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_05
05
(Wed)22:28

幻奏咖啡廳 - Enchante -米歇爾(ミシェル・アレックス)

   進到最後一個魔王路線,而這位做為封面擔當很明顯就是妥妥的官配地位,然而依舊是不對我味兒的官配(對官配無感這症頭完全改不掉啊)

米歇爾(ミシェル・アレックス)

CV:赤羽根健治

 

  

  通往異世界的大門一打開,就有個紫頭髮男人自來熟似的直接撲抱過來,再加上其他陸續進來的人外們,這男人像是沒他事一樣的給琴音介紹,然後自稱他們都不是可疑的人,琴音小姐的反應可說是相當正常人的反應(有些想都沒想照單全收的類型我都想問她們腦還好嗎?)

 

  對,直接撲抱過來的行為完全是痴漢!

  在所有人外中算是最特別的一個人,除了像伊爾基本上是定居在咖啡廳內(說起來……他是逃離天界的,在大門打不開的時候這傢伙是躲哪去?在他線裡說的是天界一個基本廢棄的地方嗎?)而卡努斯跟伊格尼斯在咖啡廳也有租房間(這兩個是同房間室友),會在異世界以及咖啡廳往來住宿,只有米歇爾一人像是打卡上下班一樣,到晚上就一定要回歸魔界。

  姑且先不論凜堂跟基本是個宅的伊爾,卡努斯跟伊格尼斯跟周圍鄰居都很熟,而米歇爾沒見過他陪琴音出去買東西當馱獸,說伊爾宅我覺得這傢伙也差不多,私服的狀態只有這一回。

 

  好吧!年紀是千年在算的伊爾的十倍以上,雖然外表很年輕,但也不大樂意被當成老人家。

 

  唯一整個大顯身手的大概就是在天咲島上,由他來封上天上的空洞而其他人負責對付礙事的地生人。

  那伸下來的死人骨頭你不覺得很可愛嗎?(只有妳這樣覺得)

  原本GPM判斷這個洞補不起來,打算出動戰艦及戰機將整個天咲島毀滅,但為了保全庫雷族(沒法把全部庫雷族帶出去)他們才決定要設法封閉天上的空洞,本來想擔下全部責任的米歇爾被所有人賞了一拳,要他不要忘記他還有夥伴存在。

 

  米歇爾的攻擊就像是在彈琴一樣的華麗。

 

  施完超大型魔法累的要命還是有餘地抱著妹子在沙灘上躺一躺

  然後這技能減掉了攻擊力之後就變成把妹用的魔法。

 

  在天咲島事件後,人界、妖精界、獸界等等都開始出現奇怪的空洞而讓該世界的地區直接消失,出現在咖啡廳的空洞中出現了一個白髮青年。

  ……………………了。

 

  啊!拍謝,不是這張,是這張才對

  白髮青年的樣子感覺跟米歇爾非常相似

  因為遇上這種奇怪的事,眾人決定要夜間護衛第一女主角,說著人外一兩個晚上不睡沒關係,凜堂香也表示自己受過訓練,一兩晚上沒有睡也沒問題,原本想著米歇爾那麼疼愛琴音,他肯定不會拒絕排他的班來保護琴音。

 

  奇怪的是……米歇爾竟然拒絕了,說著自己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在夜晚的時候還留在咖啡廳,伊爾等人說著要是他魔界的事情太忙,他們可以去幫忙分擔,這樣就不用魔王自己忙進忙出,米歇爾依舊婉拒了這個幫忙的提議,眾人也不勉強米歇爾。

 

  GPM的人傳達了最近發現魔界人跑到人界的訊息,說是魔王命令他們侵略人界,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米歇爾身上去,魔王本人表示他完全不知道這件事,說不定是一些鄉下魔族自作主張的行為。

 

  史萊姆在路上攔住了琴音,說是魔王想見她,昨天魔王本人還拉著部下說了一整晚的琴音小姐有多麼美麗如何如何,琴音跟著去了,到了現場卻發現那個『魔王』是之前被米歇爾一擊直接從空洞扔回魔界的男人。

 

  讓人迷惑的事情出現,這個男人自稱他是-魔王

  完全不管別人有沒有想聽他講話,說著要讓琴音成為他的新娘要將她帶回魔王城。

  當其他人來到琴音消失的地方,只發現了為了保護琴音不被帶走而經歷戰鬥的,說她被自稱魔王的男人帶走了,眾人就決定去跟假魔王搶回公主。

 

  看著這男人不停的自說自話,我真的好想揍他。

 

  然而在這些對話當中,琴音發現了奇怪的事,這個『魔王』是貨真價實的魔王,但那個一直在她身邊的魔王又是誰?

