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_07
17
(Tue)15:10

ふるえ、ゆらゆらと 下弦の章--藤原保輔篇

   唔......實際上我現在還是搞不太懂這位保輔一開始綁架輝夜的理由,他是藤原保昌的弟弟,照理說也是個貴族,但非常沒個貴族樣,輝夜心裡都曾這樣想過,雖然被保輔指出『妳剛剛在心裡想著很失禮的事吧!』,不過對於保輔沒個貴族樣這點,賴光也是頗贊同的。
藤原保昌
CV:深川緑(北山恭祐)
   老實說我一直覺得他胸部那邊的線條很奇怪
  然後就是不是我在說,這片拆成兩個遊戲賣,但一開頭的劇情完全一模一樣,就只有在選擇人物上換了三個人。
  遊戲開頭是這樣
  在女主角輝夜部份的圖嘛
  上弦之章
  下弦之章
  只多一張圖
  其中一張我大概可以猜到應該又是全完食紀念
  說到這個我上弦的全完食忘了貼了
  還蠻可愛的
  好吧
  被擄走之後的輝夜先是被帶到宮裡遇到了一個身份高的女人(我猜她是那個中宮啦)
  後來又被帶到土蜘蛛之村,想偷偷逃走在路上遇到山豬一隻
  保輔砍了山豬然後一手拖著豬一手扛著她回到土蜘蛛之村。
  與土蜘蛛生活一段時間,輝夜認為這村莊的都是好人,遇上賴光跟保昌,他們卻拔刀對著村民要他們把公主交出來,輝夜想要阻止但阻止不了,被保昌說著他們是膽敢跟今上帝(現在的皇帝)做對的人,所以是罪人。
  這邊的輝夜算是聖母小白花嗎?在路上路見不平的救了幾次被貴族欺壓的賤民,貴族原本看她服裝只是驚訝是哪裡跑出來的連成年禮都還沒行過的貴族小丫頭?姑且先問一下她老爸是誰?才能決定要用什麼態度對這貴族小姑娘嗎?(不過聽到她的靠山是安倍晴明,基本都默了就是)
  但我難以理解的是......為什麼輝夜說想要安慰保輔,而這傢伙的反應是脫了衣服就上了她?還曾懷疑說她這個跟那個妖怪狐狸是一黨的人哪可能是第一次!女人都很會裝......。你跟你哥是不是都有同樣但不同程度的病啦!
  某天聽到吵雜聲
  發現了受傷的保輔(為什麼你是往晴明家躲的?)
  聖母小白花就要幫他包紮(幹嘛把血往人家臉上擦)
  雖然他也是有歪掉的劇情
  不過在講這種話的時候
  跟講這種話的時候眼神都一樣兇惡啦
  然後再令我更搞不懂的地方是......你要切腹謝罪就切腹唄
  幹嘛跑去晴明家切
  還在輝夜面前切(你是要人家當介錯人咻)
  肚子都開了,保昌也只是冷淡的說之後再來給弟弟收屍,然後治療法依舊是......口渡陽氣!
  隨便你們了
  想要跟保輔一樣的耳環
  這種穿耳法好孩子請千萬絕對不要學習
  不過
  雖然我穿耳洞也已經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應該不會流這麼多血吧?
  晴明一貫對輝夜是笨女人來笨丫頭去的
  我也很想知道這女人腦袋到底是什麼物質構成的
  雖然也是有可愛的圖
  但事件內容虛到我沒印象到底發生什麼事
  安慰人家也是用上自己的肉體
  之後的保輔跟著土蜘蛛一起被送到遙遠的海外
  兩人一起過著避世的生活
  至於BE之一很莫名其妙
  又是被帶回宮內然後在身份高的女人面前上她
  另外就是保輔後來死掉了
  輝夜把這些帳全算在土蜘蛛身上,想要利用保輔的身份幫助他們,但保輔有難時卻袖手旁觀,所以輝夜帶人去滅了土蜘蛛村,在夜晚的睡夢中仿佛見到了保輔
  這可以算BE嗎?
  不過保輔規規矩矩的穿衣服倒是看不出來他誰啦
  玩到第四個人
  真相依舊不明
  肉也不怎好吃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