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_04
21
(Wed)23:08

幻奏咖啡廳 - Enchante -卡努斯(カヌス・エスパーダ)篇

   好咧,遲來的第二篇,最近玩遊戲總是不知不覺會進入東摸摸西摸摸然後進度基本為零的狀態,我這落落長的待填坑表到底幾時才會到頭?

  役卡努斯的聲優有著各式各樣的卦,我承認多少會影響到一點觀感,真要說起來的話就是......我對他役的聲線無感就是。

卡努斯(カヌス・エスパーダ)

CV:梅原裕一郎

   做為無頭騎士,他的來源便是源自愛爾蘭傳說中,沒有頭且會預示死亡的騎士-杜拉漢,因為沒有頭所以從頭到尾都不會知道他臉上的任何表情,只不過據說由頸部吐出的火燄顏色可以得知他現在的情緒如何就是

  一開場這幾位人外就是在解釋自己不是可疑人士,在琴音眼中完全就是一票莫名其妙的人

  我想說的是......這位騎士先生,可以請你不要拿別人的阿公來發誓嗎?

  那個姓金田一的傢伙都是拿自己阿公的名譽在發誓的!

  雖然是長這樣子?不過透過米歇爾等人改變週圍人認知的法術,這票人在他們眼中就只是有些奇怪的傢伙,卡努斯意外的跟街坊鄰居都很熟(年齡層從女高中生到阿公阿嬤都有)

  遇上了打招呼的女子高中生,被她們起鬨著要他跟女朋友拍一張,雖然解釋過兩人不是這種關係,但高中女生是不聽人家講話的

  非常擅長體力活,大概把所有粗重活全給攬了

  而琴音的咖啡廳說實在的也只有這票人外客人以及唯一的人類凜堂香,說是除非特意知道了店名地址去找,不然不會有人知道這間是咖啡廳(希望你們付的錢夠支持咖啡廳的營運)

  天咲島事件中,由於出發去調查的凜堂香失蹤,擔心他的琴音便拜託了這些人外去看看天咲島的狀況,然而因為是女主角,即使是乖乖待家在也會被莫名的力量給帶往現場從頭到尾參與一下,那個如何前往天咲島的幾位......

  請問你記得你全身上下基本上都是重鎧嗎?平常你走路都會聽見喀喀喀的聲音了,鐵製鎧甲由海裡來,我還挺擔心你會不會生鏽哩!

  做為預告死亡的妖精,卡努斯在妖精界不大受歡迎,帶著想去看看他們住的世界的琴音前往妖精界也因為不明理由分開,想跟琴音這個人類玩的妖精帶著琴音去瀑布上看風景,然後要她從崖下飛下去心情會更好,就直接把她推下去了,不是想謀殺也不抱有任何惡意,她們只是單純的在玩,而且也不知道人類很脆弱,卡努斯的救人法完全就是憑實力在救,直接用巨劍插入岩壁減緩墜落的速度,我其實是在想件事,在二次元的世界,跳懸崖是不會死的,你們應該不用救她啦,她是女主角死不了的說!

  琴音發覺了即使在妖精界跟女王舉辦宴會,他也會躲遠遠的,而後才知道他認為自己的出現會讓周圍妖精心情變差,他便會自己躲遠遠,直到宴會結束才會回來,對於這樣的人,女主角當然要去表達一下自己的關心

  感動少女對他的體貼

  卡努斯自己抓著琴音的手來摸他的臉

  不過後面我倒是有點疑惑,琴音想找卡努斯進到他的房間,看起來他像是在睡覺,她便開始觀察起卡努斯的『臉』

  然而這時候即使想偷戳他的臉也會撲空,像是脖子上本來就是空無一物

  在琴音進房間時卡努斯就已經醒了,但他不好意思跟琴音說他醒了,一直到最近才來咖啡廳的少年狩也叫他們要調情也等打烊後,指稱卡努斯根本沒在睡啊

  狩也少年是有返祖現象的人類,因為自身的力量被親生父母遺棄,在前段時間因為力量失控又不想承認自己不是人類不捨得拋下養父母而與男主角們有過一段打鬥,因為還是國中生,雖然大家都說他想活下去還是去妖精界生活會好一點,不然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力量再失控的話,他可能會親手殺掉自己的養父母,目前就是留在咖啡廳幫忙(因為年紀未到不能打工,所以只用幫忙的名義)偶爾回回妖精界補充一下能量

  在眾人聊天之後才知道,即使是妖精女王以及嘴很欠的宰相

  這兩個人都看不大清楚卡努斯的臉

  得知狩也似乎隱隱可以看到卡努斯的臉才會知道他醒著,大家要狩也畫一下卡努斯的臉

  好吧!

