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_05
01
(Sat)23:58

幻奏咖啡廳 - Enchante -凜堂香篇

   進到人外角色中唯一一個人類角色,年紀與外形都是我控的大叔類型,我玩遊戲時會將自己的年齡給降到跟女主角一樣,所以這位長了19歲女主角23歲的42歲凜堂香確實是大叔的存在,如果以我的實齡加上23,那他會是63歲(這樣想感覺有點可怕)
凜堂香
CV:諏訪部順一
  
    初登場時還一度被琴音當成搭訕的怪大叔,結果他是負責人外的GPM中的課長,任務便是監視咖啡廳內活動的人外,從初見面就一直告誡琴音要小心人外,他們有些只是長相近似人類,生活方式卻跟人類大不相同,和人外共處並不會有什麼好處。
  雖然他總是這樣跟琴音說,而他在琴音來之前的五年時間就已經都經常來到咖啡廳了,跟那些人外角色相處的都還算非常愉快,很多時候也會併肩作戰。
  像是在天咲島事件中,琴音因為擔心獨自去調查但一直都沒有消息傳回,她拜託了米歇爾跟伊爾去天咲島看看狀況,而她在之後也被莫名的聲音引到通往異界的大門,再度醒來人已經身在天咲島,話說這所謂的地生人我覺得還蠻可愛的!
  好,我知道我審美觀很扭曲,我就是覺得這種死人骨頭很可愛
  在上面遇到有帥一波的凜堂(雖然我個人很想問他關於彈藥補給問題)
  不管是在哪個異世界他都會參一腳幫忙,而在見識到異世界與人類界有多不同的琴音意志有點消沉,眾人便讓同為人類的凜堂香帶她出去約會,這時候讓我深覺這傢伙應該真的口袋馬克馬克的。
  看這座位
  凜堂香開的可是跑車啊
  不過雖然是說准凜堂香帶琴音出門,但眾人還是這樣威脅了凜堂香
  至於伊格尼斯是這樣教她的
  騎士卡努斯追加
  至於魔王的教訓是這樣
  眾人外簡直是過保護
  某天這個老是抱著狐狸布偶的瘋狂科學家御門彰跑來拜託琴音幫忙選禮物給他的女朋友,大家的反應都非常沒有禮貌,一度都覺得這對人類完全不感興趣的男人喜歡的應該是二次元老婆,被嚴正否認他都已經29歲了當然會有心愛的女朋友
  雖說御門彰對人類不感興趣,但為了琴音的安全,自認玩過無數乙女遊戲、對女性喜好了解通透的伊爾就挺身決定擔任琴音的保護者,也可以順便給點建議,在這段購物旅程中,琴音媽媽妳辛苦了,一方面要勸退御門彰他選的東西是不錯,但大概不適合女性,而另一方面又要阻止伊爾,他們是要買『送人的東西』而不是伊爾自己想要的東西。
  只是看著他們挑著禮物,琴音突然有點羨慕,誰讓她沒男人會送她東西,這時候想打瞌睡就有人送上枕頭,跟她說要是想要禮物的話,那這個怎麼樣?
  雖然聲音很熟
  但這人跟腦中的那人連不到一塊,琴音還真開口問了他:「你哪位啊?」
  不是我在說,凜堂香,不要告訴我這是你的私服啊
  好好的西裝不香嗎?瞧這下半身的腿腿多讚
  雖然我是有點好奇GPM的人有倡秋到可以把槍袋就這樣囂張的綁在腿上就能出門了嗎?
  你這私服......品味微妙
  完全被御門彰不客氣的指稱他是在『裝年輕』
  被這樣說,大叔他直接不樂意了
  我是覺得西裝比較有魅力啦,然後這可麗餅畫面上雖然只有三個,但實際上因為某伊爾想要特典,於是買了十二個湊齊換了特典,他們也不客氣的拉著凜堂香分食,凜堂一開始是想婉拒的,但聽到......
  這怎麼能忍?男人最恨被人說他『不能』了,於是他也吞了三個可麗餅
  回到咖啡廳,聽到琴音說起凜堂香令人吃驚的私服
  人外們始終堅持沒禮貌路線
  非常一致的評論凜堂香
  辣個啊......容我可以提醒一下諸位嗎?姑且先不論一開頭說他們年紀跟琴音最接近的應該只有25歲的伊格尼斯
  最年輕的卡努斯活了幾百年,伊爾那傢伙從他路線就可以得知他差不多是有神明出現時就已經誕生了,至於這個魔王本人......
