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_07
13
(Wed)22:50

剣が花に沈むとき--ユーフィア・ラングルドン (尤斐亞‧蘭格爾頓)篇

   來玩個剣が花に沈むと,這是一個十八禁的女性向同人遊戲,大約在2019年12月16日發售,故事其實相當簡短,也不怎需要攻略,可以吃的角色有三人,而本遊戲是沒有配音的。
ユーフィア・ラングルドン (尤斐亞‧蘭格爾頓)
CV:無
  
  女主角阿德萊德.迪翁岱爾是フォードギリア(福特基利亞)王國騎士團隊長之一,當然也是王國唯一的女騎士。
  每回出去巡視你就可以看到一群擲果盈車的迷妹衝著她流口水,而她的父親則是騎士團團長阿托利斯
  在騎士家族出生的獨生女最後就是被當做男人養大,而這阿托利斯也是在四十年前與鄰國達加魯王國爭鬥時相當活躍而成了國家的英雄的存在,某天他喊來了阿德萊德與她的部下同樣也是攻略角之一應該是年下擔當的フェル・クロシー(費爾‧克洛西)有任務要交給他們。
  對,其他時候的畫面就是這種富有年代感的東西,電玩老屁股們?對這種風格的作品應該都還是有印象存在的。
  阿托利斯給他們的任務是最近城外出現一個奇怪的商人在售賣神奇的藥,包治百病,本來依國家政策優秀的醫生都會被帶到城內專門為騎士以上的貴族服務,而這種奇怪商人本來都應該是百姓舉報對象,但是因為階級地位不平等而他的藥又有奇效,所以沒人向上通報這個做交易的商人,然而若是他有什麼目的先以靈藥取得百姓信任之後想幹些什麼勾當就太危險,所以他要阿德萊德悄悄去調查(雖然我想說她的臉基本外面的人都認得是要怎偷偷調查啦?)
  總之夜黑風高殺人夜......呃......夜黑風高方便潛行調查,兩人就出城果真遇到可疑人士,一上來就先攻擊了費爾然後用刀劃傷了阿德萊德的脖子。
  擁有女主角光環的女主角原本以為自己被抹脖子死定了,但她的傷口卻神奇的癒合,只剩下未乾的血告訴自己她剛才不是在做夢,看到對方還能朝她們丟火球這種奇妙招式,在看似二對一實際上是女主釘孤枝的狀態下把這個男人給押回城,聰明的先知女主在這一戰馬上就知道這傢伙就是她老爸要她重點調查的神秘商人。
  阿托利斯要他們把他關到一個神秘地牢,對於男人身份阿德萊斯非常好奇就多問了幾句。
  方才受傷的脖子現在出現一個沒看過的印記,男人表示這是詛咒,會剝奪她的體力直到她死亡。
  經過幾句聊天得知男子名為馬洛,身份是魔法師,但在她們認知裡,魔法師一直是童話裡的角色,因為做壞事才被驅逐。
  而經由馬洛的嘴得知另一個完全不同版本的故事,在四十年前他們魔法師一族是同樣生活在這些城鎮的,但當年福特基利亞王國與達加魯王國爭戰時,為了國家他們也加入戰爭,最後因為他們的魔力,戰爭壓倒性的勝利,然而狡兔死走狗烹,害怕魔法師強大能力的騎士們便編造了莫須有的罪名將魔法師公開處刑,當年阿德萊德的父親面對馬洛年幼的父親同樣毫不手軟的打算趕盡殺絕,他們好不容易才躲到一處隱密的地方、設下結界躲藏起來。
  他這回出來就是要報仇的,而挑上阿德萊德也不是因為她爸是李剛......呃不對,是阿托利斯,他想殺騎士,死誰都好,所以他第一個攻擊的是費爾,最後跟他釘孤枝的是阿德萊德。
  嗯,不知道是年紀大還是怎樣?以前面對話來說,阿托利斯跟阿德萊德的父女關係很微妙,感覺是一直只把她當騎士在養而不是當女兒,所以當阿托利斯指名單找她去辦公室時她還有點怕團長到底找她幹嘛?因為當年的怨恨害女兒被詛咒,阿托利斯不斷的道歉。
  整個故事大概幾小時內可以結束,然而我寫到現在還沒講到本線男主角,覺得我大概把這篇寫完之後只能用少的可憐的CG混心得了
  本篇男主角ユーフィア・ラングルドン (尤斐亞‧蘭格爾頓)是阿德萊德的青梅竹馬,兩家也算是世交,但這兩人感情卻不大好,同樣要成為騎士,於是相互競爭,即使入學,阿德萊德最後也以第一名畢業而尤斐亞是第二名
  只不過這人與阿德萊德見面就得吵上幾句,後來感覺有傲嬌傾向,而那個聲稱來報仇的馬洛也很爽快的講出解除詛咒的方法,前兩樣東西還好取得,但最後一樣只生長在魔法師之村,要他去採就交換條件吧!
  為了調查那種沒聽過的花,阿德萊德去圖書館找書又對上尤斐亞
  吵個幾句就去揪人家衣領你這習慣不大好
  總之吵架內容很幼稚,一邊嘲諷他從小到大沒打贏過她這個女人之類的
  不過吵沒幾句又因為詛咒生效她倒了下去,再度醒來就有多嘴的人幫忙告訴尤斐亞發生什麼事,之後開始進入選項
  我在猜啦,這個為彰顯國力的閱兵遊行有參加跟不參加選項,不參加可能會通往馬洛結局,參加則是進入尤斐亞跟費爾結局
  因為阿德萊德是名人,她不出現不行,她強撐著身體到城門口時又差點倒下去,以青梅竹馬的默契尤斐亞開始展示馬術,讓阿德萊德可以先閃回城內再倒下去
  回城就倒,然後被宣稱去遠征實際上是靜養等死
  第二次的選項就是選由費爾或是由尤斐亞來送飯,算是相當簡單(其實可以說是簡陋)
  在病中的阿德萊德也曾直接昏睡個三天三夜的三更半夜跳舞不要停歇(閉嘴),然後跟尤斐亞又拌了幾次嘴,他還是聲稱他只是來看阿德萊德死了沒?他才不是因為關心才過來的呢!
  解除詛咒也是相當的......馬虎?
  才剛給人家灌解藥進去,就開始互明心意然後推了就上(你們良心難道不會痛嗎?人家女主角剛才還是昏迷狀態)
  勉強能貼的只有這個沒有露點的
  總之互明心意,一個曾經討厭自己是女兒身而另一個其實一直哀嘆著明明想要保護喜歡的女孩卻打不過人家,然後床上滾滾讓女主覺得當女人才可以這樣滾過來滾過去
  至於最重要的解藥?原本女主是抱著父親為了國家絕不會跟馬洛妥協,而她也準備為國捐軀(那個你們的仇恨是挺大的,怎死個騎士好像就可以扯平?)尤斐亞也因為這發言非常生氣女主不懂的愛惜自己,在解除詛咒之後才哇哇大哭說著她才發現自己原來不想死......然後就滾床了。
  而最重要的那味藥呢?城堡內的圖書館沒有記載那種花的書,但尤斐亞家的圖書館有,他們一家也是騎士世家,但到尤斐亞這代,老爸跟哥哥卻想當文臣,所以一度讓他不能接受就不想回家,但為了心愛的女人想到家中藏書豐富就還是回家找書,結果發現遙遠的地方有這種花,就把錢給花下去找人把花弄過來救了女主
  你們真的可以再隨便一點啊!不過同人遊戲還是十八禁劇本我還是不要苛求太多了!
  最後送張4P圖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