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_04
12
(Mon)20:44

幻奏咖啡廳 - Enchante -伊爾篇

   哈囉大家,又是新系列的展開,近來乙女遊戲漸漸有中文化趨向,做為玩家是很開心,雖然生肉不是完全啃不動,但只要撇除一下語感問題,看中文還是相對輕鬆許多的。

  女主角琴音的設定是高中畢業就去就業,然後有一天收到了爺爺的信得知爺爺想將之前經營的咖啡廳交給她,不過接不接受在琴音的抉擇,小的時候曾經在咖啡廳待過,琴音對爺爺的遺產也抱有許多情感,然而雖然工作不順,但在是否接手咖啡廳這點上她也依舊遲疑著,來到了昔日的咖啡廳Enchante',在那裡見到了一扇從未看過的大門開始了故事……

伊爾 ・法多・德・裏艾(イル ・ファド・デ・リエ)

CV:石川界人

   這扇奇妙的大門嘛,你如果要體驗遊戲剛開始就結束了?就直接讓門close就好,要轉向open故事才會開始

  從門的另一端跑出來幾個奇怪的人-來自﹤魔界-阿斯莫迪亞﹥的魔王米歇爾・阿雷克斯、﹤天界-凱魯姆﹥的天使伊爾 ・法多・德・裏艾、﹤獸界-貝斯提亞﹥的魔獸伊格尼斯 ・卡裏本庫魯斯、﹤妖精界-梅迪奧﹥的卡努斯、而最後是人界的凜堂香,雖然在故事書中看過,但真實出現在眼前的時候琴音依舊呆住了,她的選項反應也是相當有趣,會有像是這樣

  或是這樣的反應

 

  尚未決定要不要繼承咖啡廳的時候,回到店內遇上奇怪的團體找碴,他們自稱是GPM,專門處理『人外』這種生物,半威脅著要琴音把店交出,這些人外交給他們處理,還超級沒常識的掏出槍跟男主角們對決

 

  就這連臉都懶得給你畫的雜魚你也好意思?

  只是他們的機關名稱我不管怎看都會看成我相對比較熟悉的GMP

  這間咖啡廳其實很少對外營業,基本上來訪的客人全都是那票通過大門而來的人外以及在路上曾經搭訕過琴音,負責監視管理咖啡廳的GMP…………GPM的凜堂香,在這個時候琴音也終於下定決心要繼承這間咖啡廳-為了吃掉所有可以吃的男人。

  幻奏咖啡廳算是挺實際的,不會一開始就給女主角開外掛,新人上手就能泡出好咖啡,還有營業登記跟一個類似台灣要開餐飲店需要的廚師牌之類的證照等等。

  共通線長達八章,而個人線是在最後三章,而他們除了魔王米歇爾及凜堂香之外的三人都聲稱由於來往兩界太麻煩,之前就與琴香的爺爺租了咖啡廳中的房間,房租是預付的,換算出來大概是這樣……

 

  幾個男人性格鮮明,共通線就是與這些人的愉快日常,這次吃的男人伊爾是相當少見的類型,至少我之前吃過的男人沒這種類型,整天宅在房間,讓戶外派?的伊格尼斯非常不爽,沒事就去踹他房門要伊爾這隻宅天使、籠中鳥滾出來,因為擔心狀況跑去看看的琴音才知道伊爾宅在房間到底在幹嘛?

 

  是的,他是一個沉迷於遊戲的天使,但他玩的不是什麼動作或是策略模擬遊戲,而是乙、女、遊、戲,沉迷的程度是可以為了不同特典及抓馬可以將所有出的版本全都買上一輪,然後他是『全員推』,瞧瞧他一整個房間的週邊(我非常努力的在認有哪些)

  被伊格尼斯這樣說

 

  伊爾有許多奇怪的地方,不諳世事、也沒什麼生活常識,加上米歇爾跟卡努斯都很疼愛他,基本上就是十指不沾陽春水也不會做任何家事,大概就跟小少爺一樣坐著等人服侍,連琴音都覺得不能放著他不管,伊格尼斯說著不要連琴音都跟著寵溺他。

 

