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_03
28
(Tue)23:01

零 ~月蝕的假面~初綻、音信、共鳴、忘日

   很久很久以前?(我決不承認我在PO月蝕的假面開箱時有個人問了我一句『這是什麼遊戲啊?』而這在離開索索家懷抱上WII時差不多是2008年,他說他當時五歲.....,這句讓阿姨我受到一點爆擊。)
  好啦,在PS2上時代的零~ZERO~、零~紅蝶~、零~刺青之聲~以及之前重製的零~濡鴉之巫女~玩完之後其實就剩下月蝕的假面沒玩了,當年?有不少老玩家希望可以重製前面的,如今看到月蝕的假面重製了,要是賣的好的話說不定前三代的重製也是有希望的?
  話說......其實當年我沒買WII主機,所以曾在朋友家玩過一小段,但操控的是誰一點印象都沒有,我一邊玩朋友在一邊嚇的要死,她喊了我的名字,我慢慢轉頭:「幹......嘛?」被她巴下去罵了句:幹!妳這樣比遊戲可怕好嗎!
  好啦,回到正題,姑且買了升級成豪華版的包,果然不意外的美術設定集跟音樂是不能下載下來的(哼,我原聲帶有CD啦!不給載就不給載,有什麼鳥不起的!)
  不過我總覺得水無月流歌這套旗袍怎感覺在真三國無雙系列中看過類似的?闇榮你們服裝包是一套多賣是嗎?
  標題的『初綻、音信、共鳴、忘日』是章節名稱,從序之蝕一路到三之蝕,序之蝕操控的月森圓香就是個炮灰啦,之後也成為怨靈的存在了,但我還是想跟這位妹妹說一下厚......。
  那個貫穿四代的麻生博士紀念館的相機人家展示的好好的,不要擅自拿起來玩好嗎!
  跑到廢棄醫院裡亂闖亂逛,妳看被護理師罵了吧!
  而且我也希望這些飄們別以為死了就可以不用注意社交距離
  麻煩不要貼我這麼近謝謝!
  這位阿杯你貼這麼近到底是想幹嘛?
  順便抱怨一下這套紅色旗袍根本只是綠色那套的異色版,拿來賣的東西能不能做的有誠意一點,要旗袍也來個短旗袍之類的啊!
  有些浮遊靈我實在拍不到,然後拍到的......
  你是打算逗我笑嗎?
  你讓我想起這兩個
  ↑玩恐怖遊戲都不知道在拍啥鬼東西的傢伙!
  除了視角奇葩跟看的重點奇怪之外我還會亂跳戲......
  圓香是來找海咲的然後在序章便當了,不做死就不會死嘛!
  好不容易擊敗的怨靈正面高清照長這樣
  妳站在這裡就拍的到了!不用貼鏡頭這麼近謝謝。
  而故事的起源是這樣......
  「誰都不記得的事情,就稱不上是存在過吧。」
  在日本本州以南的諸多島嶼中,有一座名為「朧月島」的小島,那裡每十年就會舉辦「朧月神樂」。
  有五名少女在舉行神樂時遭到神隱,雖然後來她們都被刑警找到,但無一例外地都失去了記憶。
  遭到神隱的其中一名少女-水無月流歌,依稀記得一段旋律……
  失去的記憶隨著旋律甦醒。
  -戴著面具的人們圍繞著吹奏樂器的少女們-
  -以及戴著面具的女性在月光下彷彿被附身般跳著舞-
  旋律不斷重覆、加快……但記憶總是到這裡就中斷了。
  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流歌懷抱著這個疑問度日。
  十年後,失蹤的五名少女中的兩人相繼死亡。兩人的屍體呈現雙手掩面、彷彿哭喊般的淒慘模樣……
  剩下的三人中,海咲和圓香為了解開朋友的死亡之謎來到朧月島。
  而流歌為了找回失去的記憶,也在海咲和圓香之後踏上了朧月島……
