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EN NOIR portable--ソード(SWORD)線


   這是一個歷經十一年終於在小蘿莉身上滿足獸行的源氏十年計畫的故事!一把冰冷的刀欺上脖子,SWORD:『妳說什麼我沒聽清楚?』;薇兒:『這是一個盡心盡力將年幼失怙少女養大之後結為連理的感人戀愛故事。』(秒改的卒仔閣主)
ソード(SWORD)
CV:小西克幸

 
   在每一條線中必出場拉仇恨的SWORD,其實是負責養大小蘿莉NOIR的人!(但撿蘿莉回家的人是ZECS),認真說我真的很疑惑他到底從小到大都教了蘿莉些什麼?
  看似很疏遠她,但場場出來爭奪她,就算只有屍體也要帶回去,她跟ELLE去獵殺遲歸他也是很擔心的,即使她做出獵人失格的事情擔心被ZECS責罵,他也說著她是他養大的,她的一切他都有責任所以他會幫忙想辦法的。
 
  把她從ファーム帶回,知道她無法下手殺死CRIMSON,這一劍是他下手的。
  問著她在ファーム的生活怎樣?NOIR問著他這是身為獵人的詢問還是他個人的提問?SWORD說著這是他個人的提問!(你其實是想問她跟那三個男人有沒有怎樣吧?被吃的很乾淨喔!你的排行還在ELLE之後)
  NOIR對他們的想法是:CRIMSON非常溫柔、RAIN雖然脾氣有些怪不過不會說謊至於KNIVES則是跟SWORD有點像,非常認真、表裡如一在他身邊很安心......。
  SWORD你幹嘛還特地去查人家KNIVES的底?他的本名年齡跟出生地?你最在意的傢伙是KNIVES嗎?
  NOIR:原來他的本名叫做ヤマト(Yamato)嗎?我都不知道,如果在KNIVES還活著的時候讓他自己告訴我就好了,那麼至少還能好好的喊一次他的名字。
  SWORD:NOIR妳曾經想就這麼留在ファーム嗎?
  NOIR:我不知道,在ファーム很開心,但在那裡見不到SWORD,我即使能拋棄バウティア也不想見不到SWORD,雖然我已經選擇了バウティア,但這真的是正確的嗎?我連背叛人的勇氣都沒有!明明下定了決心,卻下不了手殺害CRIMSON。
  NOIR:到頭來還是你殺死了CRIMSON,要背叛他們至少殺死CRIMSON要由我來動手啊!我只會逃避,連背叛這種事都沒有辦法完成,對不起......我一直都不行啊!明明SWORD教育了我,我卻無法成為與之相襯的獵人。
  她回到バウティア的理由只是不想要SWORD失望,只是她無法回應SWORD的期望所以NOIR不停的道歉。
  
  SWORD:不要道歉,我並不是想讓妳露出這種表情才帶妳回來的。
  NOIR還是繼續哭繼續道歉哭著拜託SWORD不要討厭她!(抹臉,這一直上升的煩躁感是什麼?跟SWORD大概是官配應該沒關吧?沒關吧?沒關吧?)
  NOIR醒來知道SWORD代替她去獵殺RAIN,她追了過去,RAIN你當真好人啊!!發現NOIR過來也顧不得打到一半馬上問著NOIR有沒有事?
    
  SWORD:NOIR妳來做什麼?回去待命!
  RAIN:你在說什麼?是你們強行把她帶走的吧?
  SWORD:她是自願回去的雖然確實用了一點威脅手段,不過做決定的人是她。
  兩人繼續開打!NOIR衝入近身戰中的兩人之間。
  NOIR:SWORD不要殺死RAIN。
  SWORD的CAアーロンダイト刺穿了NOIR的肩膀。
  