  然後再給我看一下你的私服狀態
  你到底哪來的臉說人家裝年輕?
  此外還有一個也把凜堂香稱為中年人的妖精
  在對上伊格尼斯的時候啊,咱們這位平常都開著超跑的男人好不容易逮到個可以騎著冰上摩托車,享受一下妹子坐在後座緊緊摟住他的腰身的感覺,就會有兩隻電燈泡非得湊熱鬧
  當然米歇爾跟伊爾拒絕了,其理由我相信應該只有10%左右是真的要保留體力來對付伊格尼斯,剩下的90%絕對是要妨礙凜堂香跟琴音接觸(即使這條不是他的路線)
  對於人外,某回琴音親眼目擊了GPM的人包圍了人外,而凜堂開槍射殺了他,從凜堂口中得知,這隻獅子原本也是不會攻擊人類的人外,他也溫和的在人類界生存了三十年
  他剛來到人間的時候是做為一隻小貓的樣子陪在一個女人身邊,但當她的壽命終結,他卻不懂人類生命短暫,所以拼命的在路上尋找著她,看到相似的人就撲過去,原本像是小貓一樣還無所謂,但他開始發現不管到哪裡都找不到她,他開始發狂攻擊人類,再也無法與之溝通,所以他們也只能擊斃他
  對於人外來說,他不懂自己的行為是會傷害到人類的,渾身都是火燄的人想擁抱喜歡的人卻將他們燒死,只能在水中生存的人將人類拉進水中陪伴卻造成人類溺亡,他們都不是蓄意殺害人類,但最終卻造成了犧牲,由他這些話當中,琴音一開始也只能感到一些矛盾困惑,畢竟她所見到的人外都是善良的
  在經過御門彰引見他的女朋友,說是要謝謝琴音幫忙選禮物,琴音看到的是......御門彰所謂的女朋友是他抱在懷中的布偶-小滴,而那個『布偶』卻張口咬了御門彰已經充滿傷痕的手吸血進食。
  這個時候的琴音也才從凜堂香口中得知,那個小滴是他由人類變成人外的親妹妹-凜堂雫
  雫比凜堂小了15歲,繼凜堂香之後她也進到了GPM工作,然後跟御門彰成為了情侶,然而某一天,研究人外生命韌性若是可以移殖到人類身上,說不定可以治癒許多現今醫學所不能解決的事的雫實驗失敗了,她變成了毫無理性的人外,開始攻擊附近所有生命體,凜堂香一度想親手解決這個悲劇,而當時的御門彰跳出來求著凜堂香不要殺死雫
  他說他會使用抑制雫的藥讓她不要狂暴化,即使雫變成這樣,他還是不希望她死去,於是雫便變成了小滴,而這個事件也被高層人抹去,GPM中的人不知道布偶小滴是人外,最多只會覺得會跟布偶說話的御門彰只是肖ㄟ而已
  自此之後,原本對人外印象不差的凜堂香開始有了轉變,認為人類跟人外差異太大,不可能得到幸福,即使御門彰再怎麼聲稱他很幸福,但他不管對著小滴說什麼話,她都不會給予回應,這樣真的是幸福嗎?所以他才想勸琴音不要太親近人外
  凜堂約了琴音去他家玩,我說你這家更是顯示出你靠背有錢啊
  雖然講的無比挑逗,也沒有告訴琴音他是想把她帶回家約會
  怎可能沒有?當然有!那些過保護的人外們是這種反應
  給琴音防狼器
  伊爾表示要先下手為強
  至於伊格尼斯還真謝謝你協助棄屍啊
  約琴音到他家的原因之一是因為當時在天咲島上的庫雷族想謝謝琴音當時的幫助,話說你成年了嗎?喝什麼酒
  然後在對話中與自己的觀察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凜堂香過著多不健康的生活,因為懶得做料理,不是乾脆不吃就是用營養飲料代替,而這所謂的『家』反倒完全像是個樣品屋一樣,沒有生活痕跡,要弄點什麼吃也是完全沒有工具材料,這時候就得拉著人出門一起買了
  其實我想說,妳比他小了快兩輪,他是真的可以當妳爸沒錯
  凜堂香意外的料理手藝不錯,我再說一次那隻庫雷族你吃啥下酒菜啦?然後你吃進去是從哪出來的?
