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_08
04
(Mon)22:26

愛蔓延(樓紫)

 他原本以為他代理彈琴的朝政時候已經很忙錄了,沒想到彈琴的一回到魔界,忙碌程度是他的百倍不止。

  天才微亮就得先聽小明等人的政事報告、仔細審閱他們遞上來的報告書,中午還來不及吃幾口飯又到天界找蓐收議事、甫踏出金神殿又被天帝老頭給找去、想找他喝個下午茶,茶都未泡好他又急轉到了鬼界去洽事……,真是的,那個小明是把工作全扔回給彈琴的嗎?怎都沒見到彈琴的有休息時間呀?
  本來臉色就已經很蒼白了,現下更是一點血色都沒有,想說請他一點酒讓他補補血氣,才幾杯入肚,一向千杯不醉的他竟然靠著樹就睡著了。

  嘖嘖嘖,當年南宮小子總說彈琴的很美,他現下才有機會仔細的觀察彈琴的的臉。

  這小子明明是個男人,怎皮膚感覺比女仙們還要漂亮呀?

  把臉完全湊近紫丞,他的身上除了一貫的檀木香外,還傳來淡淡的酒香,微微張開的嘴唇很是誘人啊!

  閉上眼,他沉醉在紫丞淡淡的香味之中,那麼誘人的唇不知道貼上去會是什麼感覺?

  柔軟的觸感觸上他的唇,他忍不住伸出舌舔吻著靠近的酒香,他的唇竟比人界的棉花糖還要甜美……。

  啊!思及此,樓澈才突然驚醒,他……他……他竟然真的吻了彈琴的,還覺得滋味是該死的好!彈琴的不會被他給驚醒吧?

  他悄悄的睜開眼偷看,卻望進了一彎紫色湖水之中。

  紫丞的眼對上他的。

  而他的唇……還停在他的之上。

  「……。」

  紫丞沒有說話,只是一直望著他,而他也沒有閃躲的反應!

  「彈……彈琴的,本……本大爺不是故意要吃你豆腐,是……是因為你身上透著酒香,我……我想看你身上是不是藏了好酒,就……就湊過去,然後一不小心就跌到你身上,就……就剛好親到。」偷吃男人豆腐還被當場抓到,樓澈語無倫次的霹靂啪啦的直說個不停。

  「彈……彈琴的,你……你不要不說話!」當彈琴著這樣看著他又不發一語,他就沒來由的覺得很可怕。

  「王……王,您在哪裡?」

  宵明的千里傳音四處搜尋著紫丞,紫丞站起身沒有回頭看樓澈一眼。

  「彈……彈琴的,你真的生氣了?」誰不會生氣啊?突然被個男人吻了,換作是他肯定先把對方痛揍一頓再去用力的把嘴給洗乾淨。

  「沒有人能勉強紫某做不願意做的事!」

  拋下這一句話,紫丞飛離樓澈眼前。

  只剩下被這一句話嚇呆的樓澈留在原地。

◎        ◎         ◎       ◎

  兩個時辰後,終於從驚愕中回神的樓澈才跑到議事廳中。

  「彈琴的,你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他……他沒想錯彈琴的意思吧?

  「字面上的意思,樓兄總說自己聰明絕頂,竟然要花兩個時辰還不懂我的意思,看來這聰明絕頂有些名不符實。」

  「你……你……。」難不成……彈琴的真的對他……。

  「樓兄,紫某一直有件事想問你。」放下筆,紫丞從公文堆裡抬起頭,直勾勾的盯著樓澈看。

  「什麼事?」

  「樓兄為何願意等紫某從盤古之源出來那麼多年的時間還不放棄?」他很早前便已經想問了。

  「因為我們是朋友啊!」因為是朋友,等他再久他也甘願。

  「因為是……朋友嗎?」紫丞重覆著樓澈的話。

  「樓兄知道當年瓔珞姑娘、蘇袖姑娘及容仙都對紫某抱持著淡淡情愫嗎?」紫丞再度開口。

  「知道呀!真是太過份了,本大爺好歹也英俊過於你,她們居然只喜歡你,真是有眼無珠,一點都不明白本大爺的魅力。」

  「在我進入盤古之源後不久,瓔珞姑娘下嫁孫叔武、沒隔幾年,蘇袖姑娘也嫁給了公孫管家,即使是與我們一樣超脫時間與空間存在的容仙也在我回來前幾年嫁給了東海龍王么子,而你……又為何一直不放棄?」那些曾經喜愛過他的女子,一個接著一個嫁人,當年的一行人也只剩下樓澈在等待他了。

  「就說了因為我們是朋友嘛!」

  「友情深厚到不管是哪位女仙向你求婚你都一個接著一個的拒絕?」人是自私的,都會想找尋自己的幸福,當年也沒有人能料到他真的會有回來的一天。

  除了親如家人的琴瑚及鷹涯,其實他也很驚訝樓澈依舊不忘他們的約定。

  「我……。」那些求婚的女仙並不是不漂亮,但見著她們,他總會拿彈琴的跟她們比較。

  她的髮像乾掉的稻穗,一點也不像彈琴的微捲的頭髮漂亮。

  她的眼紫色帶黑濁的要命,一點也不像彈琴的紫的如一彎清澈湖水。

  他總有辦法挑出她們的毛病。

  在不知不覺之間,彈琴的在他心中的地位早不可同日而語。

  而他……和他一樣是男人,他又能做些什麼?他對彈琴的有心,人家還不見得願意接受呢!

  如果能以友人的身份與他為伴,他就已覺得足夠。

  「看來是紫某自作多情,想太多了」紫丞眼神微黯。「就當紫某什麼都沒說!如果覺得討厭想離開,紫某不會強留。」

  站起身,紫丞不想再看見樓澈沒有表情的臉孔。

  自作多情?沒有人能勉強紫某做不願意做的事?

  紫丞對他也有同樣的心?

  伸出手急切的想留住紫丞的腳步,手與他擦身,沒來得及抓住。

  不行,他不能就這樣任彈琴的離開。

  等之後再見面,彈琴的一定又會以淡漠的表情面對他,而他永遠再也沒有任何機會了。

  跑向前,由紫丞身後緊緊的抱住他。

  「誰……誰說你可以當做什麼都沒說過的?說過的話就必須負責,你每回都騙我,這回總又不會是在騙我吧?」

  「樓兄,你不用勉強你自己。」勉強的感情,他不要。

  「也沒有人能勉強本仙人做不願意做的事!」他若是討厭,早就逃走了,怎可能還留到現在?「本仙人不會說那些噁心的要命的話,總……總之,說出的話就必需負責!」

  既然紫丞開了口,他就是死皮賴臉也會賴下來的。

  轉向樓澈,紫丞伸出手貼著樓澈的臉頰。

  「紫某一向死心眼,認定了就不會放棄。」如果樓澈回應了他,那麼,這一生……他不會讓樓澈輕言離開。

  「這是你說的,可得信守承諾啊!」

  不是他與她,而是他與他!

  但這又如何?誰在乎這種小事?

  是男是女並不重要!

  因為是他,所以才願意獻上真心。

  因為……是『他』。



*~*~*~*~*~依然分隔線~*~*~*~*~*

這篇該說是樓紫的"現代"篇了
從帝盤到樓紫
帝台時代由帝台主動
到了現在
我就讓紫丞主動點了
本來是想說
這篇到底要單發
還是發到三界異聞錄那底下去
後來還是發到這裡下

前世因緣
今生心願
願能實現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