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_11
13
(Sun)11:16

ビルシャナ戦姫 ~一樹の風~平知盛篇

   來到最後一個角色,這貨讓我深深覺得......這個男人是真的有監禁愛癖好的,而且絕對是個大醋桶,是否過去從沒在意的東西的人,在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之後都會變成這樣呢?

平知盛

CV:福山潤

 

   在本傳結局當中,義經最後恢復女兒身以源氏公主的身份與平知盛成婚締結了源平兩家的和平,但這婚後生活甜則甜矣,以前成天在山林街頭跑來跑去的義經就此變成金絲雀一樣的存在,別說拿刀了,最近且被允許的活動地點只有在自家後院散步。

  不能揮劍只好折支花來揮舞,就被歸來的知盛稱為是花的妖精在跳舞。

  然後就被下班的知盛直接抱回房間,並要人在黃昏前都不要進來打擾,義經大驚,這麼長的時間都不要有人來?知盛則表示原本他還想說到晚上的。

  源平合戰時代的貴族工作時間大概多長我不知道,我查到的是平安時代的(平安貴族の生活|朝3時に起床していたという噂は本当なのか!?平安貴族の早起きの真相に迫る!)雖說是三點起床但上班時間是六點,原因是乘坐牛車去太靠杯慢了,時速約三公里,大概就是你慢慢走路的速度,而工作時間大概四~五小時就能結束,你就算算從知盛歸來到黃昏前都不要有人來打擾大概是多久了。

  連義經想回個娘家,知盛都要跟著去,義經都覺得她不過就回個娘家,知盛是跟來幹嘛?知盛表示娘家處危險人物太多,他跟著義經一起回去已經是最大的讓步。

  你的笑容有點可怕!

  好喔,到了賴朝家附近就在門口看到熟人,平教經與春玄跟弁慶正在鬥著嘴,許久沒看到他們的義經就非常愉快的跳下馬車跑過去跟他們打招呼。

  教經看到義經非常意外,雖說已經聽說義經其實是女人,但從未看過她的女子打扮。

  看到義經愉快的與他們說話知盛過去打斷讓義經先進屋去,之後自己再跟教經炫耀個夠。

  知盛:「羨慕已經太遲了,義經已經是我的了!」

  說老實的,教經之前一直執著的追在義經屁股後面就只是想找人家釘孤枝,沒在他路線上根本沒往情情愛愛方向想去,瞧教經臉上的冷汗,只差沒有烏鴉從頭上飛過去了。

  好喔,門口的礙事者打斷了,進屋內又遇到兩個也是初次見到義經女裝打扮的男人,他們拼命誇著義經好可愛超可愛。

  目擊這一幕的知盛又陰著臉把義經給帶去見今日主要的拜訪目標人物-源賴朝,義經只能道歉自己下次再跟他們好好聊聊,誰知道進屋去又是被賴朝補刀的一天。

  知盛本來是想踩賴朝一腳,說著他與義經的婚姻是源氏與平氏和平象徵,要快點生下擁有兩家血脈的孩子才是真理。

  賴朝面無表情的回懟他,要是知道真實狀況的人絕對會覺得很好笑的吧?義經實際上是平家的孩子,這件事公佈出去的話,應該是由他來娶義經做為源平兩家和平的橋樑。

  知盛這轉變的眼神跟賴朝的表情真的很有趣,這天沒法聊下去的知盛笑的超恐怖的要帶義經回『他們家』去。

  然後又是抱著義經直接走人,義經只能一邊跟兄長跟其他今天根本沒聊上幾句的人道歉就被帶回家去了。

  回家後的知盛說著要教義經和歌,義經識字,但她之前讀的都是佛經什麼,就是平重衡在平泉時她也會帶重衡去寺廟聽講道,重衡都在抗議他都快被那些僧侶給唸到超渡了,知盛想用京都貴族風雅的方式跟武家的女兒交流,義經也是挺努力的開始學習和歌。

  之後的義經夢見了安德天皇與附在德子身上已經死去的母親蓮月,後來好長的一段時間都有些在避著知盛,不是說自己唸書唸累了就是叫女房跟知盛說自己睡了,這點讓知盛滿腔的委屈......。

  我老婆突然避著我對我冷淡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

  他能說的人就剩平教經了。

  你對一個直男說啥呢?