  因為NOIR受傷,SWORD也不想管已經重傷逃走的RAIN。
  帶著她回バウティア。
  SWORD:妳為什麼要介入?妳就那麼在乎那個男人的性命嗎? 
  NOIR:那是當然的我不想讓RAIN死KNIVES和CRIMSON都因為我死了我希望至少RAIN和XIANTAO能活下來我也不想由SWORD殺死他。
  SWORD:就算妳這麼說我至今也殺了不少人了。
  NOIR:這些我明白可是我仍然不希望SWORD將我親近之人的生命奪走因為這樣一來我覺得我可能無法像以前那樣與SWORD在一起。
  SWORD:妳以後不要再隨便闖入近身戰了要不是有ネロ在!妳的手臂就會被卸下來了。
  然後ZECS出現。
  SWORD:你來做什麼?
  ZECS:不要一臉厭惡嘛!我只是來看看NOIR的傷勢。
  SWORD:是肩膀雖說筋骨沒損傷但至少要三周才能活動自如。
  ZECS:不必到三周吧?因為不能動的只有肩膀而已NOIR妳今晚去執行獵殺任務。
  SWORD:ZECS她現在受傷以這種狀態去簡直跟自殺無異。
  ZECS:她的CAネロ是無論使用者是否負傷只要身處戰場就能繼續戰鬥的CA啊!
  SWORD:就算有CA在但NOIR是肉身還是要避免帶傷戰鬥。
  ZECS:SWORD我說了要讓她去一開始就沒讓你有不答應的空間我只是在命令她去給我服從命令NOIR!
  ZECS你個死老頭啊!下一條就是你的線!我等著看官方怎解釋你,我之前就很想砍了你這混蛋老頭啊!(人家其實才二十多歲) 
  ZECS對於NOIR有的可能性抱有極大興趣所以要壓搾出她最大可能性才把她交給SWORD撫養於是SWORD決定帶著她私奔去也!不然這死老頭完全不給NOIR任何喘息空間是任務一件接一件的派。
   
  SWORD:因為妳說過只要有我在就可以所以希望妳將一切都托付給我直到離開這裡確定完全逃掉為止都不要對我做的事情有所非議,妳可以答應我嗎?
  那個我怎覺得你這句聽來很像在拐賣良家婦女?
  好吧!!這條線的小蘿莉就是個無限崇拜SWORD的兄控!哥哥去哪她就跟哪去,逃到門口盡責的小天使ELLE自然又是被派來阻擋。
  NOIR:SWORD因為我曾逃走一次ZECS會這樣對我也是理所當然但是你不一樣 你沒必要受我牽連你還是回去吧!
  SWORD:妳覺得我會對妳棄之不顧嗎?培養妳的人是我 離妳最近的地方看著妳的人也是我。這話聽來怎有點恐怖?)
  SWORD:這樣的我事到如今怎麼會對妳放手呢?(難怪前幾條線就算NOIR只有屍體你也要帶回去)
  ELLE:如果你打算把NOIR帶走我就會用盡全力去阻止。
  ELLE自然不是SWORD的對手!但是ELLE不管哪條線都是天使啦!
  
