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_07
06
(Mon)21:12

遙遠時空 7--真田幸村篇

   做為封面及遊戲縮圖擔當,天青龍似乎就是官配的代名詞,而在目前為止揭露天野七緒除了織田信長之女之外的另一個身份路線只有在天地青龍這邊,從第一篇就開始看的朋友粉絲們(妳哪來的粉絲?)應該就從地青龍天野五月線知道七緒另一個身份了吧?

真田幸村

CV:寺島拓篤

   過去的天青龍基本屬性是忠犬跟堅物,但這隻天青龍比六代那個根本不解風情還送奇怪東西給神子的有馬一要好上一點,大概只差沒像其他八葉說過的天女、天使、花朵跟蝴蝶這樣形容神子,但他對神子完全也都是讚揚的句子,初次見面其實說到七緒給的幫助也不過是幫他打了一場怨靈,之後就帶著故鄉的橘子和一匹感覺就是超級貴的布料來做為感謝之意(那個有馬一你給我學一下,你送的那是什麼跟什麼!)

  但布料感覺實在太貴,七緒最後也只收下了橘子,而布料呢?我說你這男人真是歷代天青龍典範(不計入三代那個在兒童時代就給望美戒指的傢伙)

  他也很有趣,平時這嘴甜的實在是不像歷代天青龍


  雖然知道應該讓少女過著平靜的生活才會幸福,他們的時代已經死了非常多個所謂的龍神神子了,將國家的命運託付在一個少女肩上很無理,但除了神子之外沒有人可以淨化怨靈。

  幸村還有個毛病就是看到強欺弱就會直接衝出去救人,然後性格還會變成這種模式

  幸村平靜之後說著他這樣子其實嚇跑了不少女性,總之就是在某些時候就會呈現這種狀態,就被大和這樣吐槽

  瞧這爽朗笑跟剛才威脅小混混時的表情性格完全不同啊

  這種性格模式會出現幾遍

  之前就說過了七緒可以把現代的東西帶去戰國時代,因為個人的惡趣味?將少女漫畫帶去送給了幸村

  還非常有趣的模仿了一段台詞

  完全沒想到他翻了幾頁之後就戲魂上身,硬是來上這樣一段!

  幸村除了威脅人時性格會變,還有個時候也會變,他騎上馬時整個像是握住方向盤的賽車手,非常愉悅的飆起馬來,讓鮮少坐馬的少女都有點暈馬

  可怕的是本人一點自覺都沒有

  你這爽朗笑到底是怎回事?

  少年飆馬載著少女要到何處去呢?兩人來到一間和服店。

  由於之前跟橘子一起送上的布料被七緒退回了,但他實在很想送給七緒,他已經照著七緒的身材請人做好和服(呃,在那之前我可以請問一下你是從哪知道七緒的尺碼的?)請七緒一定要收下,不然這衣服只能收在箱子裡了,基於收著也浪費然後要是轉送給其他女人也怪怪的?七緒收下也照幸村的話試穿上去了。

  不禁懷疑本代龍神有自肥嫌疑,可以依靠龍穴跑來跑去,這代天青嘴巴又甜,說著七緒穿這樣真的非常美麗,要多看幾眼留在眼裡心底然後想拜託武藏幫忙他畫下七緒現在美麗的樣子。

  前面幾代天青龍通通給我下跪拜師習藝去

  你看看人家這小嘴多甜  

  最後決定來、自、拍!不過由於身高差距很難將兩人放到同一個鏡頭內,剛好兄長真田信幸(關原之戰時改名信之)經過,七緒就教一個戰國武將如何用手機拍照,話說就我玩過的遊戲,留下這種『紀念照』的十之八九沒什麼好下場機率偏高。

  這信幸兄大概就跟六代那隻一直想把隊長綁一綁送到神子床上的友部一樣,經常『不經意』的爆料幸村經常提起神子、那布料不就是之前幸村挑選許久……。

  內容有像這樣


  不過幸村你在給你哥的信內到底都寫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讓七緒很羨慕有這種無話不談的兄弟,她雖然有個非常疼愛她的哥哥,但她總覺得若是有個同性別的姐妹應該也能這樣無話不談。

  信幸就順水推舟問著:「妳要不要乾脆成為真田家的人,這樣妳就可以有我這樣的兄長了。」

  幸村:「哥,你是沒聽清楚,她想要的是同性別的姐妹嗎?」

  信幸:「我若是成了她哥哥那我自豪的妻子不就會順理成章的變成她的姐姐了嗎?」

  幸村:「結果你只是要炫耀老婆喔!」

  幸村:「不甘心的話你也去娶一個來炫耀啊!」

  看著他們兄弟鬥嘴,七緒微笑以對,絲毫沒有聽出來剛剛信幸口中『成為真田家的人』的意思,信幸只好感嘆著弟弟的戀愛路恐怕會很艱辛。

 

  七緒在親手封印被變成怨靈的哥哥信忠之後,安慰七緒的人是幸村,但這邊的安慰是像這樣。

  因為親密度還不像五月哥哥可以用上後背式抱法,他安慰著七緒平常都很堅強,做為主帥不能在部屬面前崩潰影響士氣,但現在她的面前只有他,就要七緒安心的哭出來就好。

  七緒在這裡同五月線一樣,當龍神之力用太多就會倒下,最初眾人也只當她太累,察覺七緒狀況不對的只有五月,在即將開戰前五月告假說要去找星之一族的椿查看關於龍神傳說等等,在未確定之前他只請求幸村盯著七緒,不要讓七緒再使用龍神之力。

  只不過會乖乖的待在家啥事都不做的就不是咱們女主角了,淨化怨靈只有她可以做,這裡終極BOSS跟兼續線一樣是南蠻商人甲必丹,他使用的魔法陣比較像是西洋召喚惡魔使用,祭品就是其他人類的精氣、血液等等做為活祭品,並企圖破壞竹生島上的心柱毀滅掉龍神,而目前還在心柱上苦撐的是黑龍,他用盡力量在暫停著甲必丹所施加的詛咒,因為施咒對象就是龍神,所以之前她在富士山上召喚龍神失敗(龍神就她自己是怎叫來?)而敵人目標是詛咒龍神,很自然的直接受到暴擊的就是七緒啦。

  甲必丹的所謂陰謀我現在還看的迷迷糊糊的,曾想拉攏石田三成之後又跑向豐臣家之後又是企圖奔向德川家,實際目的我實在看不太懂他到底想幹嘛?破壞心柱就整個日本失去支柱整個日本島都會沉沒,他就大老遠的跑來以弄沉日本島為目的?

