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_02
24
(Tue)12:18

BROTHERS CONFLICT Brilliant Blue--棗線

  『男神虐我千百遍,我待男神如初戀。』這句大概是我玩這條線的心聲,雖然我不確定棗是不是我男神啦,我只能確定平子是。(妳夠了,不要三句兩句不離廚)嘛,明天開工,我的年假就剩今天半天(是的我睡到現在十點半所以只剩半天),在尾聲讓我廚個幾句吧!
CV:前野 智昭
  來我閣看心得就忍耐一下我偶爾?的脫序發言吧!棗做為隱藏人物,條件說苛也真的有點苛到我很想對著O社的劇本娘這樣
然後徵求一下劇本娘的生辰八字之後順便連她不公平的後媽之處也這樣對付她(右京福利為啥這麼少)
即使心裡不斷不停破口大罵
  但我還是在玩,某種程度上我真他媽的是個抖M(大過年的不要說髒話)
  他的要求是全家的家族親密度全MAX,但不能加到任何一個兄弟好感,我前面隨意的一直使用家族聚會活動,我艸啊!這樣竟然也能讓梓給加到一顆心,然後底下兄弟全部各自一顆心
  他出場很遲,朝日奈媽媽和繪麻爸爸11/7婚禮當天他才會出現,但是,11/13定番繪麻會知道自己真實身世,當時是要由棗來追她,一不慎就會變成其他親密度高的兄弟來逮她了
  在SL了3遍以上之後,友人給了我這個棗的行動安排,過不了的照這個排吧!至少這樣我就順利了。
婚禮當天才被正式介紹給繪麻
  其實棗兄你也是潛在妹控吧?在繪麻跑出家門那天,說實話你與她的交流最薄弱應該最沒情感,反倒是你追出來,還能說出要在她身邊的話......
  他的約會也不像其他兄弟難搞,雖然只有假日可以約他,平常家人活動是不會出席的,不過第一次約就一定會成功,雖然照他本人說的如果把妹妹趕回家去,他一定會被椿跟梓罵他是魔鬼或是惡魔。(想跟妹妹約會就老實講)
  在某回的購物約會,繪麻看中一條裙子,他說著長度不會太短嗎?可繪麻覺得挺可愛的,姑且就先試穿看看,穿上去果然很可愛!其實他們兄弟反應差不多
梓的話是紅著臉說著好看是好看但對心臟不好啊
至於棗則是說這條裙子只能在他房間,跟他相處時再穿
  平安夜我沒選擇送禮物,當晚就會被椿理所當然的叫去跑腿買聖誕夜大家要玩的遊戲,理由是:『因為我跟梓要工作啊!而妳應該沒安排,看起來也挺閒的!對遊戲好像也很拿手。』

繪麻回答他:『欸,你這說法微妙的很傷人喔。』
椿:『難道妳有安排了?』
繪麻:『是沒有。』
椿:『錢的話妳不用擔心,雅臣哥那邊有錢給我保管。』
梓:『什麼有錢給你保管,根本是你從雅臣哥那裡敲詐來的好不好。』
  於是繪麻就出門買東西了,在路上遇到了棗,才知道棗原來在遊戲公司工作,雖然嘴上虧著繪麻說這圍巾是他給他在平安夜沒人約的妹妹的一點溫暖。
  不過繪麻也是還擊了他一句那她就接下在平安夜同樣沒人約的棗哥給的溫暖。
  棗還是很紳士的送繪麻到家門口再繼續去工作,因為天色晚了他不能丟著妹妹一個人在街頭上自己回家。
  某天,椿跟梓來約她一起去買東西,到了目的地才發現他們也約了棗一起,三人聊到一半就發生搶劫事件
  繪麻的包包被騎腳踏車?的劫匪搶走,棗就立刻衝出去追擊了,繪麻非常訝異棗跑步的速度怎麼那麼快。
  人若不夠蠢大概就當不上乙女遊戲女主角,連跌倒都能挑個男人身上摔,最好這一摔還把人家弄傷了,就得負起照顧的責任進他家去。
  這一摔讓棗的手給傷了,去雅臣的醫院就診時,雅臣說的好在傷的是手讓繪麻有點不理解,不過這時也不會深思,之後去棗家做飯發現棗家有養了兩隻貓,一隻叫椿另一隻叫做梓(不過棗兄,你這名字絕對取錯了)
  棗說其實貓是椿撿的,但是他們家不能養貓,所以就送來給棗了,棗說著他的公寓也不准養寵物啊,椿就開始叫著你這惡魔、魔鬼,在這種雨夜你還要把他們丟出去嗎?他們會死掉啊!
  棗,你喜歡可愛生物吧?雖然喊著很麻煩,但多看兩眼之後就完全愛上然後就留下,被房東發現養寵物離開公寓之後找了另一處可以養貓的公寓居住。(他確實很愛貓喔,在動物園約會可以摸小獅子,棗超興奮的說著獅子果然是大貓啊)
  這條線也要解決兄弟心結,而要解開的就是棗跟兩個人的心結,所以也要刷的親密度,前期找約會時有個事件我覺得蠻有趣,在遊樂園裡迷路了,所有家人都在找他,他要繪麻猜看看是哪個人先找到他?