  ELLE:NOIR不要靠近我我接受了阻止妳的命令所以只要妳進入攻擊範圍我就會無條件的對妳進行攻擊所以將我破壞掉,SWORD如果不在這裡被銷毀還能進行活動我就會不斷的追趕你們雖然會給你們添麻煩但是請就這樣將我......。
  NOIR:等等SWORDELLE他......。
  SWORD一刀捅下去。 
  ELLE:謝謝你SWORDNOIR就拜託你......。
  SWORD:NOIR我殺了ELLE從今以後我也會不斷殺人吧!為了保護妳我會親手把妨礙我們的人全部殺掉無論那個人是誰......。
  媽的啦!我只覺得你好恐怖。
  SWORD:不過即使如此妳還是會對我......。
  NOIR:不要再說了SWORD現在我很難過對於SWORD殺死ELLE這點還有ELLE最後遺言都讓我很難過所以今晚的事我不會忘記!你是為了我才對ELLE下手我絕對不會忘記。
  你們兩個超有病啊!
  兩人逃到下層階級的小屋!這屋子在ELLE線時用過,不過SWORD完全沒有任何生活常識,NOIR在ファーム生活過多少還學過一點!但SWORD先生,不過是打開個冷凍食品的塑膠袋拜託你不要召喚你的CAアーロンダイト好嗎?
  有人會用這把去開塑膠袋嗎?你的CA會哭喔!
  SWORD開始有點後悔,他以為讓她在バウティア才是最好的,是他害她心裡有了創傷,他還在她面前殺了她的朋友。
  SWORD:我總是一直在傷害妳,也許把妳託付給其他人才是最好的!但我現在不想把你交給任何人。(你根本每條線都出來拉仇恨好嗎!)
  我想吐槽他啊!什麼ZECS輕賤人命去做機械人偶的行為是不對的!他媽的你在其他線沒反對過好嗎?!
  之後換成NOIR去買東西,因為覺得有點重在考慮要不要叫出ネロ幫她提?想著ネロ會不會生氣啊?不過比起為了打開食物袋口被叫出來的アーロンダイト,只是被叫來提袋子應該還好?
  回家路上NOIR發現她被人盯上,原來バウティア已經對他們發佈了懸賞令,擊退敵人之後被SWORD帶回小屋。
  NOIR因為退敵所以肩上的傷又裂開了。
  SWORD:我到現在還能回想起アーロンダイト刺穿妳時的討厭感覺。
  NOIR:我是你養大的所以我的命只屬於你,如果是為了保護你而死,我怎樣都可以。
  SWORD:那麼我的命也是屬於妳的現在我終於能說出口了我一直都不想讓妳離開總是找一些妳還不能獨當一面一個人無法戰鬥的理由把妳留在身邊我不想對妳放手但從妳那裡奪去的東西我還不了所以做為補償我將生命交付於妳我發誓為了妳而活發誓永遠保護妳,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NOIR:嗯,我想我也一定一直在等待你跟我說這些話的時候,不管我是獵人還是賞金罪犯,只要你在我身邊就夠了所以我現在非常開心就算在最下層就算被懸賞但我還是非常開心。
  SWORD:跟我在一起真的可以嗎?NAZCA 之後如果後悔可就來不及了喔!
  小西認真說我還是比較習慣你演譯的那個會摸愛麗絲屁股的帽子屋。
  NOIR:因為我從六歲時眼睛裡就只有你了,所以我現在毫不猶豫。
  SWORD:我眼中也只有你一個我從沒想過你會變得這麼漂亮。
  變態、戀童癖蘿莉控啊你!我終於知道你教她那些親親的理由何在了。
  像這樣
  或是在CRIMSON線中拉仇恨的減輕疼痛的親親。
  真的不能怪CRIMSON會想剁了你。
  在你自己的線你更過份了!講完上面那串直接就把人家拉過來親。
  還非常愉悅的配合小蘿莉再親一次的要求。
  知道嗎?!小蘿莉愛慕著養大她的男人這點可說是戀父情結!這我可以理解但反過來會有點可怕啊!
   NOIR:剛剛那個是給家人的吻嗎?
  SWORD:不是啊!嚇到妳了嗎?
  NOIR希望他再吻一次!!SWORD秒照辦,不過也說著今天只能先到這裡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在換場景前曬一下他的半裸姿。
  之後跟著SWORD來到他在上流階層的住家,說他可憐其實也頗可憐?小蘿莉還是蹭著他要他陪睡。
  由於之前住的房子很小隨時可以看見他很安心,但這房子太大要見到他還得穿過三扇門,所以她還是很想跟他一起睡。
  不過她一邊自言自語她不是小孩子她要忍耐雖然最近看到太多人死在她面前不過不要緊只要忍耐的話一下子就可以過去SWORD嘆口氣開始陪睡,說等她睡著就會回去,不過會在她醒來前回來。
  NOIR開始說著回憶以前在自己床上覺得好冷的時候都希望SWORD可以陪她睡。
  NOIR:現在好像回到以前一樣。
  SWORD:現在和過去還是有些不一樣,以前會隨便鑽到我床裡來的,那時候的妳比現在小很多。 但是不知不覺成長了如此多,但就算長大了,做的事還是沒怎麼變先說好了別那樣幹啊!不准半夜溜進來。(我覺得你很想她溜進去耶)
  NOIR:我不會這樣做的!萬一吵醒你就不好了。
  SWORD:不是那個問題。
  NOIR:???
  SWORD:把妳培養成這樣的是我啊!那這是自作自受嗎?(對)
  SWORD:就算對象是我也別隨便鑽到男人的床上一般的話就算被做什麼也不能抱怨喔!你要是那樣就行的話倒也可以但並不是那樣吧?說到底......別讓我說這種事啊!(你少夭鬼假小心)
  SWORD:我們已經不是保護者與被保護者的關係了要是連這個都忘了就實在頭疼了。 
  NOIR對他們成為戀人這事其實也沒什麼真實感。
  SWORD:對吧?雖然抱過妳吻過妳,到現在也還會很迷惑不知道能不能把妳做為戀人對待?雖然很想碰觸妳但感覺會毀掉很多東西我很害怕。真是的,和妳渡過的十一年變成奇怪的弊端了呢!(所以其他人才能老實不客氣的吃下去啊!)
  SWORD幾乎夜夜陪睡啦!所以對話繼續。
  NOIR:SWORD的溫度好舒服呢。
  SWORD:NOIR挨的太近了。
  NOIR:對不起,太擠了嗎?
  SWORD:不是說那個。
  NOIR:那是太重了?
  SWORD:妳啊,昨晚我說的話聽進去了嗎?
  NOIR:喔是啊!我們不是保護者與被保護者的關係而是戀人啊!戀人的話抱在一起有問題嗎?
  SWORD:既能說有也能說沒有好啦稍微離遠點。
  SWORD我開始同情你了。
  在這條線之中,NOIR常回憶以前她跟SWORD的初見時的事。
  以前的少年
  到底是怎樣會變成這樣的?
   