  幸村線基本完全照著史實在跑,不過既然你其他角色都能魔改了,為什麼幸村的不能呢?不然照史實來的話,在1594年幸村就已經娶了竹林院,而且在娶正室前已經有妾室(長女1584年生、次女1587年生)跟七緒相遇的1599年,長女年紀15歲都跟七緒差不多了(幸村本人實齡都32歲,不是遊戲中的青年了)

  照著史實,幸村不願意違背內心所信奉的正義,絕不承認德川家康想成為天下人的野心,由始至終支援著豐臣秀吉家,即使哥哥為了讓真田家血脈延續而倒向支持贏面較大的德川家康,幸村與父親始終站在豐臣方。

  揉合了這段歷史置入了怨靈,在戰場上七緒淨化怨靈然後力竭倒下,在之後德川方勝利,七緒跟著幸村被流放至九度山,而姪子秀信所在的岐阜城在前幾條線都因為神子在城內改變了結局,只是封地被減少,而在這裡則是整個被沒收流放到高野山(之前的敘述大概是採用了秀信自殺那邊的說法,而由於七緒的介入是平安活了下來也沒有被流放)

  因為保護幸村,七緒第一次變回龍神,幸村大概是塞給劇本娘的錢夠多,不用像五月一樣還要找方法把失去記憶的七緒叫回來,而是直接又變回人形回到人世,幸村也由五月口中得知七緒若是再繼續使用龍神之力那麼很有可能之後就會重新變回龍神無法再度回到現世,曾有那麼一度這男人感覺稍微黑化壓住了七緒請求她不要再使用龍神之力。

  我真的很想叫他黑化給我黑徹底一點,聽到了七緒堅定的決意,封印淨化只有她可以辦到,她就該做到所有她能做的事情,這是她所相信的正義。

  性格一向光明正義的天青龍雖然無奈,但也想尊重七緒本人的意志,不希望為了自己的私心而阻止她想做的事,至於前一條線的兼續我發現你有發展監禁愛的潛能。

  兼續:「你這種個性還真吃虧,你就沒想過乾脆把她關起來嗎?」

  在五代,你是鬼族時就已經做過這種事,而另一個地青龍,你從前代就幹過監禁愛這種事了,只不過是說回頭看兼續的一些對話……我突然覺得這傢伙其實隱隱就有這種症頭,只不過在你路線的七緒沒堅持過這種事,不然我相信你絕對監禁七緒不手軟的。(然後啊,在他線因為要開戰然後他又不在城內,他就收養了星之一族的菖蒲做養女,這樣城內人才會保護菖蒲,而菖蒲也就改口稱兼續為父親大人,七緒……妳嫁過去就有個現成養女叫妳媽了說)

  突然回想一下

  在他自己的路線其實就有這種跡象了

  看他忙的團團轉的時候即使七緒想幫忙

  他也希望七緒只要待在城內做這件事就好

  我突然贊同起大和最初曾說過的一句話


   對決甲必丹之後因為心柱基本被破壞的差不多了,黑龍也無力恢復,唯一解決的方法就是白龍重新回歸才能再度產生足以支撐日本的心柱,七緒便決定解放自己的力量、捨棄人身回歸神界。

  眾人悲嘆著為什麼七緒必須為了世人犧牲至此?幸村跟尚未完全失去人類記憶的龍神約定,他在人世還有需要做的事,所以他現在不能跟她走,請她收著他與她愛情的證明,等他責任了了他就會去尋找她,即使她不記得他,他也會重新喚回她。

  從前面他與七緒以及信幸給他的祝福,希望他可以和他新的家人展開新的生活等等……我就已經很想咬劇本娘了,既然其他人結局都能改了,為什麼幸村這段要走史實風?

  之後的幸村就是照著歷史的腳步前進,最後戰死!

  遺留下來的只有之前幸村與七緒種在弟弟墓前名為希望的花

  幸村對她心動的其中一個原因大概是

  幸村跟石田三成與兼續的感情很好

  然而像這樣的畫面卻再不能出現


  幸村再度睜開眼睛已經身處一片藍色花海,他想著他終於來到神域,他呼喚著他的公主殿下卻沒有得到回應

  他之後才想到……自己從未喚過公主殿下的名字,這是生為人得到的第一個稱呼,他改呼喚了七緒之名,七緒出現了。

  我現在能確定你塞的錢一定比地青龍天野五月多,你瞧瞧人家還得搜集各種資料想辦法呼喚七緒歸來,你比幸村好一點的大概只有……他只喊了七緒人家就出現,而五月在人界拼命呼喊七緒,她是以龍神之身一直看著人界,她想不起來這個人是誰?但她總是忍不住一直關注著這個人類,直到最後終於想起她曾經是人類才再回歸人世,這樣說來感覺上好像七緒這邊的心境描寫還比幸村那邊多一點啊?

  我得承認你的結局圖很美就是!天地青龍絕對都是親媽生的!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