  
  繪麻猜是椿,雖然椿很吵,但他很注重家人關係,所以弟弟不見了他一定覺得要負起責任才行!說繪麻確實很了解他們兄弟,雖然他平常覺得椿真的很煩,不過當時他看到找到他的椿是真心覺得:啊!!謝謝哥哥,只不過......現在偶爾還是會很想揍椿
  同床共枕事件,你們為啥會用玩遊戲去賭?還賭天亮前能通關就一起睡?不過為了跟妹妹睡?棗憑著一路SKIP的毅力及無視任何事件及委託把最終大魔王給解決後,得到與妹妹共枕的福利。
棗:『妳直到清晨都不許離開這被窩,也不許從我懷抱裡離開一步,知道嗎?』(那個哥哥我想上廁所可以離開嗎?)←欠揍
躺著就是要欣賞一下男人睡顏
  為何我前面會說棗取貓名字一定取錯了呢?,他依貓的毛色去取貓名,臉上花紋像他兩個哥哥頭髮分線的樣子,所以各自取名為椿&梓。
棗:『不過話說啊,妳穿這個衣服還蠻誘人的。』(此時的繪麻穿著的是棗的衣服)
棗:『是因為鬆垮垮的感覺很好吧?乍一看感覺就像只穿了上衣一樣,而且一想到這是我的衣服......就感覺......很不錯。』
繪麻:『棗,你在說什麼啊!』(妹紙妳不懂男友上衣的浪漫啊)
棗:『我說過的吧?我是男人而妳是女人,就算如此也還是留下來,這說明妳做好了相當的覺悟吧?』
繪麻:『啊?』
棗:『這種情況可別說妳不懂啊!不要抵抗喔!』
  被吻了還在問這什麼?我如果打爆這女主角有人反對嗎?
棗:『妳真是遲鈍啊,也好,既然這樣親幾個都行。』
  比剛才還要強烈,被堵上了唇,臉頰全身都好熱。(這遊戲只被親吻會寫出來,而上條祈織線他沒寫是吻,所以我才會說繪麻該不會就是被吃乾淨了吧)
棗:『妳的嘴唇好軟,感覺好像都要上癮了。』
繪麻:『棗,不不行......兄妹之間做這種事的話......。』(妳好意思說?)
棗:『抱歉已經停不下來了,還想更多的觸碰妳,可以嗎?』
棗,所以我才說你貓名字取錯了,才想要更進一步就......
跳出來礙事了
這樣說來以頭髮分線來說,右邊的貓叫梓,躺著的那隻就是椿了
  後來與昂的對話會知道部份他們的心結問題,原來棗曾經是前途美好的職業運動選手,而他也這麼深信哥哥會一直往田徑這條路上邁進,一直很崇拜哥哥,但某一天,棗卻突然告訴他,他放棄跑步,於是小小的昂突然覺得他憧憬的人破滅了。
  不管他怎問,棗就是不願意告訴他放棄田徑的理由,於是繪麻就決定解開這兩兄弟心結也去問問棗那邊到底真相是怎樣。
  實際上真相也沒什麼,棗很喜歡跑步,國中高中都是田徑部,大家也都對他寄予厚望,但年紀漸長的某一天,他開始想著,能夠以運動為飯吃的人究竟有多少?如果他的表現不如預期,沒有廠商要贊助他,那麼除了運動他還能幹嘛?
  所以為了極其現實的理由,他放棄了職業選手一條路,因為覺得這理由太丟臉,所以他也不好跟一直幾乎拿他當神崇拜的說。
  跟繪麻談過之後,其實他也不是討厭跑步了,所以就算不走向職業的道路,他也還是可以繼續跑步,所以他要繼續跑。(我突然有點覺得我到底在幫這對兄弟瞎忙什麼......)
  棗的手傷好了,繪麻有點感傷因為她好像沒理由再蹭到棗家去,不過棗跟她表白之後也要她再繼續到他家去,因為他也已經離不開繪麻了。
繪麻:『棗,你不覺得你今天的距離靠的很近嗎?』
棗:『那是妳的錯覺。』
這男人若無其事的緊抱住繪麻、手也摟在人家腰上、還一邊摸著人家的背
棗:『別太在意了,好了,快睡,妳明天還得上學啊。』
但他的手依舊還在摸
棗:『真好呢,這樣跟妳一起睡,本來到週末都會很累的,但只要見到妳就覺得疲勞全都消失不見了。』
棗:『我喜歡妳的味道,頭髮的香味、微微的汗香,雖然會有點難受,今天就讓我這麼睡吧!可以嗎?』(她反對的話你會鬆手嗎?)
