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_07
30
(Sat)21:41

鬼畜眼鏡R--御堂孝典篇

   既然開了鬼畜眼鏡就把鬼畜眼鏡R這個FD也一起玩完,跟其他遊戲大概是差不多的?FD通常都是撒糖向粉絲作品,在這條路線上基本就是看在本傳之後的他們的故事。

御堂孝典

CV:淺野要二(遊佐浩二)

  不要問我為什麼拿這張當首圖?因為我打算先寫鬼畜打的部份,這部份就是某天眼鏡克哉在路上遇到了自稱是鬼畜妖精(CV:文藝復興山田「ルネッサンス山田」-飛田展男)總之廢話了一連串之後就是用輸入一些鬼畜句子來調教所有角色。

  第一個最簡單的是須原秋紀,而輸入字可以用羅馬拼音或是平假名輸入(日文輸入我無法,用羅馬拼音還能當英打用,對,鬼畜打考的就是打字速度,限時一分鐘)

  每過一關男角就會脫一件(野球拳來著?)

  秋紀再脫會只剩內褲然後他多一張被『主人』套上衣服的圖

  他不是戀人他是眼鏡克哉養的貓,所以就是這樣子。

  第二個是本多憲二

  再來是片桐稔

  這白色內褲果然有歐吉桑風格(不要把字放大)

  太一的內褲好花!

  首圖就是御堂孝典被脫了一件的樣子

  然後輪到克哉自己

  最後大魔王就是Mr.R自己

  這男人不會露出胸部道歉所以只脫了黑大衣

  最後的樣子就是......

  然後我突然發現一件事,其他人脫到最後都剩內褲,而R......原來你都沒在穿內褲的嗎?

  好了,眼鏡克哉最後有點疑問,R向來不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特地把他抓來叫他施展鬼畜技能一番到底是怎樣?結果是鬼畜的色色力量可以解除鬼畜妖精身上『不可以色色卡』的束縛,就會變大隻,敢利用眼鏡克哉就不要怪眼鏡克哉沒在客氣連鬼畜妖精都吃。

  

  這個有馬賽克我又選了限制級應該可以發......吧?

  說起這FD到底怎開始的呢?克哉在櫻花盛開的日子出門,然後選擇約會的對象就會進入他的路線,這裡選的是御堂孝典,而在櫻花紛飛當中克哉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之後他的記憶又直接斷片,再度見到了Mr.R,對於眼鏡的去留又一番爭執

  眼鏡克哉所看到的人是他國小時的心理陰影,就是那個帶頭霸凌他而他卻一直真心換絕情把對方當好友的澤村紀次(CV:空乃太陽-岸尾大輔),他一直想忘記這件事也不願意讓其他人知道自己這樣脆弱的過去,而這位紀次的出現就再度擾亂了克哉的心。

  因為這個人他才決定自己不要再出風頭將自己深深隱藏,然後在眼鏡的幫助之下他找回了那個被封印的自己,R也曾說過將人的陰暗面過度壓制只會產生更黑暗殘虐的人格,而實際上眼鏡克哉與克哉都是他自己,FD主要也是讓他在這兩端取得平衡而自我認同。

  雖然裝做漠不在乎,但兒時的創傷治療是需要非常久的時間,對於這段時間眼鏡克哉怪怪的,御堂也能敏銳的察覺到。

  主要是兩個人的交心,在之前克哉變成眼鏡克哉時的殘虐鬼畜讓御堂吃了很大苦頭,甚至歸組害了了,而愛上眼鏡克哉之後克哉也後悔自己當時那樣對待御堂,並發誓自己絕對不可以再任由那個暴虐的自己恣意妄為,御頭也直言從交往就知道眼鏡克哉有這SM癖好,雖然他並不喜歡,但只要不要太過份他都會配合眼鏡克哉。

