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_10
23
(Sat)20:18

女神異聞錄 5 亂戰:魅影攻手--暴食之鳥籠 融解

   比起前作,這回所謂的『王』的共通性便是他們原本都不是那麼壞的人,前作的那些殿堂主人是自己本身就已經是爛到骨子裡的人渣,而亂戰中的王似乎都是被環境給逼迫成為現在這個樣子

 

   經過無良又不肯付錢的慣老闆不允許他們乘坐大眾運輸工具的怪盜一行人,離開仙台那個中二病王子之後前往原本一開始的目標-札幌(開車時間還要再花上12小時),之後很快就遇上了此行的主要目標-冰堂鞠子(我差點給打成了冰糖)

  同行中的奧村春一直覺得鞠子的名字很耳熟,但一直想不起來她是誰?在遇上了一個簡直蠻橫不講理的女人在怒罵著下屬辦事不力時知道這位女性就是他們的目標,而她也親切的跑過來喊了句『小春』,春這才想起來冰堂鞠子是她小時候一個很照顧她的阿姨,她沒辦法理解為什麼那個溫柔體貼的鞠子阿姨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開始他們還覺得這個女人無視下屬都累到快被抬去種了也還是疾言厲色有夠過份,在探知到她內心的創傷之後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在之前的雪祭因為冰雕崩落的意外死了一個小女孩,而鞠子也才知道根本是下屬收了回扣找了無良的廠商施工不良才會造成這件意外事故,還被下屬威脅反正廠商合同最後也是她簽的名,鬧出去她也沒好果子吃,鞠子只能吞下去然後想著必須掃除這些垃圾

  所以她用了王的力量操控群眾要讓自己連任

  不過操控人心這件事怪盜團絕不允許只能打醒她

  大概每一個王都有一個怪盜團成員要負責最後罵醒他

  鞠子決定退出政壇

  最後自然是意外中喪生女孩的母親跑過來罵醒她,她離開政壇她女兒也活不過來,所以她不准冰堂鞠子甩鍋逃跑,必須負起責任將這黑暗的部份掃除掉

  這段故事結束之後便是邀成員去坐摩天輪,男人比較隨便啦,就全擠在同一個地方

  連自己都覺得很可悲為什麼是一群臭男人坐在這裡賞夜景

  亂戰的故事不僅吞了我之前在皇家版練的等級和道具跟錢,我辛辛苦苦維持的十艘跳讓蓮在最後被女人圍扁那段也全都消失了,與所有成員退回朋友關係只有點小曖昧

  女角們就是單獨跟蓮一起去賞夜景了

  這兩位都是年上

  至於雙葉我都覺得蓮在拐騙幼女

  我以為嘛......叫他們從東京開車到北海道已經很過份了,沒想到之後更過份是要開21個小時先到京都然後再轉渡輪去沖繩

  這位善吉的戲份多到讓我覺得這人之後是會變成怪盜團成員嗎?他這邊也有不少問題

  問著一樣是警眷的新島真,對於爸爸經常沒回家的想法

  可以推出他跟女兒關係也很緊繃

  因為開車中的通話大概可以得到這些訊息:女兒與他關係極差、從電話裡聽到真等人的聲音怒吼著他根本不是在工作而是在跟女人玩樂連老婆的忌日都不在乎,知道自己不慎造成人家父女的裂痕,怪盜團直接上去解釋了還一路跟回他家去

  目前的訊息就是長谷川善吉的老婆被車撞死,女兒茜有看到真兇,但現實卻是另一個小咖被推出來頂罪然後自殺謝罪,茜便認為警察老爸一點屁用都沒有,把她帶到京都放在爺爺奶奶附近只是覺得她煩要甩掉她

  雞婆性帶很重的怪盜團去蹭飯之外也在開導她,意外得知她是怪盜團超級粉絲還會開直播講怪盜團

  這周邊量看得眾人都有點哈滋卡系了

  我想解決他們父女矛盾應該也是主線之一

  到了沖繩之後,我在第一篇說過長得很可疑的老太婆又找善吉了

  話裡話外都在想把怪盜團當成可利用的東西

  要是查不出個所以然就把一切罪過全往怪盜團頭上推就好

  在此我已經正式定義她屬於死、老、太、婆

  怪盜團最後對這三個事件的總結是:幕後一定有個黑手存在,在監獄之中並沒有像以前殿堂有著殿堂主人慾望形成的秘寶,在失去主人後殿堂也會毀的一乾二淨,而這回的監牢每次進去都必須從外部解鎖,最後一道鎖就是王的心靈創傷,這樣的感覺不像是王自己將自己關起來不聞世事,而是成為籠中之鳥一樣,即使想出去會碰到的鎖就會再在他們面前重現一次他們的心靈創傷以讓他們繼續躲著不會試著逃出去

  這幕後黑手大概就是本作最後要找的東西了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