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_04
21
(Sun)22:13

鬼と花妻 花盗人は、躑躅か椿か--真朱篇

   十八禁乙女遊戲劇本似乎都特別的短不知道是為什麼?這部鬼と花妻 花盗人は、躑躅か椿か又是部十八禁乙女遊戲,近來似乎這類遊戲劇本都只能追兩個角色啊。
真朱
CV:四ツ谷サイダー(興津和幸)
 
   這位的馬甲也能說是常客了,其實我還蠻喜歡他的聲線,不過是說雖然通關過一次,一人有三個結局,另兩個有點莫名其妙(但實際上要串成同一個應該也是沒問題的)
  不是我在說
  右邊那位您的舌頭伸的有點恐怖
  女主角名為十子,她家排行很簡單就是從一開始排,而她是最小的么女(差點錯手打成妖女)
  九年前,推估她現在十五六歲好了(不過要演十八禁劇本據說要滿十八歲?但這年代十八歲已經是老姑娘了說)她曾經被鬼帶走,之後被救回來的時候她失去了被鬼隱那段時間的記憶,而眾人也稱她是被鬼碰過的人。
  在父母打算為她拋繡球招親她只覺得無聊到家,她一點都不想結婚,有沒有人能帶她離開這裡?
  於是有個男人就這樣半夜跑進來了
  該說十子的反應是儍掉還是怎樣?這個男人聲稱自己的聽力非常好,她不是希望有人帶她走嗎?所以他來了
  一路把人家當米袋一樣扛回了鬼之里,說實在開頭這段我完完全全沒法接受,在男人名字還是???的狀態之下,就滾了一場床戲,之後便被宣佈十子是他的新娘,隔天只有一個名為青臣的男人前來照顧她
  做為貴族小姐,十子是很習慣被服侍了,但她沒被男人服侍過,當然男人也沒打算服侍她就是,要求能不能換侍女過來?被青臣拒絕了,他也只教她一遍衣服該怎麼穿就走人了(給她的還是男人的衣服)
  順便被嘲諷了一下都哼哼唧唧了一晚上,怎會不知道自己嫁的人叫什麼名字?
  你妹的那傢伙根本沒自我介紹就把人家壓了就上好嗎!
  雖然抗議過她又不是妓女(不過女人力量哪敵得過男人,依舊就是被吃的一乾二淨)
  是否這其實是個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居然漸漸的愛上了這個男人,雖然有些對話是挺有趣
  十子:簡直就是鬼
  真朱:對啊!我是住在鬼之里名為真朱的鬼
  十子不記得九年前被帶到鬼之里的事,而真朱也叫她沒事不要踏出門去,對鬼來說,人類是拿來吃的(真實的吃意味)
  十子由其他鬼口中得知她其實只是替代品,真朱愛的是那個讓他臉受傷的人類女人
  十子感到嫉妒,問起了那個女人的事,真朱告訴她過去曾有個小女孩被帶到鬼之里,而他偷偷放走了那個在哭泣的小女孩,女孩說著真朱是孤單一個人,所以她要成為真朱的家人,要真朱十年之後來迎接她
  這點讓十子超不爽,放話她才是真朱的妻子,那個小女孩別過來跟她搶真朱
  十子的記憶有些模糊,似乎就是把真朱當成九年前帶她來鬼之里的人,她問著真朱真的是九年前帶她來的人嗎?真朱的回答讓我有點疑惑
  他告訴十子,既然想不起來就不是重要的事,不用勉強去想,只要相信他就好
  可疑至極啊
  滾過幾次床鋪,十子小妹妹深深愛上了真朱,要真朱替她削髮(人要捨棄凡塵會削髮,而十子剪掉頭髮的意思便是要捨去她在人類世界的貴族生活)
  故事發展到最後當然要有點刺激的事情發生,十子的父母召集了士兵以及陰陽師要找尋失蹤的女兒,鬼之里的結界被打破了,這邊就是選擇到底奔向哪個結局去,結局一共三個,但我覺得二和三可以合成一個
  第二個結局,十子乖乖待在屋子裡等他們回來,但等到的是帶著軍隊殺進來的受領(可悲到人家連頭像都懶得幫他畫)
  被帶回去成為受領的妻子,每天每天只想著這男人快點完事,但當她聽到了受領說著他怎樣殺死真朱然後燒毀了鬼之里,十子抓狂了
  嗯
  未著片縷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來的刀可以殺掉一個男人(或者正在興頭上的男人特別蠢吧)
  第三個結局則是十子有跟著真朱及青臣出去,但他們兩人在她面前先後被殺,原本以為真朱死了,最後他又爬了起來回到人類世界說要接回十子
  見到的十子是這種狀態
  她認為只要跟她扯上關係的人都會死
  他們會死都是她害的
  真朱痛苦的要十子醒醒,他沒有死,他來帶她回家了
  十子到底有沒有認出真朱呢?
  她說著好高興,真朱來了,來實踐把她吃掉的諾言
  過去的十子曾經希望將來某一天,真朱能夠吃掉她,讓她成為真朱的血與肉,永遠的跟真朱在一起,這本來就是鬼跟人類的關係,真朱嚷著她不一樣,他怎麼可能吃掉她?但在十子的堅持?之下,真朱答應她了
  嗯
  就這樣
  她被吃掉了
  實現她成為真朱的血與肉的夢想(雖然我很想吐槽她吃下去的東西最後只會變成屎)
  話說要是從她幹掉受領之後再接這個也挺自然就是,反正那時的精神狀態都不正常了
  至於好結局嘛
  跟著真朱逃走
  真朱因一人力擋近千人受傷,但我真的很想跟繪師說你這畫比較像是他被油漆噴到不像是重傷
  奉命來帶回她的受領最後還是以壓倒性的勝利制住了真朱,他一點也不介意十子身心都被鬼碰過,當年的年代是沒啥貞操觀的(這點可以去看一下源阿光的蘿莉養成紀錄)←在共三小
  十子身上只有一把護身的刀,她也沒蠢到呀啊啊啊啊啊的拿刀衝向受領,而是拿刀抵在自己脖子上,反正受領目標原本就是安全的帶回她,然後她父母開的條件就是救她回去的可以娶她,她用自己的命逼退受領
  這邊大概花不到幾句台詞就解決了
  這裡的十子似乎是想起了當年的事,問了真朱當時放走小女孩難道是喜歡幼女嗎?
  兩人回到鬼之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在之後十子生下了鬼族難得一見的女性(據真朱說因為鬼族女人很少,所以他們都要出去綁架女人回來給他們生孩子,但是因為鬼族力量強大,女人在生產時經常性的因為受不住鬼族力量就死了)是說就是生人類小孩,生的過就是麻油香,生不過一樣四塊板啊!
  話說是否當爸之後對所有親近女兒的男人都會不爽?當他聽到青臣帶著他女兒一姬去散步極不爽
  至於十子則是覺得要是他們彼此有意,把女兒嫁給青臣也不會怎樣,世間多的是差了幾十歲的夫妻
  但由於十子待青臣不錯,相處的也很愉快,真朱這醋桶就不爽了,又再度剝了她的衣服開始滾床,也不在意要是女兒回來看到會怎樣!
  真朱線就到此結束
  是說其實我對真相抱有一點疑問
  總覺得九年前女主角被帶走然後失去記憶一路到現在發生的事有些不自然啊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