  眼鏡克哉篇便是在這樣的狀態之下繼續故事

  自我懷疑、不願讓愛人看到脆弱的自己一直到終於彼此坦誠以對。

  至少在這段我是有感覺到他們之間的羈絆的,比起本篇那個麻煩幫我報警的感覺要好上一點。

  他的BE也是在最後來個分歧,我都懷疑這個澤村紀之真的有病,因為嫉妒就開始帶頭霸凌然後再裝做是最好的朋友,而在這邊也同樣如此,GE便是克哉拋下話說他早已成長,在國小畢業後都過了幾年了?結果澤村的心態還是個小朋友

  而BE則是不顧一切的報復直接強姦了澤村(在御堂面前,御堂會在也是澤村先綁架了御堂給他這樣這樣再那樣那樣沒做到最後一步)

  最後又是被亂刀刺死(沒一刀刺在要害要讓眼鏡克哉活活失血而死這樣)

  而御堂X克哉的部份嘛,克哉依舊是要直接面對自己懦弱的一面,而在這裡同樣有個在本傳曾經出場的-本城嗣郎(CV:柏木信人-土門仁)

  在本傳中他就是那個傳言跟御堂同期的大學同學,然後御堂偷了他的實驗結果登上部長的位置,而實際上這是他放出的謠言,而這傢伙就是生雞蛋無放雞屎無,他曾經對研究中的產品指手畫腳一番造成數據等資料延誤,但大頭在釘人的時候他又一臉事不關己只用溫暖的微笑關愛眾人的德性(是我就把他拖去廁所揍)

  然後其實他很渴望得到御堂的認可吧?跟眼鏡克哉那邊的澤村一樣羨慕又嫉妒御堂的才能,覺得自己被遠遠的拋下很不開心,認為自己沒法跟御堂併肩站在一起,雖說這樣的心情克哉也有,覺得自己配不上御堂等等,但這裡的本城嗣郎在奪命連環CALL這部份絕對超級煩死人,他想遊說克哉去叫御堂跳槽跟他一起開業,就可以在數分跟數秒內不停打電話(御堂跟克哉都有接到),你們倆脾氣還真好,我通常第二通就直接封鎖這煩死人的傢伙是打三小?還不管時間地點的拼命打!

  這篇就在本城煽動克哉的自卑心,然後拼命奪命連環CALL

  這裡的克哉就是有點少了御堂他活不了,希望可以一直待在御堂身邊

  而御堂也是要激發克哉的能力,讓他不要小看自己的能力,之後變成他們的新產品在美國使用御堂設計的玻璃瓶包裝而在日本則是親民的價錢使用保特瓶包裝,而在得不到這兩個人的回應,那個叫本城的又不肯面對自己真的比不過他們,即使威脅要告訴大家部長居然是GAY然後還為私慾把情人給挖角到總公司也沒人要鳥他,克哉的告白倒是讓御堂很開心,他一直生氣的是克哉說要保護他所以掩藏著他們的關係,好像是自己見不了人一樣,所以整個FD就是他們的愛情故事,還順便反省了下自己在本傳根本職權性騷擾(不過本人覺得不需要抹掉那一段,那也是他們過去的一部份)

  見不得兩人放閃,本城就會開車衝撞他們,受傷的都會是克哉,GE是為了保護御堂,但你們能不能別在醫院就搞起來?

  至於BE則是本城直接撞向克哉,然後御堂你是病嬌化了嗎?批准了克哉的病假一個月但這一個月都是這樣把克哉鎖在家裡

  好吧

  你至少是把人家鎖在床上,比眼鏡克哉把你鎖牆邊手還高掛起的好

  但我真的很介意一件事......上廁所怎辦?在人家菊花內塞東西要克哉等自己下班,你這樣不會想大便嗎?(二次元角色是不會拉屎的謝謝!請記得這個原則)

   至於克哉否定自己的存在就會被R帶走然後直接失蹤,在一個月之後御堂會收到一片DVD,裡面是R調教克哉的畫面

  相當惡趣味的展示自己調教克哉的結果,像個壞掉但是完全服從他的淫亂娃娃

  故事便結束在御堂砸掉自己的電視之後

  比起本傳,這個有點愛情的感覺了......大概。  

  最後來個OP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