 

  做為男主角的米歇爾自然要再出來刷高一下好感度與存在感

  總而言之現在在女主角的腦袋內充滿粉紅泡泡,不管米歇爾之前這樣說過

  不是魔王又怎樣?他就是她店裡的常客米歇爾

  昔日曾在空洞中出現的白髮青年再度出現,米歇爾突然陷入痛苦當中,身形開始扭曲變形,在一個爆炸之後,魔王城全滅,那個魔王在這邊刷了我一點好感……至少他還知道要保護相對柔弱的人類在身後,雖然這傢伙話癆起來我依舊很想揍他。

 

  雖然煩了點

  但這樣感覺還不錯

  「宇宙天地賜我力量,降服群魔迎來曙光!吾之鬼手所封百鬼,尊我號令只在此刻!」  

  然後從神眉左手解除封印的霸鬼出現在了琴音面前(喂)

  啊 ,又上錯圖

  那這個一定對

  『我召喚你回來,重生吧前鬼,遵從我命,袪除邪惡,   解除,解開束縛,重生吧前鬼,我還你原形。』妳是要鬧幾遍?)

  這張真的是真的了

  這個才是米歇爾真正的樣子,出現在咖啡廳內的是他幻化的樣子,因為有著時間限制,所以他才必須在每個晚上都要回到自己的世界,不在之前所知道的世界,這個世界只有一望無際的灰燼。

  好啦,再之後的幾天就是琴音又進入恍神狀態,連續幾天都等不到那個天天都會來報到的『魔王米歇爾』,想著過去他曾一臉痛苦的說自己騙了她,她大概也猜到是關於自己真實身份的這件事。 

  因為這樣這樣所以那樣那樣?在輪到伊爾保護琴音的晚上,天界的索利圖斯利用了御門彰助手身份,在設置探查裝置時將伊爾束縛住帶回天界,而將琴音騙往那扇通往異界的大門,琴音於是又又被帶到那個充滿灰燼的世界。

 

  最初的時候遇到了『米歇爾』但在對話當中琴音發覺了這個男人絕對不是米歇爾,想要逃跑馬上就被抓住了

  他不斷的訴說自己對琴音的思念

  米歇爾恢復了人形的樣子拼命的帶著琴音逃走

  再度見到了米歇爾,話說在這之前我的猜測還真是半點沒出錯,我之後可以考慮去當神棍了,從米歇爾過去的反應一直到在琴音面前消失,我在猜想他在琴音年紀很小的時候跟琴音見過面,而當時的琴音泡了咖啡給米歇爾喝,用的就是米歇爾非常珍惜的那個破杯杯。

 

  於是他愛上了喝咖啡。

  事實也跟我的猜想是一樣的,只是加上米歇爾的回憶,他原本是創世紀時的人類,因為發生異變,他們乘上方舟逃離要尋找宜居之地,然而在路上發生意外,他們在這個充滿灰燼的地方失事,所有的人都在痛苦當中漸漸化成了灰,而最後只剩下了米歇爾,他也失去了人類的外表,在不知不覺之間吸收了魔力,數萬年來有不少誤入此處的人,但他們全都死了,沒有一個活下來,他一直都在孤獨當中活了幾萬年。

 

  某一天世界突然裂了一個口子,他好奇的看了看那另一個世界,有個年幼的女孩子跟他搭話了。 

  他原本是怒從中來,他那麼不幸,為什麼這個少女還可以這樣笑?還打算乾脆殺了這個丫頭,但這個女孩卻端了一杯咖啡過來給他潤潤喉(我說漱口應該要來碗燕窩啊!)

 

  不過我真的不懂琴音的膽子到底大還是小,她會怕沒有頭的卡努斯(都躲到桌子下了),但不怕這個臉恐怖的男人耶!

  好啦,就因為這個契機,他開始好想見這個女孩,於是終於修練成人形來到咖啡廳,但在那個時候琴音也已經離開咖啡廳了。

  所以你根本就是個跟人家第一次正式見面就直接撲抱上去的變態啊!

