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_04
04
(Tue)15:54

零 ~月蝕的假面~無苦、朔夜、歸來迎、殘櫻、月蝕、零域

   其實我覺得月蝕的假面故事線有點紊亂,主要是出場角色太多,然後線索非常零碎,序之蝕的月森圓香就只是個活不到幾分鐘的工具人,剩下主要故事線的水無月流歌、麻生海咲跟霧島長四郎各自在灰原醫院及朧月館探索,若是沒有整個統合起來,第一次通關的人肯定覺得......WTF?

   通關之後的畫面就會變成這樣,接下來我不是去玩人中之龍極~維新~就是要去找一下我為數不多的少女心。

  相較於其他代的獻祭儀式(月蝕的假面是離開SONY家之後在任天堂WII主機上獨佔的遊戲,當年的我沒有狂到為了一款遊戲買主機,而到了15年後的現在回到SONY及任天堂主機都有發行),以接續前三代來說,這代的儀式真的相對溫和許多!

  一代:先是挑選七歲女童玩捉迷藏,第一個被抓到的女童要被刺瞎雙眼成為目隱之鬼(然後下次換她當鬼抓女童),而最後一個被抓到的女童也別開心的太早,那女童會變成繩之巫女,將來要絕七情斷六欲之後被架上去五馬分屍,使用沾了血的繩子封印黃泉之門!

  但因為在儀式前的一段自由時光讓一代的巫女冰室霧繪無法再一心一意的執行職責,儀式失敗導致黃泉之門大開發生禍刻,結局是-死全家。

  順便再說一下蛤,那個霧繪小姐,妳的愛人在妳家後院水池裡,勞駕自己把他叫過去,把我們真冬哥哥給放了(真放了就沒有三代刺青之聲跟五代濡鴉之巫女什麼事了)

  二代嘛,說起來這對雙子挺倒楣的,不過就放假出去玩就不慎入了皆神村的結界之內,被捲入了皆神村皆要由雙子來執行『紅贄祭』由雙子中的兄姊親手掐死弟妹後,再將屍體丟進虛裡。(至於紅蝶為啥是妹妹天倉澪下手殺姐姐繭呢?原因是皆神村人認為先出生的那個是弟弟妹妹)好啦,總之在歷經幾對雙子儀式都因為思念過深而失敗之後,換到黑澤紗重跟八重姐妹,但逃走的時後紗重被抓回去,在八重不在的狀況下村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執行儀式自然又是儀式失敗造成-大償,然後全村死光。

  至於三代則是久世家在三途之川上,而因為生者對死者的眷戀使生者在睡夢中不經意的踏入了彼世,因為追尋死者觸犯禁忌之後再也無法回歸現世,他們鎮守的紫魂之儀則是用了生者跟死人的血混成紫魂之墨以刺青的方式刻在巫女身上,當巫女身上遍佈刺青將會打斷其四肢然後由四個鎮女將她的手腳釘上放下奈落,並給巫女們唱歌讓巫女沉睡,讓巫女帶著對往生者的所有思念沉眠,而最後一任巫女久世零華卻是在儀式中意外甦醒然後看到自家當主在她眼前幹掉她的愛人,使得巫女崩潰瘴氣爆發-又是死全家!

  所以比起來是不是月蝕的假面儀式溫柔了許多?

  朧月島人極其崇拜月亮,也相信人會因受月亮的變化而改變,是說這些故事怎不是有黃泉之門就是三途之川?連朧月島都是離黃泉很近,那個伊邪那美妳就不管管這些到處亂開的門嗎?具體來說我還搞不太清楚月幽病的由來,目前感覺像是那種靈力強大或感受性強的人就很容易患得此病,病徵是開始時漸漸不記得一些事而在晚上會四處夢遊移動,最後則是徹底忘記自我連臉都扭曲,所以他們的儀式『歸來迎』便是由戴上月蝕的假面的巫女起舞佐以五個奏樂的巫女在月下起舞,讓巫女的身體成為容器然後最後將那些迷途的怨靈送走,但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這歸來迎儀式卻失敗了,島上的月幽病也日益嚴重,為了拯救島上的經濟原本是封閉的島嶼迎來了死觀光客,將歸來迎變成朧月神樂祭典來吸引遊客,其特徵便是所有人都要戴上面具,不能讓其他人窺見真容。

  而朧月島會滅島......當然又是儀式失敗,檯面上有選擇出來的護士來當朧月神樂的巫女,而在其地下舉行真正的歸來迎儀式,但因為月蝕的假面打造不完全加上沒有找到正確的月守之歌(你就當是安撫亡靈的歌好了),本作最終BOSS灰原咲夜倒地而檯面上進行朧月神樂的6個人也當場慘死。

  原本這些人的臉在儀式失敗之後都要將臉皮給去除,以防月幽病的終極症頭-咲花發生,但因為這位紅衣大姐是灰原醫院院長之女,這割除臉皮的儀式便沒有進行,當她再度醒來的時候就以整個臉部開花的樣子在島上四處移動,老實說這詛咒?有點莫名其妙的,凡是跟她正眼對上的就像看到梅杜莎會石化一樣臉部開花而死,至於當時被帶去實行歸來迎的奏樂巫女就是這五個小孩!

