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_04
08
(Sat)22:24

謊月香格里拉--芬里爾篇

   好了,回到乙女遊戲的世界,暫時來找一下少女心,因為這片完結後我可能會跑去超漢子的人中之龍極~維新~或者是惡靈古堡4重製版去當回我鐵錚錚的漢子身份。

  謊月香格里拉的女主角名字有些有趣,官方名為晦光(晦光有著被蒙蔽起來的光明的意思),就不知道這名字跟失去太陽而便成永夜的香格里拉有沒有關係了。

芬里爾

CV:鈴木達央

   故事的設定女主角應該是個孤兒,然後還得定期跟社工聯絡,但因為自小的一些經歷......被那種想要收養她的家庭的原生孩子罵著:『假如沒有妳就好了!』這樣的話語大概也讓她習慣將自己真實的需求給隱瞞下來,似乎也害怕與人深交,某天打工下班途中聽見了喊救命的聲音,做為女主角的必點技能就是要夠雞婆,然後她一路找到湖畔,發覺了映照在湖面上的藍色月亮。

  有人喊著救救我,也有人說著她不該過來......然後一轉眼晦光便落水然後穿越去異世界,透過水穿越的人有兩個,第一個元老級人物就是那個在尼羅河裡來來去去的名喚凱羅爾的金毛美國女人,而另一個則是之後會被稱為戰爭女神的夕梨,至於在之後想要各式穿越異世界請洽各地的卡巴斯基......呃......不對,是卡車司機。

  然後便是定番的與可以食用男人相遇,通常打開方式是-英雄救美!

  是說能不能像遙久時空3那樣來個美救另一美之類的發展?

  因為這樣這樣所以那樣那樣?發現這個奇怪女人眼中有月亮,便覺得她是傳說中名為『謊月』的救世主,不知道是否因為是第一條線的關係,這說謊跟不說謊我是分不出來有啥差別啦!

  原本的畫面像這樣

  隨著選說謊或不說謊中間月亮會變化

  雖然傳說中謊月是香格里拉的救世主,但具體要怎麼做卻沒有任何文件有記載,而在香格里拉當中貴族與平民的壁壘分明,雖然不允許可能是救世主的謊月離開,但貴族基本也不怎待見她,剛開始被留在宮廷居住,晦光也感受到了這微妙的氣氛,而在這裡會派一個女僕來照顧晦光。

  對於在現代長大的孩子哪習慣讓人服侍,但這名為斯洛特拉的女僕卻溫柔且堅定的這樣說著,但聽她說話多聽幾句我聽出了那麼一點不大對勁的味道......。

  女聲優去役少年角色已經行之有年,所以像是齋賀大姐我一直很難說她是我女神還是我男神,但這『女僕』的聲音聽著耳熟還是個男人的聲音!於是我去查了一下她的聲優到底是誰?

  這個吐槽也一流的人

  演譯她的是宮田幸季

  而在之後貴族將她推給了被稱為災禍兄弟的芬里爾保護,而芬里爾也認為皇宮會悶死人便將她帶到自己住的地方。

  好好的應該不會找男人來役女生角色,我想這位該不會是個偽娘?

  然後有個角色路線目前是被鎖住的

  這位恩德身份是貴族,最初只有出場打個招呼

  帽子上有羽毛而女僕斯洛特拉綁頭髮的東西也是羽毛,那個剪影很明顯也有羽毛,你們難道是同一個人還是有啥關係嗎?還是這斯洛特拉會是隱藏角色嗎?

  好啦,那個災禍兄弟又是啥呢?就不知道為啥整個香格里拉的人都覺得他們兄弟會帶來災禍,就是連那種自己大便不順都能怪到他們頭上去。

  他的正義感爆棚,雖然嘴上說著會當謊月的護衛是想利用她,只要能得到謊月的力量就能給貴族一點顏色瞧瞧,但他所表現出來的就是責任感強大的鄰家哥哥、和貧民窟的人都相處的非常愉外,而從謊月的視角那邊也透過神秘的力量看到了他的過去,以及他一直努力的要保護自己的兩個弟弟所以才需要變強。

  然後這設定也挺有既視感的

  我看到這邊就在想著做為封面擔當的他所說的那個女孩......有87%指的肯定是面前的女主角,只不過女主角因為不明原因不知道而已。

  然後就在一些相處之下越來越覺得眼前的人真的是個好女孩啊!

  當然他們相處愉快就會有人不愉快,前一天才剛去巡邏的貧民區發生大爆炸,邊處理意外及救治傷者的芬里爾自己也多少受不了這樣的狀況,這抱抱安慰我是覺得有點突然。

  事情便也很快的進展到香格里拉的議會覺得芬里爾不配做謊月的護衛,要芬里爾把謊月交出來,他們認為應該只要得到謊月就能得到救世主(有另一部份的人覺得直接獻祭謊月就能迎回太陽),而芬里爾的心病便是從小被指為是災禍兄弟,更有人把貧民區會爆炸是因為他前一天去過才帶塞人家。

  這時候就需要女主角愛的開導,然後從他嘴裡知道他另一個心病是自己殺了人......在他小時候躲在這教堂時邂逅了一個矇上雙眼的小女孩,女孩安慰少年不要哭,但少年堅稱自己沒有哭,女孩蒙著眼哪可能看到他在哭?

  看到那個一模一樣的綁頭法啾啾沒?

  之後的小芬里爾跟小女孩約下次再在這裡見面,但沒想到約定見面的日子教堂發生事故,只在地上留下了女孩的髮飾,於是他心病變更加嚴重,認為因為自己是災禍約了女孩來教堂玩才會把女孩給害死!

  我大概就確認這晦光不是穿越者而是原生者了,矇住眼睛也是有人不希望發現她眼裡有月亮,還有很大可能是人家做了什麼才導致太陽消失。

  這裡的反派BOSS倒是不難猜,是芬里爾的上司,芬里爾一直都無條件的信任他,但這提爾時不時會冒出一句芬里爾太容易相信人了就可以知道他絕不簡單。

  之後便是三種結局

  一個是直接拉黑的BE(反正就是死光)

  一個是晦光給芬里爾擋了刀

  他也更加認定自己是個塞郎

  獻祭謊月之後還是沒迎來太陽的

  在他與提爾的爭鬥時旁白說著有個黑影默默的看著這一切

  大概還要再多玩幾條線才會知道是怎樣

  他也許是官配(畢竟整張封面都是他!我對他無感的原因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這個?還是單純的只是拎杯的少女心枯萎了)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