  當年也不過才13歲就被交付要照顧一個判定年約6歲的小女孩。
    
  手上嘛只有ZECS給的記錄!
  不過當時很有趣的一點是,SWORD追問著 NOIR喜歡的東西啦跟一堆問題!然後回過神才發現眼前多了一顆被布團團包住的粽子
  看到了ZECS額外挾的紙條才知道這個小女孩在覺得困擾的時候會用ネロ把自己綑起來。
  SWORD:當時我也只是個只會揮劍的小孩居然讓個小孩去養另一個小孩所以困惑跟失敗也很多!也對妳做了很多對不起的事。    
  NOIR:你沒有對不起我啊!SWORD對我很溫柔讓我變堅強能跟你相遇被你養大真是太好了。
  SWORD:妳這句話讓我有種罪惡感啊!
  待在SWORD這個居所的時候,被SWORD嚴格規定絕對不可以出門,需要什麼就透過電腦買,在一小時之內就會有專人送過來,而NOIR也非常乖的當真完全不出門,看著SWORD的書想起小時候他曾給她讀過繪本。
  SWORD:啊!圖鑒?這東西除了名字之外還有什麼可以讀的?然後要在哪裡結束啊?
  NOIR:那就選個別的。
  SWORD:別喪氣啊!沒關係,我讀!
  好吧!SWORD也是挺會哄小蘿莉的。 
  但令人驚訝的其實是......,這堆繪本是ZECS送來的。
  SWORD回到家,NOIR即使在他身上聞到血腥味她也不想多去過問,他每天都出門,現在的她只要他回來就好!而在有血腥味的這夜,SWORD沒有陪她睡。
  NOIR想著因她而死的人睡不著覺。
  NOIR:ネロ在那裡嗎?ネロ到床上來一起睡吧!
  SWORD你房間不是跟她房間隔了三扇門之遠?你為什麼會出聲?  
  SWORD:所以妳就叫了ネロ嗎?這種時候比起叫我還是優先叫了ネロ嗎?
  NOIR:因為我不想吵醒你。
  SWORD:謝謝妳的關心,可是這種關心我可高興不起來,別讓我有對CA吃醋這種令人難為情的舉動NAZCA。
  NOIR說著現在SWORD說話語氣很像他們剛見面時的樣子,SWORD說著語氣是他刻意改的,她一天天長大卻越來越仰慕著自己,她14歲還跟他同床雖然沒奇怪意圖(你確定?)但也已經產生困擾,覺得她會讓自己對事物判斷造成影響才要推開她。
  結果她又自己跑回來黏住自己,讓他的努力全白費了。
   