繪麻:『可是這樣反倒變成是我會睡不著了啊!』
棗:『為什麼?』
繪麻:『什麼為什麼?被男人這樣抱著心跳個不停,怎麼可能睡得著。』
棗:『心跳個不停?莫非妳期待了嗎?是這樣的啊!讓妳這麼期待的話,我也應該回應妳才是。』
棗:『親在嘴上會比較好嗎? 很遺憾,到此為止了,因為我感覺會停不下來唷!貼近一點睡,彼此都能睡舒服點吧! 而且要做什麼也比較方便!』
合著在床上他們就只挑自己愛聽的話在聽就是
三胞胎的生日事件
我確定這三人全部妹控
椿一如往常鬧著要繪麻喊句『椿哥哥,生日快樂。』這是他多年來的野望
繪麻就一人奉送了一句
椿聽完嚷著好幸福、幸福的像是快死掉了.....
只是因為棗受傷就獨佔了繪麻許久
其實雙胞胎很不爽
說著要幫棗辦個慶祝他康復大會
要叫一大堆好吃的東西,但是全部都要棗付錢,梓我說你的聲音隱含著黑氣
說著這是他之前獨佔繪麻而且往後好像還沒打算放手的懲罰
不過最終繪麻還是捨不得棗花錢啦
那滿桌菜一樣是繪麻做的
梓提出一個『命令』,只是盲目練跑太無聊了
梓與椿說著『哥哥的命令就是絕對』(棗,你的童年一定很慘)
所以要棗去參加一個馬拉松比賽,而且要跑進前一百名
他之前獨佔繪麻之後也沒打算放手,實在越想越火大
棗抗議著他們以為他有多少年的空白,一百名以內很難啊
梓你真的渾身黑氣啊,梓笑著說不跑進前一百名就要他完全放棄繪麻
椿笑著說:要是你一開始就打算放棄也沒關係,繪麻就由我們收下啦
棗抗議著:這算啥?繪麻本人的意願呢?竟然無視她個人的想法就自說自話!真是難以置信
之後,子彈打到繪麻這邊
椿:繪麻妳也覺得不會想要跑的慢的男人吧
繪麻:啊?沒這種事
梓:說實話也沒關係啊,連前一百名都進不去的男人,送我我都不要
繪麻:那......那個......
棗:啊!你們好煩!我跑就是
椿跟梓喝到茫睡了
棗想趁他們醉昏吻一下繪麻
身後就傳來梓的聲音:『再做下去你知道會怎樣的吧?』
終曲
棗決定搬回公寓,其一是和昂的心結解決了,其二是他不想把繪麻放在那堆男人中(當然要繪麻搬出去也有難度)
早上練跑回來
要&都累到快虛脫,說著棗哥的體力好像漸漸找回
覺得要&兩個超沒用,看著眼前的繪麻
棗:『繪麻,妳剛洗完澡?』
繪麻:『是的,我是想做早飯前先洗個澡。早飯很快就好了,再等一下喔!』
棗:『妳稍微過來一下。』
之後就被壁咚了
棗:『妳啊,別這麼充滿誘惑的出現在兄弟面前。』
繪麻:『啊?』
棗:『剛才,有點忍不住了。』
還在想著她為啥會被壁咚
棗:『是啊!為什麼呢?剛才我說這家裡沒半個有骨氣的傢伙吧?如果是妳的話就可以與我併肩走過人生吧!』
棗:『雖然對京哥不好意思,不過今天早餐就全都交給他做吧!妳就在這裡......,喔不!從我洗澡到之後的時間都要陪我,跑完步之後總是情緒高昂,所以說.....抱歉。似乎沒辦法放開妳了,從早上開始就覺得,要睡囉!』(我說你是想去做另一種類型的運動吧)
後日談
繪麻回房之後發現棗在她房間裡
驚訝為啥棗在
棗你那啥回答?人家是問你為啥在?你回答你是有薪放假是怎樣
這男人是在想,反正他搬回公寓嘛,繪麻不是睡他那就是他在她房間睡
所以乾脆睡同一間比較方便
不過因為兩個人住繪麻房間太小
所以他要打通牆壁
繪麻說著可是隔壁是梓的房間啊
你也不要理所當然的說沒問題他會叫梓搬出去
還已經跟梓說了這件事
梓嘆氣說真是拿你沒辦法就搬了出去
只不過有搬出去的附加條件
於是改造房間開始了
昂說著他從來都不知道棗哥遇到女人會變笨
不過衝動行事這點倒是很像椿哥
這三人果然是三胞胎
椿兄我想吐槽你
說啥別把你跟棗相提並論,你不是這種笨蛋
你們半斤八兩啦
房間改造完成當然要來LOVELOVE一下
至於交換條件是啥呢?
梓與椿要棗之後都要變成他們倆的奴隸
棗咕嚷著根本從出生前他們就把他當奴隸在玩了
只不過之後他們玩他的慘烈度會加倍就是
不過做為獨佔繪麻的代價
他只好用一生來還了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