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_12
11
(Mon)19:08

華彩煌煌,吾之一族 摩登時代--宮之杜進篇

   這位四少嘛……雖說在女僕口中評為是最溫柔的人但其實我一直覺得他是最薄情的一位

  之前玩的心得看這邊華ヤカ哉、我ガ一族--宮ノ杜 進線

宮之杜進

CV:梯篤司

 

   講真,其實他給人的印象是最為薄弱的,然而裡面其實有個地方讓我不大理解。

  玄一郎那個老變態生宮之杜茂純粹是想知道出身卑賤的血緣之後會怎麼發展,而到了下一個孩子-宮之杜進則是跟一個平民生的,只不過……不知道是外表看起來比較好欺負還是怎樣?宮之杜勇就特別愛挑他使喚(比如罵他警察的地位比軍人低云云)。

  而在相親舞會上,進的對象也是碎碎念著怎不是正少爺或是勇少爺,再不然茂少爺也行,平民的階層再怎樣在世人眼裡應該都高過藝妓吧?所以正媽挑刺基本都是找靜子的麻煩,至於進媽跟雅媽她基本是無視的。

    其實內心頗多戲

  我得說這張面對觀眾的CG,後面那個正的相親對象看起來真的很臭老,難怪正哥會拒絕。

  因為媽媽的教育,進一直秉持著要對人溫柔的原則,特別是對女性。

 

  我跟春大概都發出了蛤!的感想

  大概也因為這點所以進少爺向來是最受女僕歡迎的一位少爺,咱們女主角春當然也沒逃過他的溫柔陷阱。

  做為嘴惡又傲嬌的友人多惠則是不停的耳提面命春千萬不要對進有什麼多餘的想法,在這些少爺眼中,她們就只是女僕而已,進的態度是對誰都是同樣的平等,沒有人可以成為他特別的存在。

  會聽人勸就當不成女主角就是。

  在其他路線可以得知御杜守是操縱澄田家旁系-澄田三治接近四少、成為進的好友以探知宮之杜家的情報,只不過他還是無法成為完全的壞人,依舊在暗殺計畫當中偷偷的有傳遞『進少爺有危險』的情報。

  所以……嗯,對,夠雞婆的女主角又又又又被牽扯進去了。

  而遭到友人背叛的進,直接就是回敬三治四槍,然後回家之後請了長假把自己給關在房間裡不出來。

  那個……我還蠻想吐槽一下就算春妳有人家房間鑰匙妳也不能直接給人家開門進去啊!

  好喔,經過這事之後,感覺進的本性才徹底曝露,他實際上是個對其他人一點興趣都沒有的人,所以他可以戴著溫柔的面具虛假的面對別人(老實說跟這種人相處可能比較容易一些,情緒表現在臉上比較不擔心會被人從背後捅一刀)。

  而過去的他也曾經想動手弒父(我支持你動手謝謝)

  對於其他媽媽的相識大概都比較清描淡寫,上一個描述多一點的是茂媽,而這裡從進媽-有吉文子口中知道的『浪漫史』我更加確定宮之杜玄一郎絕對是變態中的變態。

  文子跟玄一郎初遇時只有13歲,因為家裡窮所以只唸完小學,而宮之杜玄一郎當時已經三十四歲,還已經結了三次婚(此時的妻子是茂媽-家壽田靜子),但小小的文子當時是因為丟了東西在路上找,而玄一郎開口幫忙了(我怎看都不覺得玄一郎有幫助路邊有困難人士的樣子,還是因為對方是個符合自己喜好的無知少女?)。

  你是蘿莉控嗎?!宮之杜玄一郎

  她的這番回憶連春都震驚了,她完全看不出來玄一郎老爺是這種人(不要緊,我也看不出來),但當事人依舊一臉甜蜜(我個人是很想幫忙報警就是)。

  雖然對方此時有妻室(家壽田靜子),但小小的文子在回鄉前還是決定要把自己的心意表達出來,然後不久玄一郎就出現在她家門口跟她求婚,在那當下文子覺得自己像是童話中的公主(媽的啦,妳怎不想想這男人到底為啥知道妳老家在哪?)

  生下進之後離婚,玄一郎有給文子一棟房子(至於怎維生似乎沒交代),而家壽田靜子有間店(只不過在茂篇中被玄一郎拿來威脅過茂要是不聽話就把店收回),所以至今文子依舊對玄一郎有著深深的迷戀。

  連在舞會上對已經離婚的前妻還能挑逗人家一下-機會難得要不要一起跳支舞,文子是覺得好害羞喔,但我想叫她-妳給我醒醒啊!妳穿著和服他也穿和服是怎跳舞?連酷愛和服的勇都被逼著得穿洋服出場(雖然他本人打死不承認軍服也是洋服)。

  我也不大懂區區御杜守是怎樣可以操控澄田家旁系,之後的手段是操控澄田三治家跟淺木春相親,敢拒絕就把春家的田地收回。

  然後三治還一直說著因為是命令他無法反抗(雖然他本人是希望可以出人頭地,但也不至於必須聽御杜守的話啊!)

  聽到這件事的進超級不爽,但不知道自己不爽在哪,於是要春去拒絕,春說出自己的難處,他這反應……嗯,難怪你成不了我心中的男主角。

  即使到了相親當年他也是來這套,但為什麼他自己依舊不知道。

  比較值得稱讚的?大概是他敢直接帶著春去找玄一郎求同意(比起他的哥哥跟弟弟,感覺上玄一郎比較沒有把他拿來玩),即便是在最後一個月玩兒子的方法是-誰可以在三月底結婚誰就是家主,感覺上也是比較偏向是推進一把。


  比較有趣的大概是正跟勇兄弟,特別是勇只差沒去路上打昏一個拖回家。

  還被雅虧說再下去說不定勇都會跟千富求婚了。

  而在這邊的副CP大概就是三治跟多惠了,這三治是抖M被罵上癮了是吧?跟多惠在路上見到也是吵起來,多惠在這的再見用的是『さようなら』(這個是用在永別、再也不見上),跟友人用的會是『じゃあね』、『またね』,但三治之後還是拿了電影票之類的東西請進轉交,而多惠讓他等了足足兩小時他也是乖乖等了。

  目前看來最少被耍著玩的真的只有進了,而進在婚後本來是打算去春的老家,但不是上門女婿就被春說著她家不夠大婉拒,兩人後來是跟進媽文子一起住了。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