  狩也少年也是畫伯一枚

  說起來卡努斯會戴上頭盔也有女主角的原因啦,最初的時候他在咖啡廳跟爺爺聊天

  被無頭男人看了一眼,小琴音往桌下躲去了

 

  大概就在這之後他戴上了頭盔

  只不過這還是會嚇到小朋友的啦

  做為預告死亡的妖精,我其實原本以為是因為妖精基本上有無止盡的壽命,為了解決妖口?過剩問題,他才會斬殺那些活太久的妖精以控管數量,所以他一直覺得自己罪孽深重

  只有在人界的咖啡廳他才可以假裝一切都沒有發生,和眾人談笑過著普通的生活,直到他斬殺妖精的樣子被琴音目擊,這男人完全就擺出了推拒的樣子,要琴音不要自以為聖母光環大發可以安慰人心,他去咖啡廳就只是想當普通的客人不想被店主試探隱私

  之後就看你還會不會再去妖精界繼續吃他啦,不再去當然直接GAME OVER  

  卡努斯不想讓琴音繼續探究出關於看起來最和平的妖精界背後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妖精界有世界樹組成,所有的妖精都在這裡生活,不定期會選出新的女王坐上王座統領妖精界,然而這個的真相卻是......世界樹原本是人界的植物,不知為何進入妖精界之後就開始恣意生長,然而要維持那麼巨大的身體活下去,普通的光合作用根本不夠,所以他開始吞噬妖精,吸取妖精的生命力做為糧食

  而當時的妖精們想出了獻出『新娘』給世界樹,希望這個祭品可以平息世界樹,時間久了,眾妖精們已經不記得當時到底為什麼要獻上新娘,也不記得這個新娘的使命就是讓世界樹吸取她的生命力做為糧食

  女王緹塔妮亞便無法離開王座,完全就是個巨型利樂包在讓世界樹吸食

  緹塔妮亞與宰相溫尼亞是在同時同地一起誕生的妖精,雖然他們沒有繁衍的概念,但他們倆與另一位名為班西的女子就如同姐弟一樣一起長大,直到前任女王逝去選上了緹塔妮亞做為繼任女王,對於姐姐能成為女王,溫尼亞是覺得非常驕傲的,然而繼承了預告死亡的妖精的班西卻是知道這所謂的妖精女王究竟代表著什麼!她不願意妹妹變成世界樹的食物便挺身對抗世界樹

  大戰三天三夜之後,班西即使是妖精界最強,她也依舊被世界樹吞食,而她之前的攻擊讓世界樹的新娘這個受到影響,世界樹已經無法從女王身上獲得所需的養份,他就又像無臉男一樣的亂吃,他們便決定與其讓世界樹當芭菲這樣吃,還不如由他們選好祭品獻上去

  琴音目擊到的就是卡努斯正在殺妖精做為祭品的過程

  然而得知新娘真相的溫尼亞一直想讓姐姐從王座上脫離

  雖然演出了惡役但我不討厭他

  將琴音給帶到妖精界,然後將琴音推上王座換姐姐下來,這樣的目的很簡單,他知道了咖啡廳的常客每一位都擁有最終BOSS的力量,但要逼他們出手就得有相應的原因,只要他們想救琴音,就會一起聯手對抗當年班西一人對付不了的世界樹

  光是這位就燒的很開心就是

  由世界樹手中救下琴音

  你這求婚很騎士 

  但沒有頭看起來總是怪怪的

  好吧

  世界樹滅亡但妖精界開始慢慢長出原生植物不再被外來種支配(這教訓告訴我們不要隨便把外來種給帶進來)

  緹塔妮亞依舊是女王,只不過不用再被當成利樂包來吸,還時不時跑到人界咖啡廳點餐

  要找女王就來店裡找吧

  王道的騎士王道的守護

  就這樣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