  麻生海咲、篠宮鞠繪、月森圓香、奈奈村十萌及四方月流歌!(四方月流歌後來改從母姓變成水無月流歌)

  篠宮鞠繪跟奈奈村十萌就可以不用管了,她們就是工具人連臉都沒有只有名字,當初行歸來迎時由於是秘密進行,幾個在朧月館治療的少女就平常被院長當如何治療月幽病的實驗品之後是被帶去當奏樂巫女,明面上她們就是突然消失遭到神隱,而咱們這作可以操作的男角霧島長四郎就是流歌他媽小夜歌找來找女兒的警察,他除了找小女孩之外就是要找灰原院長的兒子灰原耀(反正就是個在外作惡然後逃到朧月島上的傢伙)

  好唷,廢話一堆我講快點,遭到神隱的少女失去了這段時間的記憶然後被父母帶走各回各家,但到了約17歲的時候那兩個只有名字的少女因為月幽病發作死了,剩下的三個就想著要查出失憶的真相來到朧月島,另一個工具人月森圓香也在序章就領便當了。

  剩下兩個少女就找著自己失憶的原因而唯一的男人亦是來探尋當年到底發生什麼事?而另一個任務就是-尋找流歌(是說那個海咲怎從七歲就沒父母委託人來找她的?)

  而在零系列中的男人基本上不是被當人柱獻祭就是捐精給三代久世家的女人生了女兒之後廢棄掉,所以這算是官方吐槽嗎?

  之後繼續玩就可以知道為啥濡鴉的巫女中的放生蓮被評為系列中最爽的男人了!(能全鬚全尾的活到最後的男人)

  失去記憶的海咲小妹妹想起了自己丟失的所謂的重要之人到底是誰?其實就是在養病治療期間認識的院長女兒-灰原咲夜,她漸漸失去記憶忘了自我卻跟小海咲成了忘年之交,然後給了她一個融合她們名字的娃娃-海夜。

  然這基本之後就又沒她什麼事了,咱們主角是封面擔當的水無月流歌,而她的故事說真的沒有打動我,整段都像是個無意識的工具人、情感起伏也很平淡,她是島上專門製作面具的四方月宗也的女兒,而她的母親正是已經許久不曾在檯面上活躍的月守巫女後代,所以故事中她所彈的曲子就是那個失傳的月守之歌(我說那個那當儀式舉行時怎不由流歌他娘來演奏就沒之後什麼事了!)

  小夜歌會帶著流歌離開朧月島也是因為搞不清楚丈夫四方月宗也到底想做什麼?他癡迷於打造月蝕的假面、試圖完美重現當年做出尚不完美的月蝕假面的祖先四方月宗悅的面具,他也經常給小流歌戴上各種面具,於是這樣這樣那樣那樣,在儀式失敗之後這貨也靜靜的等待看到朔夜的臉變成怨靈(最終戰的時候大概要打他個三四次)

  這其中對於流歌整個心境轉變沒有任何描寫,不管是小夜歌的守護或者說終於想起父親宗也的臉時哭喊著要父親等等別走,沒辦法讓人融入該情緒當中,不像紅蝶最後天倉澪在執行完儀式之後抱頭慘叫時眼淚就會下來,我就覺得......我跟拿支火箭筒物理除靈一樣差不多無感。

  本作另一個工具人霧島長四郎,既然身為男人就離不開一個死字,其實當年他追著灰原耀時就已經......

  被灰原耀捅了一刀(只是我覺得這刀不是致命傷)

  真正死因應該是墜樓然後後腦著地。

  所以他自己也是飄飄一員,只不過不記得自己已經死了,而一直在醫院及朧月館中尋找真相及尋找流歌。

  就......整個故事其實讓我印象深刻的配角也不多,唯一印象最深的大概就是這對姐妹。

  這也是個病嬌,若說紅蝶的繭是故意摔傷自己讓妹妹澪內疚永遠不會離開她,這邊的千堂翳就是把親姐妹千堂馨給弄到只能坐輪椅這樣千堂馨就不會離開她,但之後千堂馨死了,她就弄出一個一模一樣的人偶名喚『我』來代替。

  至於這個少女,她是灰原耀跟灰原朔夜的女兒!

  對,你沒看錯,她是這對姐弟生的孩子,而灰原耀之所以要重現歸來迎也是希望能讓患上月幽病的姐姐在儀式成功之後送走怨靈回歸自我,然後就能跟女兒一起安安靜靜的三個人生活。

  其他......沒了!

  總之在最後終於拼出完整的月蝕假面然後佐以流歌的月守之歌成功鎮壓怨靈!(話說用這角度拍出的雙下巴的,在對方看到這張照片之後極有可能直接明年清明等人拜了)

  最後定番的淨化所有怨靈!

  然而我就無感!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