  至於那個白毛的又誰呢?這男人說他也愛著琴音,一直嚷著不公平為什麼得到救贖的只有米歇爾?他的遭遇比米歇爾更慘。

  他的年代比米歇爾早上一些,原本是開心著意外被選到前往此處工作

  負責起調查製作通往其他世界的大門

  但某天異空間的缺口裂開,對於破洞他有些好奇於是靠近窺視,身後的人卻一把將他整個人推了進去,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測試看看他們是否可以在另一個世界活下去,只要這傢伙能活下來就代表那個區域適合居住,所以這工作誰來都可以,反正都只是白老鼠,於是白毛青年就在那個世界慢慢的失去人的外貌化為灰燼,到最後只剩下意識存在,他最初只想回家,亂開的空洞讓創世紀的人類受到災害,所以他們建了方舟準備逃出,而造成這傷害的事件他們取名為-諾亞!

  方舟四散,到了各個世界然後生根活了下來,於是為了適應各個地區的環境,他們漸漸演變成了天使、妖精與獸等等,而天界的各種實驗就是想抓人類做成天使,諾亞便是利用了這個實驗到處試探,意圖找到琴音

  雖然他是不斷吶喊著他愛琴音他想要琴音拯救他

  但我始終覺得他抓狂的原因是......數萬年來進到這個世界的人都會化為灰燼,只有米歇爾活了下來,就算米歇爾看不到他也沒關係,他一直在旁邊看著米歇爾,他覺得這樣就是陪伴了,但是某一天米歇爾竟然發現了一個空洞,然後見到了一個年幼的女孩就開始想要離開這個世界

  這不公平,明明他也很孤獨,為什麼只有他沒辦法離開這裡?

  這個充滿灰燼的世界就是他自己本身,他能力也超群,竟然還有辦法把米歇爾變成人類之後扔回人界只留下琴音

  在夥伴合作之下,米歇爾回到這終結的世界,諾亞原本一直不相信他有辦法找到琴音

  待在終末的世界的琴音也確實整個人的肉體都消失了

  而米歇爾還是找到她了

  諾亞又不幹了

  明明幾萬年來米歇爾都沒有發現他的存在,為什麼他可以找到琴音啊

  你確定你愛的人真的不是米歇爾嗎?

  為了怕自己再度失控所以要米歇爾毀滅他

  嗯

  但是琴音小姐已經失去肉體在物理意義上不存在

  米歇爾說著要在這裡陪伴她就開始唱ED曲

  最後是整個有大團圓感,只不過御門彰也發覺了小滴變成人外的真相,老實說他平靜的接受然後還說米歇爾能變成人類所以小滴也有希望變成人類,他要繼續研究的反應讓我覺得WTF?你還不如在凜堂線那反應正常點

  而琴音與米歇爾還是回到了人界,只不過劇本娘惡意的留下『一絲遺憾』,就是......琴音還是在物理意義上消失了,她只剩下意識存在,所以可以操控世界能不能看見她,兩人繼續經營著幻奏咖啡廳歡迎著上門的各種客人

  那個諾亞你既然能開外掛讓早就失去肉體的米歇爾擁有人類的身體,讓琴音再度擁有肉體應該也很簡單,可偏偏就要來這一齣(諾亞:「不關我事,找劇本娘說去!」),嗯,果然官配不是我的菜,他們的故事線十之八九打不到我就是這樣

  題外話

  關於之後要是在床上滾過來滾過去的劇情

  那位凜堂香得先處理一下這手指問題

  這個太尖銳了,放進去會痛(我說過了看不懂的不要問我)

  然後遊戲完食後大概第一愛凜堂香第二個是伊爾,我控大叔控西裝控手套,然後左臉還有像面具一樣的感覺(對,我也愛面具)

  平常西裝樣超級香(私服就算了),是說我突然發現我蘿莉時代當紅的『王子』

  我喜歡的也是燕尾服裝扮的地場衛,他常服我無感(性癖這種東西從蘿莉年代就已經確定)

  這隻少年嘛

  看他的舌頭就可以知道,他可以憑本能去幹的

  伊爾的話要扔一些十八禁的乙女遊戲給他學習(但內容要慎選)

  卡努斯你沒有頭,有些姿勢不能玩啊!(一樣不懂不要問)

  最後是米歇爾......嗯,柏拉圖!

  話說米歇爾這些話回頭去看

  他真的是認真的

  誰教他就是在那個世界碰到啥啥就會變成灰

  下次若不是去玩自動人形就是去玩蒸氣監獄啦!各位拜拜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