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_12
31
(Mon)18:34

金色琴弦4--火積司郎線

   是否至誠館的男人都很難搞?到底是我太蠢笨還是系統太GY?他的事件還有限定觸發時間,時間過了就無法發生,這間學校的男人我只剩下一個年下還沒吃了。
  其實對於這個男人我還有另一個疑問存在就是。
火積司郎
CV:森田成一
   整個面相兇惡、出場的氣場直接可以壓制眾人,不過不知為什麼卻都被當成不良學生一樣的存在,而對於他的疑問是來自他臉正中間的十字傷。
  說到有十字傷的男人印象最深刻的當屬這個男人
  只不過我有個疑問喔,緋心臉上的傷來自兩個人,而火積司郎的傷照同社團人所說,應該是在救他時被傷到的!你到底是被什麼武器砍到可以形成一個X字傷痕啊?
  再說現在醫美也很進步啊,怎會留那麼大的疤在臉上呢?
  扣除這個疑問,這基本上十成十是個純情處男(字不要放大),玩弄起來相當有趣,若說戲弄如月律會沒啥反應,這男人一撩就有反應超級有趣。
  他的幾個事件要求必須在仙台開演奏會,我大概是腦抽了直接忘記至誠館就位在仙台,然後我還一直想在仙台的那啥舞台上開演奏會,整個練到超級想要死。
  第一次在仙台演奏會結束要發傳單招生,但學生通通被火積給嚇到跑光光,奏替他打抱不平,火積本人倒是習慣人家這種反應了,對奏露出了笑容。
  我果然還是很在意你這傷口到底是怎樣造成的啊!
  他們至誠館的校慶相當有趣,我只唸過純女校,不知道純男校看到校慶日有女孩子進學校是什麼感覺啦?不過倒是挺清楚我唸書時在小騎士炸雞打工,店對面是個軍營,每當軍營放假有阿兵哥來吃飯,基本上我們前台會全部放上女孩子,笑著跟他推薦什麼他們就點什麼(得到的答案都只有好字!)
  這應該是好感度不同時的反應
  有在校門口的
  還有就是跟火積去逛園遊會到了他們班上,奏看上一個有可愛音符的陶杯,那個又讓火積羞紅了臉(這個是他做的)
  至於他班上同學反應嘛
  開始完全是聽到傳言說火積帶了女生來,大家抱著看熱鬧的心情跑來看到底是哪個女的那麼帶種?結果意外的是個可愛的女孩子。
  之後對這些觀眾的反應大家都可以選來看看
  還有像是
  最後是
  而在逛園遊會時玩遊戲中的一個布偶,奏相當喜歡然後覺得這布偶很像火積
  火積的反應是這樣
  整個覺得怎會有女生覺得他可愛?(老實說非常具有玩弄價值,就各種意義上而言是很可愛啊!)
  把她帶到社辦請喝咖啡
  覺得像他這種殺氣那麼重的人居然可以待在像奏這樣的女生身邊?旁人看到他都覺得他拿鐵管應該比拿樂器適合,他跟奏簡直是不同世界的人。
  之後要幫火積的社團招生,而火積開始擔心由於參加奏的合奏團,確實有些人對他們社團產生興趣,但他們沒有能夠教他們課程的社團老師,他也不知道該怎樣教起新社員,有些想入社的人會的樂器卻是他完全不會的,又開始覺得他這社長實在很沒用。
  由奏的帶領,參加了火原和樹的講座(雖然他不是我的菜,但他只有名字出場的戲份),一開始他的臉又嚇壞了其他高中生,火積最後是用自己的音樂技巧讓人開始敢跟他搭話(於是這裡就出現一個只負責引起女主角妒意的高中女生)
  對於這女生奏感到嫉妒,因為她跟他有共同話題,同樣是社長也使用同樣的樂器,所以當火積拜託她說能不能幫他選個禮物送給一個對他幫助很多的高中女生?他實在搞不懂女孩子的喜好,這個讓奏拒絕了,就是腦筋只有一條線通到底,火積也覺得好像哪裡不大對?帶著奏去另一邊聊聊,問出他一直不敢問的問題(說實在你也不是笨只是沒自信吧?)
  等確定了奏真的喜歡他所以在吃醋,這人高興的哩
  雖然他這形容詞讓我想起許多年前台灣某人對某人的愛稱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事件,只想呵呵兩聲過去
  他的事件嘛
  聖誕音樂會後跟他一起回家,他會送奏花(雖然是早買了但找不到時間點送出)
  然後是去滑雪
  奏摔倒給了火積一個床咚(雖然火積背後是地板)
  少年的內心活動可活躍了
  需要給你急救嗎
  這個時間卡很緊的讓我在隔一夜就無法觸發
  害我又重讀之前一大段存檔重來
  晚上找奏去塔上看雪
  奏小姐穿著睡衣就跑去了,火積說著自己會努力假裝沒看到
  而這事件是至誠館的大家幫奏整理倉庫,開心的在想說今天是奏她們宿舍咖哩日,晚上有咖哩可以吃,但廚房阿姨晚上請假,大家失望不已,奏想給大家一個驚喜便煮了一大鍋咖哩及其他菜(實際上我想問你們宿舍是只住你們幾個人嗎?)
  火積看到了這個驚喜,要聯絡其他人快點回宿舍,大家大概是覺得沒晚餐吃就已經在外面自行解決,於是火積一個人通通幫奏解決掉了
  奏擔心的問他這樣不會不舒服嗎?
  他說著自己身體很強又很大不會因為吃這點東西就被擊敗的
  音樂會後的女方告白
  果然還是奏比較主動啊
  這是男方告白(雖然我想吐槽他為什麼要在草地上睡覺)
  好啦
  這是今年最後一篇心得文了
  稍候再來寫上今年的年度總結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