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_09
16
(Mon)23:56

靜水湖......很久很久以前(謝衣)

「阿狸你輸了,閉上眼數到十再來找我跟小紅喔!」阿阮把阿狸放到地上然後轉身跟小紅跑去躲藏起來。
 「喵?」阿狸喵到第十聲之後才開始在靜水湖四周找起主人阿阮跟小紅。
  「小紅你那麼肥別跟我一起躲在同一支樹幹上。」阿阮輕推著硬要趴在她身邊的豹子小紅。
  「喵喵喵!」阿狸在樹下喵喵叫著代表牠發現了。
  「臭小紅都是你害我被發現了啦!」
  小紅抬頭看她一眼彷彿在說:明明就是妳喊太大聲才會被阿狸聽見。
  轟隆!!!
  一聲巨響劃破靜水湖寧靜的天空,感覺像是連幻術結界都在震動了。
  「又……又來了。」阿阮跳下樹往聲音的方向跑過去,在這靜水湖裡會傳來這種爆炸聲響的從來都只有……『廚房』。
  「謝衣哥哥。」看著才剛重建不久的廚房又炸塌了,阿阮不停的喊著。
  「咳咳咳……,我沒事,只是火藥份量放錯了,妳不用擔心。」一臉是灰的謝衣從偃甲抬起的空間下爬出,拍了拍身上的灰,像是說著今天天氣晴朗一樣的無所謂。
  「謝衣哥哥,你煮東西為什麼要放火藥?」她跑下山找山下大嬸玩的時候沒見過大嬸放這種東西啊!
  「那個我聽李嬸說煮這雞要大火,我就想用火藥下去火應該會更大煮食的速度也會快一些,沒想到竟然會……。」還好身邊隨時有偃甲幫他撐住了掉下來的大樑。
  「謝衣哥哥,我肚子好餓,我先用還原術把廚房變回去,裡面應該還有些阿狸採的果子可以吃的。」
  「呃……,好,過兩天我再重建一個便是,反正現在這個我看著也有些膩了,炸了正好。」
  上回的炸掉的那個離現在這個好像還不到一個月呢!阿阮小小聲的咕嚷著。
  一揮手,廚房又恢復成被炸掉前的樣子。
  「啊!」阿阮的視線轉到謝衣的手上時才發出尖叫。
  「怎麼了,阿阮?」
  「謝衣哥哥,你的手在流血啊!我幫你治傷。」熟練的操起治癒術,謝衣手指上的傷口也漸漸癒合。
  「好奇怪啊,謝衣哥哥!」阿阮治完傷,上下左右翻看著謝衣的手掌。
  「我的手哪裡奇怪?是突然多了根手指嗎?」
  「謝衣哥哥的手指又長又漂亮,在做偃甲刻木頭的時候可以把木頭削的又薄又美,但卻從來不曾不小心弄傷自己,可是為什麼在砍菜的時候,總是會不小心切到手呢?現在我練最熟的法術就是還原術跟治癒術了。」誰讓謝衣哥哥三天兩頭炸掉廚房跟切到自己的手啊。
  「這……我也不知,大概是我前世不慎得罪過灶神吧!」煮食這東西也是他來到下界之後才首次嘗試的玩意兒。
  「灶神?天界有這個神明嗎?」阿阮偏了偏頭。
  「他大抵是跟火神祝融差不多屬同一脈的吧!」
  「謝衣哥哥,我餓了,可以先吃晚餐了嗎?」方才又施了兩次術法害她更餓了啦!
  「主廳裡我已經有先做好一道菜了,妳可以先吃那個。」
  「謝衣哥哥,你做的東西好難吃啊!還是讓阿狸去摘果子吧。」
  「酸甜苦辣就是做為人才能嘗到的感覺啊!」謝衣笑著拉著阿阮走向主廳。
  雖然她懂的沒有謝衣哥哥多,可是她總覺得這句好像不是用在這裡的。不過只要是謝衣哥哥說的東西她就相信她就聽,謝衣哥哥不會騙她的。
  雖然謝衣哥哥做的東西真的是很難吃。
◎       ◎    ◎    ◎
  阿阮坐在靜水湖畔吹著巴烏,身邊的阿狸及小紅突然慘叫一聲然後立刻起身飛也似的跑走。
  「阿狸、小紅,你們要上哪去啊?」
  「奇怪,他們怎麼了?怎麼突然像是逃走似的?」她剛剛吹的音樂太難聽嚇跑牠們了?也不對啊?這首在水一方她以前就常常吹啦。
  「阿阮,來嘗嘗我新做的東西。」謝衣捧著一碗散發奇怪黑氣的東西緩緩接近。
  在那一秒,她突然知道阿狸跟小紅剛才突然跑掉的原因了。
  「謝衣……哥哥……。」雖然謝衣哥哥的笑容很好看,但他手上的那碗感覺好可怕,那黑烏烏的霧氣……大概……跟魔氣有得比。
  「阿狸、小紅,你們跑哪去,給我回來。」阿阮連忙轉身追著阿狸小紅而去。「你們太沒義氣了,就算我是女的,要跑也帶上我一起啊!」
  「咦,剛不都還在,怎一下就不見人影了?」謝衣走到湖畔找不到一人兩獸。
  「啊,對了,前些日子我房子外跑來了兩隻披著布的奇怪綠色生物,像青蛙又像是小龍的,看著也沒威脅性就那樣擅自住下了,拿去給他們吃看看好了。」
  「那兩隻叫什麼『請勿拍打餵食』跟『贗月』?」謝衣端著新作走向前門。
  噗通噗通兩聲水聲之後,原本站著兩隻不明生物地點已經沒有任何物體。
  「咦?那兩隻今天不在嗎?那我今天只好自己一個人吃了嗎?」找不到人陪他試吃新作品,謝衣只好端著那碗得意作回到屋內。
  確認人進了屋,水中才浮出兩顆頭。
  『我說,咱幹啥要躲?』有帥哥送上門來養養眼有啥不好?
  『你忘了,上回吃了他那作品你跟馬桶談了多久戀愛?這回這碗連魔氣都散發出來了,吃了可能會沒命了。』還想著看帥哥!
  「也對,連那肥貓跟豹子和小姑娘都逃了,咱還要養一家老小的。」
  『在他吃完前,咱們還是躲起來好。』以免遭到池魚之殃。
  屋內,謝衣坐在桌前,一口一口舀著碗裡的湯。
  他的大作味道果然不錯,只可惜他流月城人可不飲不食而活,用不著食物,否則他不當個偃師當個廚師也不錯的!偶爾炸個廚房算什麼?他是偃師,再修一個回去便是。
  今兒個人全都不在,只能怪他們沒口福囉!
謝衣煮的東西很難吃
最初是透過逃走的饞雞和三世鏡的阿阮
所以有了這篇的產生
已經夠悲了
就來個輕鬆?點的吧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