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_10
11
(Mon)21:01

クローバーの國のアリス(三葉草國的愛麗絲)--Blood篇

ブラッド=デュプレ(帽子屋)---小西克幸
據說是官配
外貌與愛麗絲的初戀情人一模一樣
但愛麗絲的初戀情人卻告訴她
他愛上她的姊姊
也因此愛麗絲開始不信任戀人的關係
沒事就叫愛麗絲偷懶去
不要做無趣的女人
 
工作中也照樣騷擾?!不誤
 
其實愛麗絲透過他看到另一個人的事情
帽子屋非常的清楚
不希望被比較也不想成為替身
 
對於愛麗絲透過他看到另一個男人的事情
感到相當的不悅
教導的愛麗絲整理資料
而愛麗絲也不知不覺脫口喊他"老師"(愛麗絲的初戀情人即使自己的家庭教師)
 
帽子屋竟然也隨著愛麗絲的描述去打扮成跟愛麗絲的初戀對象一模一樣的男人
 
對著愛麗絲說著
那種面對屬於自己的東西卻不動手碰的男人才是異常
只要是屬於他的東西
身為男人是沒可能連一根手指都不碰的
除非對方根本沒把她當一回事
才會連碰都不想碰她
 
 
讓愛麗絲在一旁協助自己更衣
當然
這男人也是那種調情系?!
說著光是只有他在換
愛麗絲在看
他會覺得不好意思
所以之後要愛麗絲也一起在他旁邊換衣服
他也會看的
愛麗絲就不用感到害羞了
 
發覺愛麗絲又透過他看到另一個男人
囓咬住了愛麗絲的肩
在她身上舔舐著
除了這個
我視點也在.....
帽子屋你的手在摸哪?
 
心情狂亂到想挖出妳的心臟
這樣妳就會只屬於他
(他還真的是脫了愛麗絲的衣服!手直接碰在心臟的位置----我想....由外觀看摸哪我就不用贅述了吧)
 
玩過帽子屋線
我真的懷疑
這其實只是把H片段剪掉的偽.全年齡遊戲
 
首先這張CG就已經有問題了
 
再來是對話
Blood:這不是妳的工作嗎?洗滌也是女傭的職責之一喔
Blood:嫌煩的話?我叫別的女傭來做也是一樣的喔
愛麗絲:不行!!絕對不要.....那才丟人呢(怎能讓別人來做!太丟人了)
Blood:換個床單而已!不是什麼丟人的事吧
愛麗絲:笑話!怎麼能讓別人來做?別開玩笑了!與之相比還不如幫忙換裝
Blood:咦?比起換床單,幫忙換裝比較好嗎?那麼下回由我幫妳換裝吧!大小姐
愛麗絲:用不著,我已經穿好衣服了
Blood:那麼......讓我幫妳脫吧
愛麗絲:脫掉人家好不容易穿上的衣服?你這不是幫倒忙嗎?(啊啊啊!心情糟透了!最差勁的男人最糟糕的對象)
Blood:我的心情可是好的不得了喔
愛麗絲:既然如此你就不要老賴在床上!出去走走如何?真礙事
Blood:觀察站在床邊悶悶不樂的妳比較有趣啊!在外面就看不到了,出去就可惜了
愛麗絲:啊啊啊!夠了,我要換床單,你快點給我下去
Blood:哎呀,要換了嗎?我還想稍微再享受一下剛才的餘韻呢
愛麗絲:你自己一個人去享受吧!換完床單後請自便
 
Blood:換床單什麼的!待會再做吧?愛麗絲
愛麗絲:你不知道我感覺很羞恥嗎(明明好不容易想開了要幫他換床單的!也許對於Blood而言只是一個遊戲,但我可沒辦法那麼從容)
Blood:那麼.....關於換床單就由我來做吧
愛麗絲:你來做?
Blood:是啊!能差譴屋主做事真是了不起的女傭
愛麗絲:不用了
Blood:別客氣嘛!我是不會白白幫忙的,是有條件的
愛麗絲:貌似要求很大呢
Blood:不啊!只是個小小的要求呢!只要再稍微.....跟我一起.......享受點餘韻就好了!每次一完事你就馬上溜走,害我一個人很寂寞啊
愛麗絲:哎?餘韻......
Blood:嗯!微不足道的請求吧?
愛麗絲:你的話就不是什麼請求了,明明無論我說什麼最後都還是會強制執行(不管我怎麼回答,結果都會一樣)
Blood:呵呵,妳很清楚嘛!大小姐
Blood:不錯,我就是那種不萬事如意就不舒坦的男人....沒全部弄到手就不行
Blood:全部.....照著我的願望來,順便實現一點妳的心願,妳不覺得這樣比較好嗎?換床單之類的就交給我吧
 
 
= =""""上面那串對話
我一直在想
你們剛剛到底是幹了什麼事?
 