  他也疑惑著為什麼NOIR從來不過問他每天都去哪裡?明明都聞到他身上的血腥味了。
  蘿莉不夠病就不會死黏不肯走!她要的只是SWORD會回到她身邊就好!她才不想管他天天出門上哪做啥去。
  SWORD也超沒自信自己會被她當成男人被她所愛,覺得只是小孩子對保護者的迷戀。
  他在バウティア從來就不是為了正義揮劍,只不過覺得CA很強很美,他獵殺是バウティア的命令讓他可以去揮舞他的CA,現在則是為了NOIR舞動。
  這兩人在這晚就造成既定事實啦!說實在他的肉也實在不多就是。
  
  天亮之後的劇情,SWORD你真的是變態戀童蘿莉控啊!
  SWORD:說這種話的話我可是會每晚襲擊妳的喔!這樣也可以嗎?我壓抑了11年別以為我會輕易就能滿足,我終於能真正將妳得到手了。
  媽的啦!你也只養她11年啊!
  在SWORD洗澡時,NOIR發現包紮用的藥沒了,但覺得SWORD應該很快就用到,用電腦買實在太慢,她出門一下十分鐘內就可以回來了。
  卻在外面遇到不可能遇見的面孔。
  從CRIMSON口中才知道他是假死,而SWORD這幾天出門在外都在做什麼呢?因為バウティア發佈對他們兩個人的獵殺令,所以SWORD走上街頭進行無差別獵殺,不管是獵人還是罪犯,會對NOIR造成威脅的對手他全都殺!
 
  SWORD追來要NOIR離CRIMSON遠一點。
 
  不過這付樣子卻讓CRIMSON萬分不爽!
  他可是認為他跟SWORD同為NO.1在本質上沒差到哪裡去。
  互毆!
  當然本條線的妹子擔心的是SWORD。
  CRIMSON:看你們這麼恩愛真讓我很不爽啊!不如就砍飛他一條手臂好了!NOIR妳討厭獨臂的男人嗎?
  
  CRIMSON與SWORD都很單純就是只有打鬥的慾望而已!只不過平常的CRIMSON因為身體因素無法久戰!但個性基本上是惡劣兼變態!(雖然我個人挺喜歡的)
  他也很毒舌的說他看不慣SWORD一付清高只有自己很乾淨的樣子。
  好啦!由於他的CAオルカ碎了,CRIMSON退下陣!這場戰也只是在測試SWORD的能力而已。
  由於他實在幹掉太多太強的獵人與罪犯所以現在的他基本上ヴァルチャー也不會沒事挑釁他!所以做為交換,只要SWORD不再殺人,他們就會被獨立在這世界之外,不會再有人找他們麻煩,SWORD殺人是為了NOIR所以要求要連NOIR也不會有人找她麻煩。
  ヴァルチャー同意了,也因為SWORD之前砍太多人許多人失去CA,一些沒有CA的小賊出來做些小罪,市民要保護自己面對沒有CA的罪犯也沒那麼可怕就組成了自衛隊之類的組織,世界也算有了小改變。
  至於這兩隻!
  你們曬恩愛能不能進屋裡去?
  
  別在陽台親給人家看
  至於下半身狀態是這樣。
  SWORD:可以的話,想要這樣一直把妳關起來,我對妳就是如此的......。
  說真的我看到他說這句時完全不意外,之前要她不要離開房子時根本是種軟禁啊!不過妹子本人似乎被關的很開心就是。
  最後上首歌吧!!對於SWORD來說NOIR是個小情人無誤XD





題目 : 女性向/乙女電玩系列    部落格分类 : 遊戲娛樂
 2015_04_27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乙女花園

蝶舞丹楓(薇兒)

Author:蝶舞丹楓(薇兒)
主要為乙女遊戲心得及個人敗家記錄
本命為平川大輔、黑田崇矢
所以他為主角的角色路線篇幅可見非常明顯之私心
個人二手物賣場
https://www.myacg.com.tw/seller_market.php?seller=599


有喜歡截圖可自行取用
個人日文很廢是以自己的理解再去翻譯出來
不保證內容正確
以上歡迎同好交流

目前擁有主機
PC
PS2
PSP
PSV
PS4

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來客數

乙女夢境

應援永恆

等待著乙女的花園盛開,鑑賞最美的花

影藏夢境

乙女心情

加我好友以前請至少讓我知道你是誰喔

乙女時計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