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_07
15
(Fri)19:00

剣が花に沈むとき--マーロウ(馬洛)

   在一小時內可以解決的最後一條路線,應該是官配路線,因為他的路線有分歧成兩條,就算是普通結局跟完美結局的感覺這樣,只不過那最重要的魔法師與騎士之世仇還是沒有解決就是,十八禁的同人遊戲我就不去介意這個了。

マーロウ(馬洛)

CV:無

   在第一條線就已經提過魔法師與騎士結仇的原因,而他也被暫時關在無人知的地下牢房(或許正確點說騎士學校的人大概也只把這裡當做廢棄的地牢然後是做為試膽的地方),而在是否要參加遊行這邊選擇了不參加,前面說的啥因為她很出名不能不參加的理由就要開始想,那種生病受傷的理由被一秒拒絕-騎士不能讓市民看到遜咖的樣子,所以便以她去遠征為理由不去遊行。

  而在另外兩條線都是在參加遊行之後在自家養病(對外她消失理由一樣是遠征),但在這邊為了近水樓台先得月就得換個地方養病。

  而這時候後台夠不夠硬就能完美展現有後台可以多倡秋,看這兩邊牢房差別多大(雖然我其實很在意裡面沒廁所是要怎上廁所?)←二次元人物是不用拉屎的就是?

  在飲食部份自然也是有著差別待遇,但東西太多實在吃不完,於是就開口要不要分點給馬洛,原本阿德萊德都做好會被馬洛罵說『誰要吃妳的東西』之類的句子,但他很驚訝的接受了,覺得自己不過是階下囚然後還詛咒她,她怎還會拿好吃的東西給她?

  在遊行當天她帶著馬洛偷偷溜出去爬到騎士學校屋頂去看遊行

  兩人聊起天,馬洛說著他很小的時候第一次來到城內看到騎士遊行,當年的他只覺得騎士們看起來好帥,而仇恨什麼的他當時還沒有這種想法。

  因為住隔壁就很常聊聊天什麼的,自然談到為啥阿德萊德不恨自己?明明他想殺她還詛咒了她,阿德萊德表示她不怨恨魔法師,就像她發誓效忠國家一樣,魔法師也只是貫徹他們的理念,她願意為了國家而死,誰料馬洛這時老實招供他才沒有阿德萊德那種偉大情操,雖然聽父親說過魔法師被迫害如何如何,但四十年的時間他根本都還是在平靜的村莊生活,根本對騎士沒有那麼大的怨恨,只不過這是同伴的宿願所以他就這麼做了,他根本就比不上阿德萊德的情操

  他的分歧在於馬洛之後打算回家鄉去摘花回來救阿德萊德,這裡分成了兩個人一起去跟馬洛一個人去,一起去的狀態解釋是要是隔天早上眾人發現馬洛不見了她也不知道怎交代,還不如跟著他一起去然後說她是被威脅才跟他離開,要離開城門也可以用她的臉過關

  到了魔法師之村的森林外,馬洛要阿德萊德在森林外等,反正她也進不去,阿德萊德一邊想著馬洛該不會就此不回頭了吧?之後沉睡過去,馬洛拿著花出現而阿德萊德也在此時倒了下去

  之後馬洛帶著阿德萊德回去解除她的詛咒又被關回了地牢,阿德萊德又睡了三天三夜,剛醒過來她還以為自己死了,而年下費爾還以為阿德萊德失憶,但她喊的出他的名字忘記其他人的就算了(這孩子有腹黑潛能)

  醒來的阿德萊德跟父親求情放了馬洛,反正父親也不想公佈魔法師的真相,畢竟他都花了四十年才讓現在的人認知洗到認為魔法師都只是童話,放走馬洛大概只有阿德萊德還有拗不過女兒的團長同意,馬洛也放話他才不會感謝阿德萊德就走了

  至於讓馬洛自己去嘛,兩個人花三天而一個人花七天到底是為啥我就不細究了,說要暫時延緩詛咒的話就必須有他的體液交換,一邊紅著臉一邊講這事,不過不要想這裡可以滾床,男角的良心雖然被狗吃了但在女主角身體未康復前還沒這麼飢渴,這裡的體液交換只是接吻

  在等待馬洛歸來時阿德萊德同樣覺得該不會馬洛不會回來了?他回村會不會被當成叛徒處決?

  又是被灌入難喝的藥之後,這裡是阿德萊德較主動希望再吻個幾次要弄清楚她自己的感覺,吻著吻著直接滾上床,你們的良心真的都被狗啃了,一邊說著她剛解除詛咒體力還沒完全恢復要休息,一方面又是不客氣的滾床,而他的HCG一樣沒一張可以貼,之所以說他是官配,除了他的路線有分歧連HCG都比別人多一張

  好啦,他的結局是也不回村了想留在阿德萊德身邊,就以藥師的身份開始製藥(不是製杖),住的地方是阿德萊德家(美其名是監視,實則是沒羞沒譟的同居生活)

  那個你們魔法師跟騎士之仇就乎伊企了?

  目標只是殺個騎士就完成任務了?(然後還沒殺成)

  嘛......總之這個遊戲就這樣結束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