之後Blood還會將妳以他的女人的身份介紹給三月兔
 
因為被宣告是屬於帽子屋的女人
愛麗絲也被捲入槍戰
 
也因此受傷了
帽子屋可不是那種
因為我害妳曝露在危險之中
所以離開妳是最好的選擇的那種男人
 
而是
即使妳會受一點傷
他也絕對不會放手
死都要妳留在他身邊
但是.......
害妳受傷的人
他一個都不會輕饒
 
到遊戲的最後
 
從三月兔和帽子屋鬥嘴開始
拉呀拉的拉到結婚
而帽子屋表示他想先過婚前生活
先把孩子生了也不錯
他喜歡小孩
但也不是隨便哪來的小孩都可以
是自家人就更加的可愛
三月兔表示女孩子也不錯!溫柔的孩子不會拉他耳朵
立刻被帽子屋吐巢:不會給你當新娘的(= ="現在就開始變蠢爸爸?)
Blood:不要說是匹!!單位是一人!!這可不是動物的幼崽啊!是我跟小姐的孩子
三月兔:但小孩這種東西可以生出很多吧!一匹....欸...一人左右也沒什麼吧!請給我一個!我想養
Blood:都說了不是動物吧
三月兔:愛麗絲!多生一些吧!!十匹左右Blood就應該會肯給我一匹了
Blood:不是一匹!!是一人!!連一匹....呃不對!!不管生幾人都是我的!絕對不給你
三月兔:欸....
Blood:會請你幫忙照顧的
然後開始討論小孩教育問題
Blood:即便是對於孩子!我也會好好教育的!該嚴格時嚴格該寵時寵,會成為好父親的
三月兔:能不能快點生出來呢?十匹左右?
Blood:生了也不會給你!雖然不生孩子也是要結婚的!畢竟是一生一次的儀式
然後又是討論婚禮的事
算是整個莫名其妙的"求婚"
 
Blood:怎樣?妳會成為我的妻子吧
三月兔:孩子要生個十匹
Blood:你閉嘴
 
這樣的求婚當然被拒絕
Blood:算了,也好!我也不因循守舊了!只要多下點工夫,動動腦筋就能成功。呵呵呵.....只要弄出一兩個孩子就會改變主意吧?我可是很從容的男人,慢慢花時間來讓妳同意結婚
愛麗絲:你這跟強迫結婚有什麼不同?你這個老套男
Blood:老套男?也就是我的技術不足嗎?小姐!!呵呵...也就是說對於步入結婚的努力還不夠的意思嗎?必須更上一層樓啊!!老套嗎?呵呵....很好!這個污名我一定要洗清
愛麗絲:為什麼你的腦子就只會往那方面想呢
Blood:竟然因為那個被說老套!果然如此,不愧是要成為我的妻子的女人!要求很高呢
Blood:不可以那可不行老套,即使成了夫婦也要追求新的刺激
愛麗絲:三月兔!不要光看!
Blood:愛麗絲,孩子要十匹喔!!約好了喔
愛麗絲:快救我!!笨蛋兔子
三月兔:哪裡有兔子了!!啊啊!不管十匹還是二十匹我都會幫你們帶的
Blood:啊啊!不只脫離模式化還有十人以上的定額啊!集結了未來妻子的要求和部下的期望,身為家主可真是辛苦!!但是我也是身為組織首領,一定會好好回應要求的
 
 
愛麗絲:你不愛我對吧
平息了凌亂的吐息後,平穩的接吻期間!向著眼前還殘留著些許慾望的眼眸,下了判斷
往常的話都是迅速整理好衣服,趕緊收拾打扮完畢!而現在卻沉醉在溫柔落下的吻
溫柔落下的吻就像是要平息紊亂的身體一般,如同戀人一樣的吻
 
 
 
 
為什麼連對話都可以讓我想歪到另一邊去
你們平常到底都在床上幹嘛啊
這真的是普遍級遊戲嗎?
我越來越懷疑了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