  遊戲中會稍微介紹一下這些人外所居住的世界,然而做為墮天使的伊爾對自己居住的世界只是三言兩語帶過是個美麗的地方,眾人也僅知道他因為墮天所以逃離了天界,其他基本上都不清楚,在一些行為上也彷彿是離群索居,不像其他的人外非常適應人界,在一些時候即使眾人聚在一起,他若沒有在玩遊戲就是一個人靜靜待著,只不過偶爾插入一句讓人覺得他沒那意思但卻字字誅心的話。

 

  在共通線當中有一個事件,是發生在獸界,一隻走失的小海魔異常的黏著伊格尼斯,雖然伊格尼斯總是吼著叫牠不要老是黏著自己,但也從來沒對這隻生物怎樣過,順手把小海魔拎回咖啡廳丟給琴音養,眾人決定幫這走失的小海魔找回父母。

  前往獸界在調查之後知道小海魔的族人幾乎都被殘殺了,只能讓無家可歸的小海魔留了下來,眾男人們知道琴音根本不習慣看到那種血腥畫面,伊爾於是提議像乙女遊戲那樣帶著女主角去約會,這裡的伊爾也有些很奇怪的地方,就是連看來最粗暴的伊格尼斯都感覺的到琴音在強顏歡笑。

  伊爾一開始還不懂為什麼琴音會受到打擊?生死有命,不就是看到一灘血跟被殘殺的屍體嗎?(被吐槽了到底是誰連女孩子受到打擊需要安慰都沒看出來還好意思說自己最懂女人心?)

     

  對於理解眾人話的消化方式非常奇怪

  這些人的心意琴音有看出來,也非常感謝他們,輪到伊爾帶她出去時居然想不到要去哪?太遠的景點無法當天來回,伊爾曾經想去做聖地巡禮的水族館裝修中,剛好琴音抽中了乙女遊戲現場活動,兩個人就一同前往了。

 

  好吧!我真的能理解嗜好是乙女遊戲的人到這活動現場會有多開心,很想去買限量場販的伊爾突然想起來自己應該是要安慰琴音的,怎自己迷到失了魂?琴音表示看著伊爾這種開心的樣子心情會很好(妳是那種甜寵劇男主角嗎?)

  那個琴音我真的很想求妳跟我一起去活動啊,妳那個可以全物品都抽到的手氣到底是?

  一邊認著現場看板上到底是哪些遊戲,只能確認都是嘔吐妹家的(妳這不是廢話嗎?),就遇上了來找妹子搭訕的小混混,完全不知道伊爾開懟人的功力如此之好。

 

  某天的伊爾突然發覺自己似乎從來沒有為琴音做過什麼事?回想過去的印象其他人在各方面都給琴音幫了不少忙,只有他自己是不停的在拜託琴音幫他怎樣怎樣、陪他去哪去哪?開始想幫忙卻真的是笨手笨腳到讓琴音理解為什麼其他人會禁止他進廚房就是要拿飲料也讓別人幫他就好,他是可以收個盤子都把所有盤子不小心給砸碎了。

 

  看到他這樣子就只能給他親親抱抱舉高高了,終於幫上忙得到誇獎時的笑容非常可愛。 

  解決天咲島事件後在咖啡廳附近又出現了所謂的神隱事件,都只有聽到被害者淒厲的尖叫聲之後就再也沒見到被害者出現,在現場琴音撿到一根純白的羽毛,當伊爾看到那根羽毛時發出慘叫然後抖的像是受驚的鵪鶉,護伊爾心切的眾人一邊收起羽毛一邊把伊爾帶回房間秀秀,某回輪到了前往探望琴音的友人身上,然而出現來抓人的竟然是……天使。

 

  為了保護琴音,伊爾使出了自己的力量擊昏了那些天使,一道不明的光芒直接斬掉了伊爾的右臂,看到這一幕的琴音直接給嚇哭了,以她的立場覺得都是因為她要出來找自己的朋友才害伊爾的手被斬掉,伊爾完全不明白琴音為什麼要哭?這不過是一點小傷,手臂一下子就能再生出來,演示了一下給琴音看之後她就昏過去了。

