼跟他說了,他信任帝台說的話,他就試看看好了。
  靜下心施行凝形咒,原本只探出半個身體,現下走出盤古之源的部份也越來越多,直到雙腳凝形成功。
  像破繭而出的蝴蝶,從未用雙腳站立過的盤古身體癱軟了下去,直到落到一具健壯的懷抱裡。
  這是具不折不扣的男人身軀,卻比任何人還要柔軟,彷彿輕輕一折就會壞掉似的,沁入鼻中的,不是天女那種濃郁的讓人想反胃的花香,而帶著股淡淡的檀木香味。
  「帝…… 台?」帝台為什麼會這樣看著他呢?他的凝形咒是失敗了嗎?除了身形比帝台小一點,他的形體應該跟帝台是一樣的呀。
  發覺自己竟然分了神,他一定是瘋了,竟然品評起一個男人身體了。
  「你……要帶我去哪裡?」
軟綿的身體依舊無力的靠在帝台身上,如果不是帝台單手摟著盤古的腰,只怕盤古早已癱坐在地上了。
  「去外面逛逛,你該親眼去看看我之前教過你的那些東西。」
  「嗯,那我們走吧!」盤古漾開笑容。
  好單純可愛的笑容,從來不因他的外貌而有任何改變,雖然盤古不識他的俊美,偶爾總讓他氣的牙癢癢的,可他也搞不懂,他就沒事愛來這裡被盤古刺傷心靈一下。
  盤古凝聚的身體好嬌小,是比一般天女高了,但比起他,仍纖弱的像隨時會消失在眼前一樣。
  低下頭,帝台才發現盤古未著寸縷,帝台的臉微微發熱,伸出沒有扶住他的右手撫上臉,他苦笑兩聲,他……竟然臉紅了,臉紅的對象還是一個男人,起因是……他的裸體。
  「盤古,你不能這樣出去。」一揮手,盤古的身上多了幾片得以蔽體的衣服,該遮的部份都有遮起,但……帝台再度該死的發現自己,竟然又對著穿著若隱若現衣服的盤古臉紅了。
  「你怎麼了?你的臉……變成紅色的!」伸出手捧住眼前他熟悉不已的臉頰,眼中寫滿疑惑。
  帝台的臉……熱度傳到他身上,這個……就是帝台說的熱吧?
  寫滿疑惑的大眼、微微輕啟的柔嫩唇瓣似乎比他印象中更美,像是在誘惑他擷取唇中蜜津一般。
  帝台晃著頭,甩去這可笑的想法。
  柔軟無骨的身體幾乎與自己貼合,左手觸及的柔細肌膚再度亂了帝台的思緒。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他若是為女兒身,身在人世恐怕會成為君王從此不早朝的『禍國妖姬』吧!
  「你還不習慣用雙腳走路,還是我抱你出去吧!」真要是一邊扶著這身體走路,恐怕他的思緒又要亂了。
  打橫抱起盤古,貼著他的面積是變少了,但……他的思緒怎還是亂的緊?
  這傳出去會成笑話吧?他天神帝台,不曾因哪個美麗女仙動心過,現在竟然因為一個臉沒他俊、身材沒他好的『男人』亂了平靜的思緒。
  「盤古,手繞著我的脖子,我要飛出去了,小心別掉下去。」
  「好。」
像聽話的孩子一般,盤古的雙手環繞住帝台的頸子,帝台的鼻子觸在他的髮上,那一點一滴如蝕入骨中的檀木香味,似乎他怎麼甩也甩不掉了。
金色的光懷抱著紫影飛出盤古之源,一個拿著權杖的金色人影才現身,臉上始終掛著得逞的笑容。
◎          ◎    ◎         ◎      
  像個正在學習中的孩子一樣,原本站不起來的盤古,從搖搖晃晃的走路到能夠踩著草地跑著,盤古就像是海棉一樣,教他什麼他都能夠立刻學會。
  「帝台,這個是什麼?」他知道手上的這朵是花,但它中間有著透明的液體,蜜蜂跟蝴蝶都在上面輕點著。
  「你嘗嘗看。」帝台挑起一些液體,把纖長手指放入盤古口中。
  「這個……味道是?」他不知道這是怎麼樣的味道,但他喜歡這個味道。
  伸出舌,盤古輕舔著帝台手上沾著的味道。
  「那是花蜜,做成飲料很好喝?」他到底在幹什麼啊?他竟然……對一個『不能算是人』的人起了綺念。
  他不斷的提醒自己,眼前的人長得再美;跟他一樣都是男人、笑得再甜;他跟他都有著一樣的器官。
  他是男人、盤古是男人、盤古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男人。
  他是男人、他是男人、他是男人……。
  像在催眠自己一樣,帝台不停的低語,直到一隻手指也塞進了他的嘴裡,嘗到了那香甜的滋味。
  「帝台也嘗看看。」模仿著他的動作,盤古也將手指塞進了帝台的唇中。
  看著他的笑顏,帝台忍不住輕笑出聲。
  完了完了,他真的完了!
  這笑容他怎麼甩也甩不掉了。
  是男是女又如何?就是跟他一樣是男人又怎樣?他就是被盤古『這個人』吸引,非關男女,因為是『他』。
  「盤古,你覺得我怎麼樣?」拉起盤古的手,他認真的看著盤古的雙眼。
  「嗯,跟你一起很開心、很愉快,這個……就是你上次說的『喜歡』的感覺嗎?」
  「嗯。」他點點頭。
  「那我最喜歡帝台了。」這種心情應該就是帝台教他的『喜歡』吧?他喜歡看到帝台笑、喜歡看到帝台在他面前大叫,雖然他不太懂為什麼帝台偶爾會大呼小叫的。
  手指撫過他的笑顏,帝台唇邊掛著笑。
  唉,看多了心機深沉的天人,他竟然就落在這不知人間險惡的『孩子』手上,可他竟然沒有想逃走的感覺啊!這種失控,還是生平第一次,誰會料到天界女仙人人搶著想要的天神帝台,竟然會被一個『男人』給吸引了。
  「唉……。」
看著累的枕在他手上睡著的人,他深深嘆口氣。
  玩累了就睡,簡直跟小孩沒什麼兩樣了,可他依舊覺得這樣的盤古惹人憐愛。
  盤古的頭依然枕在他的手臂上,帝台翻個身,撐著身體半趴在盤古身上,空閒的右手撫過盤古的唇,低下頭,他做著很早就想對盤古做的事情。
  他的雙唇果然如他想像中的甜美,他放肆的掬取盤古唇中蜜液,彷彿怎麼吻都不足夠似的。
  聽到一聲輕吟,他才突然驚醒。
  他竟然在吃一個睡著的人的豆腐?這真是太沒人格了。
  今天還是到此為止吧!
  畢竟……有些事要兩個人都清醒著才有意思!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