  他哀怨的怨夫樣說著夫妻應該怎樣怎樣?他根本沒法接受老婆突然對他冷淡如何如何,引得直男只得回一句。

  我真的不是很想知道你們夫妻的事,你幹嘛找我說這個?

  這段對話又被聽壁角的兩個人聽到就忍不住插嘴了。

  眾人都覺得知盛之前對義經的待度太過強硬,簡直是想把義經給束縛在自己身邊、不顧義經的想法......雖然知盛有反省個一兩秒左右但他應該沒打算改。

  回家之後老婆依舊避著他,房門都沒讓他入,他只好使出入夢大法進到義經夢中求親親抱抱舉高高。

 

  但在最後也只親到幾口沒能讓他繼續下去就又把他推開,這下知盛更加鬱悶,覺得該不會義經在外面養了小狼狗了便開始偷偷盯著義經,然後假裝跟義經說自己有事要出門不會那麼早回家,果然知盛前腳剛出門,後腳義經就派人送信出去、還搭上牛車準備出門,知盛便決定跟在後面準備抓姦了。

  結果老婆到的宅邸是-源賴朝家!這點讓他想起之前源賴朝跟他說的話,不爽值直接拉滿。

  硬是不顧門衛阻攔直闖內宅抓姦夫去。

  雖然沒畫出來,但此時的知盛是拿著刀的,他也完全不管一旁義經拼命阻止,硬是要源賴朝給自己一個勾引人妻的交代出來,不打算理會義經在一旁大喊『聽我講話!』的聲音,就是要賴朝交代清楚。

  在義經的說明之下他才知道,義經其實擔心的是安德天皇的心理狀態,雖然是被蓮月附身,但自己的母親是死在自己面前,而他也擁有平清盛血脈,義經相當擔心若是因為心理問題導致安德天皇像當年的蓮月一樣扭曲了怎麼辦?

  她之所以寫信找源賴朝就是想拜託源賴朝帶自己進宮,不找知盛的理由是......安德天皇是知盛的外甥,不希望造成知盛任何心理的不痛快。

  賴朝順便諷刺了知盛幾句,妹妹有煩惱找哥哥說兩句是怎麼了?

  就這樣氣噗噗的直接殺上門來一付抓猴態度到底是?

  最後一句是唸了義經兩句,夫妻有啥話要敞開說,不要只是自己憋著。

  好啦,現在就剩最後一個讓知盛無比在意的問題了......義經為啥不肯讓他碰她了?

  這原因也是挺簡單,之前聽到知盛跟賴朝的對話說生下孩子有助兩家的和平,她自己當然是非常想要與知盛的孩子的,但她害怕......她是平清盛之妹蓮月的女兒,她也擁有異能,與擔心安德天皇時的狀況一樣,過去的她在力量展現時還沒學會控制自己的時候是瘋狂的殺戮,她擔心萬一之後的孩子也跟她一樣怎辦?或是變成像蓮月那樣怎麼辦?

  在知盛的安慰下才看開,蓮月會這樣是後天造成的問題。

  克服了對這件事的恐懼,想要懷孕的她在數個月後姨媽還是來拜訪了,這個讓想要孩子的義經有些難過。

  雖然知盛是要她放寬心順其自然,但我覺得這貨可能還沒打算讓人來瓜分義經的注意力,就算那個人是他的崽也一樣。

實際上這男人的小心眼也是夠小心眼,安德天皇會給義經寫信,義經打算試著用和歌回信,這個可就讓知盛接受不能-我老婆寫的第一首和歌應該給我才對!
  還有霸總式的極度寵妻模式全開,京都的夏天超級熱,就得老婆弄來了價格昂貴的冰,以前可沒啥冰箱啊,只有家裡有礦的貴族才有辦法弄個存下冬天收集的冰直到需要時可以用的冰窖,所以當年的貴族就有所謂的刨冰可以吃(他們稱為削冰),當然料沒有現在豐富就是(說實話現在日本的色素糖漿冰我也......你們給我來台灣學學什麼叫做刨冰啦幹!)←兇屁?

  在全員通關之後才會得到的兩張圖!

  義經的個人圖以及定番的全員通關圖。

  這張我是覺得有點奇怪啦
  既然所有人都換成現代服裝,義經應該也換一件比較合理啊!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