  苦苦想了一個晚上琴音為什麼要哭?最後得出的結論是一定是他前一晚做錯事情了!跑去找琴音道歉,讓琴音開始奇怪伊爾這不諳世事的程度有些太誇張。

  因為神隱事件是天使所為,於是GPM開始耵上伊爾,認為那些天使曾經要伊爾回歸跟他們一樣執行命令,要琴音把墮天使伊爾交到他們手上,琴音拒絕,眾人便開始了逮捕天使計畫,一定要抓到那些罪魁禍首。

  之前為了與伊爾有共通話題,琴音聽了伊爾的建議開始完一款伊爾的入坑作,因為這款遊戲最近重製了,他也是因為這款遊戲才開始愛上乙女遊戲(不過我依著遊戲的介紹是看不出來這是哪款啦!)

  玩了伊爾特別推薦的神秘青年,琴音發覺了伊爾不對勁的地方……,伊爾曾經對她說過的一些話以及伊爾給人的感覺根本就如同這個神秘青年一樣。

  逮捕天使計畫實行,出現的是那個一直蒙面跟在GPM課長御影彰身邊的新助手,他的真身是個六翼天使。

 

  他一直說著要伊爾放棄人類界,他現在的樣子都是受到人類這種病毒影響,只要伊爾願意回去,他依舊是神明最寵愛的半身,的言語操控著伊爾殺死了帶來的墮天使,因著目睹伊爾殺人然後加上伊爾那些不自然的樣子以及被的話煽動以為伊爾從頭到尾都是虛假的、一直在欺騙他們,面對希望琴音不要怕他的伊爾,琴音嚇的往後退了幾步,其實我覺得這反應挺正常的,那種不顧一切撲上去喊著:「不管你怎樣我都愛你。」的是太過白蓮花聖母了,受到打擊的伊爾像是自願格式化的機器一樣丟棄了這些日子以來他也不太懂的『感覺』,生生的成為了『人偶』。

  在伊格尼斯來之前,店內就已經存在著米歇爾、卡努斯跟伊爾,對於伊爾的來歷卡努斯表示那段時間他回妖精界一趟,回來的時候伊爾就已經在了,但他不知道為什麼就會忍不住想照顧伊爾,而米歇爾也像是溺愛孩子的父親一樣,當琴音跟伊爾出門,他就會像『孩子第一次上街買東西』的父母一樣悄悄的跟在身後保護他,他無法理解為什麼這兩個人會如此溺愛伊爾。

  米歇爾表示他第一次見到伊爾的時候他的狀況比現在更糟糕,用著布把自己裹成這樣(感覺真可愛)

 

  在這之前琴音的爺爺已經照顧他一段時間,而伊爾沒多少反應,從他出現的少數句子中米歇爾得出了伊爾想知道『情感』是什麼?身為魔王的米歇爾自己也不大懂啊!某天逛街時偶然看到了關於戀愛的乙女遊戲,他就想著這種東西大概可以派上用場,慢慢開啟遊戲之後,小伊爾似乎覺得這就是感情了,於是將自己與角色同步化,依著角色的性格行動,當遇到對應不上的情境就會卡住,而他自稱的名字-伊爾 ・法多・德・裏艾便是那個神秘青年的名字。

  米歇爾便開始了辛苦的老父親之路,畢竟是他將遊戲拿給伊爾然後讓伊爾開始模仿這個遊戲角色的行動。

  也因此偶爾會出現一下雖然搞不懂為什麼但就跟著大家做看看的行動

  琴音想著雖然玩著這遊戲時她察覺了伊爾完全是照著青年的樣子在行動,然而伊爾一些狀況卻又是遊戲中完全沒有出現的-像是他第一次成功幫上忙時的笑容,她相信著這肯定是伊爾真正的笑容,所以他們決定上天界想辦法能不能奪回伊爾丟失的意識。

  伊爾被稱為斷罪的天使,本沒有名字也不會有任何感情,他們是神明創造出來的個體,消滅了就化為虛無,而妖精界女王曾經想看看這個完全看不懂在想什麼,卻受到極大驚嚇,在當下只說出了她完全不能理解伊爾到底經歷過什麼,而在確認伊爾身份之後女王表示伊爾應該是有靈魂的,若他只是人偶、無機物,那麼她根本看不到他的過去,所以去到天界說不定可以有回覆的方式。