  好吧......現在想來好像只有紅蝶那對雙胞胎是不小心踏進結界,而其他都是自己跑去找哥哥、因為放不下過往的人而被拉進去跟自己跑去山上的,然後這月蝕的假面也是自己跑去朧月島,只不過厚......因為每年老是重覆重覆再重覆播的後宮真煩傳,讓我看到朧月島的朧月只想到......。
  朧月:「皇額娘她推了熹娘娘,她推了熹娘娘......。」
  完全只有這句台詞了!
  好啦,其實遊戲內解謎並不難,一如往常的用射影機去拍攝發著光的門啦物體啦取得關鍵物,然後不知道該往哪去時?看著浮遊靈的移動方向也是可以的,而流歌一個為了開門而要找齊面具的那裡......。
  我腦中又浮現這個裹滿麵粉的小男孩了
  其實喔,角色太多我反而不大喜歡,因為一些故事線幾乎被切的細碎,流歌線在找到圓香的怨靈之後,她的一之蝕篇章結束。
  然後便是跳去另一個角色麻生海咲身上(對,她姓麻生,射影機算是她家傳之物),而她的路線是跑來找圓香。
  然後在護理師的一些筆記內得知所有病人中這個叫亞夜子的丫頭難搞又煩人,可怕的是後台還他喵的超級硬,所以她可以這樣對待護理師們。
  從這遺留的樣子就可以知道這丫頭的性格,偏沒人能把她怎樣,所以當亞夜子小妹妹房間的呼叫鈴響起我想當年一定是推最菜的那隻去應付她的。
  而在她這一章節最後出現的黑衣少女,不知道為啥讓我想起這個
  零~ZERO~的小霧繪,成年的霧繪因為愛上外人而無法擔任鎮守的巫女被強硬的拖去獻祭,而充滿怨恨的狀態殺光了冰室邸的所有人,這個小霧繪是她善良的部份,是出來指引方向的,這黑衣少女目前就給我這種感覺。
  而海咲的部份結束又跳到本作唯一一個男角-霧島長四郎身上。
  他不是在朧月館而是到了灰原醫院當中,他的身份是當年救出這幾個被神隱的少女的刑警,而他這邊透露了一些月幽病及治療的內容,但感覺......這醫院完全是在實驗性質啊!所以很多人在手術後都死了。
  還有喊著我不要手術的!
  他不能使用射影機,所以用的是像手電筒一樣的靈石燈!
  第一次玩的時候犯蠢,裝著強化鏡頭,而那個鏡頭是讓靈石燈有相機功能的,像這樣
  但是要對靈體造成傷害的話就得拆掉那個鏡頭
  出現藍圈才有殺傷力
  不然你就只是拼命拍他而已。
  他只窺得一些手術內容跟憶起當時解救少女時的畫面
  發現小流歌
  至此他的三之蝕結束跳到四之蝕,由二之蝕結束時的流歌繼續開始四之蝕。
  說實在的我比較喜歡由一個至多兩個角色這種視角互切或是不同方向的敘事,到三個以上就有些人物過多造成情緒無法連貫問題,也可能是我金魚腦的鍋,而實際上喔......目前這個故事看到的筆記讓我覺得這背後大有問題,那個月幽病該不會是種人為產物?我現在還無法評價這故事究竟好或不好,至少我可以說喔......。
  濡鴉的巫女我現在的記憶只有巫女ㄋㄟㄋㄟ讚的印象,他的故事內容我真不記得,更多年以前玩的前三代我至今都還記得啊!
  順便還有一點要抱怨,撿東西太不直覺化了,雖說這邊有東西可撿右邊會亮藍燈,但你得來回好幾遍然後可能要手電筒有照到才會顯示光點可以撿,這代依舊有鬼手,但機率感覺比濡鴉的巫女低,而被抓到之後東西就會被鬼手幹走......幹!我能不能剁了那個幹走我東西的鬼手?能撿的東西已經有限了,這隻該死的鹹豬手還幹走老娘的東西!


 這代的主題曲ゼロの調律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