  男女相處當然是會有曖昧氛圍
  但還沒幹點什麼,號稱魔界員警的人就會打電話來打斷,說著他感覺到某人想對純潔的少女不軌所以打來阻止,其他人則是連聲贊同,甚至連卡努斯都要求要把電話轉給琴音本人聽以確認她沒事,咱們的凜堂香是懶得理他們直接掛電話,當然之後也不會有心情或氣氛繼續幹嘛了
  那個琴音在這條線收到不少怪怪的禮物,這個來自庫雷族,我是覺得還蠻可愛
  怎有種果然翁的感覺
  而這個來自御門彰
  說是有開運及驅魔效果,說是感謝她不覺得他跟小滴現在的關係很奇怪,因為知情的人都會指稱他們這樣很奇怪
  GPM發生異變,凜堂前去探查,再次見到他大概就只剩一口氣,說是受到詛咒,只剩兩天的壽命,而御門彰此時約了琴音出去,遞上一瓶『人外化促進藥組織轉化劑』,說是給凜堂喝下這個變成人外之後他才有可能活下去,琴音大概就在幾幕間掙扎著要不要餵給凜堂喝,一方面她希望凜堂活下去,另一方面她也覺得凜堂一定不希望變成人外
  這藥灌下去
  當然是人外化了
  在琴音面前的凜堂總是笑著說他得感謝琴音讓他活下來,在背後,受卡努斯的鼓勵讓他不要把所有的心事都憋著,這樣反而會有不好的影響,反倒容易被黑暗侵蝕
  這才是他的真心話
  他原本就已經在煩惱跟琴音的關係、她會不會介意自己大了她23歲,除了跟她在家裡約會,他也想帶著琴音去別處旅行、去見見她的父母......然而他們現在卻是差異更大的人類與人外了
  知道老男人的遲疑,不主動撲上去他就會躲的遠遠的,琴音小姐便做了所有乙女遊戲女主角都會做的事-敢跑就跟鱉一樣用力咬住不鬆口(我說妳這形容詞好像怪怪的)
  好啦
  咖啡廳的諸位還準備煮紅豆飯慶祝,就要開始邁向結局了
  GPM內原本在伊爾等人抬出奄奄一息的凜堂時,周圍還死了不少人,只不過之後再去探查就像沒事發生一樣,而近來GPM也開始有些人莫名的失蹤,這些失蹤及事件似乎都指向了凜堂彰
  因為之前接受升職,御門彰原本認為權限變高之後他能做的研究也會更多,說不定就能找出讓雫變回人類的方法,然而接觸到資料之後才知道,那個什麼因為研究失敗而成了人外才開始攻擊人的事件根本是笑話一場,GPM一直做著要讓人類變成人外的實驗,因為跟警政關係都不錯,實驗體也不會少,但高層就犯了蠢事......就是實驗失敗也會留下文字及影音記錄,御門彰便發現了事情的真相
  雫根本不是因為瘋狂實驗的失敗而成為人外,她是因為發現這不道德的事件想要舉報才被關了起來成為實驗體,而在她被關押、被實驗、痛苦的喊著御門彰中漸漸變成失控的人外通通被記錄下來,御門彰抓狂了
  他不再抑制小滴,在他的癡念當中覺得小滴只要吞食更多的人類,那麼她就會從小滴再度變回他心愛的雫,認為跟他『同病相憐』的琴音一定可以體會這種感覺,終戰就是兄妹互毆,雖然像是沒有人性與理智,但人外化的小滴勉強能說幾句人類的語言,除了叫哥哥就是說要保護彰,這邊的狀況就是雫與御堂彰雙雙死亡
  而跟凜堂的結局就看這男人最後有沒有辦法看開了
  接受了自己人外的樣子,卻也懷疑著自己是否可以給琴音幸福,不過琴音這邊倒是很阿Q的樂天,說著他們本來就有年齡差,這下說不定就能在一起久一點(話說妳這是覺得凜堂會比妳早死嗎?)
  回吻之後就是結局
  只是我在想厚......凜堂你要不要跟其他人外學習一下怎麼變化?至少手的樣子不要這麼尖銳?不然在OO又XX的時候,這種手指放進去應該會很痛啊!(看不懂的不要問我在說什麼)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