  帶著伊爾回到天界,伊爾變回了那個斷罪天使,遵從神明的命令要殺死所有破壞天界平衡的人

  躲藏在天界的墮天使協助他們避過天界耳目,也知道了天使墮天的理由。

  他們都由神明創造只會跟著神明的神喻行動,而在將死之前會先自殺讓剩餘的靈力回歸靈力爐再讓神明做出新的天使,之前的天咲島事件也與天界有關,因為不明原因出現裂縫連結了人界與異界,而天界也遭逢大難,最初的天界其實是人類所創造,他們做出了猶如AI一樣的東西成為萬能的神明,時間久了這個神明開始覺得人類這種生物會讓維持不變的天界改變,所以他們不需要人類,天使原本也是由人類所形成,只要抽離了那些情緒就能維持不變,天界的天使減少了就抓人類上來煉成天使。

  天使墮天的理由正是某天他們突然擁有了情感,不再唯神明的命令是從,神明無法忍受便派了斷罪天使斬殺這些背叛的墮天使,在一次行動當中,伊爾遇上了一對墮天使,由於他們躲藏的地方能切斷神明與天使連結的意識,只要沒有接收到命令,天使就會維持待機狀態,一開始聽著這對天使絮絮叨叨的言語,伊爾完全不懂他們跟他說這些幹嘛?

  他身上只留存了部份思考的能力,然而另一個帶著神喻之槍的天使來到,強迫伊爾殺死這對天使,當天使死去,伊爾不管怎麼晃也晃不醒他們,這一刻,伊爾突然覺得這一切都很奇怪,於是伊爾墮天。

  之後的故事便連結上了米歇爾那邊,中間當然要安排一下與年幼的女主角相遇但兩個人都不記得的往事,由年幼的琴音手中得到一本關於天使之愛的繪本,伊爾才開始喃喃說著關於情感的句子。

  其實我真的覺得這傢伙是因為太愛伊爾才會仇視女主角,直接把琴音給當成危害伊爾的病毒,實際上在伊爾沒衍生出這些情感之前他也跟米歇爾一樣非常照顧伊爾(雖然本人絕對不會承認就是)雖然劇本娘的解釋說這是友情,但我怎看都是基情。

  在試圖殺掉琴音時不要問太多,問就只是愛的奇蹟,伊爾取回了之前的記憶及情感,也統合出了伊爾這個人的性格,不管索利圖斯的阻止就是要對上『神明』,在天界根本不是神明的對手,眾人逃回人界,得知了神明打算做一個真空吸塵器將人類給吸上天界做為他靈力爐養份。

  伊爾回到人界之後情感豐富了很多,也學會了吃醋跟嫉妒,連凜堂香碰一下琴音的肩膀也完全不允許,甜蜜到人家抗議他們不要當著單身狗面前放閃。

 


  眾人再度回到天上誅神,由於創神之時神明分出半身做出了伊爾及兩人,而對神明的斷罪程式是在當初創造出神明的科學家偷偷加入的程式,為了防止神明失控,當神明想危害人類時就會啟動,但在製造伊爾時,神明還不清楚有這個程式,所以斷罪天使伊爾身上才帶有這個程式,也唯有他有誅神的力量,只要與神明連結完成就能啟動程式自爆,伊爾沒有告訴琴音這程式啟動,消失的除了神明還有他自己。

  伊爾再度變回沒有靈魂的人偶,天使與墮天使和解,在沒有神明的狀態下原本眾人是想再推出『伊爾』成為新的神明,被索利圖斯拒絕,他不願意伊爾再被利用,伊爾的身體就一直保存在天界。

  人界經過一年,一樣是不要問太多,就是愛的奇蹟,一年前伊爾曾說過即使只剩下一絲靈魂,他也會回到琴音身邊,對,就在一年之後那絲靈魂醒了,只知道自己很想見琴音,來到了人界琴音的面前,在愛的力量下恢復了記憶。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