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EN NOIR portable--ゼクス(ZECS)線


   大叔從第一條線一路被黑到底,我真的很好奇官方要怎麼救他才能挽救他的形象?不過他的線嘛說老實的也沒啥戀愛成份,他的CG也被歸類在其他部份,充其量不過就是個最終大魔王吧!
ゼクス(ZECS)
CV:藤原啓治

 
  他實在沒啥好看的圖可以讓我放在第一張當首圖使用,姑且截了張還能看的圖,在這條線呢,其實NOIR跟其他男人沒啥交流到,一開始她也不會被撿到ファーム去。
  ZECS:你想保護的是什麼?珍視的是什麼?會為了保護的東西而捨棄些什麼?因為對這些問題沒有結論!所以妳現在還很弱。
  這是ZECS一開始對NOIR所說的話  
  該說ZECS其實也頗疼愛她?當ELLE跟KOWLOON被派去獵殺 ,他跟NOIR說的是若他們一小時之後沒有回來的話,NOIR就得去支援他們,叫NOIR在等待的時間先休息一下然後給NOIR一個紙袋,裡面放的是糖果。
  看起來也挺想跟他們打好關係?在他們獵殺回來會半強迫式的要他們一起吃頓飯,即使他們不大願意也推不得。
  這次的獵殺ナイヴス(KNIVES),ノワール(NOIR)依舊失敗,在KNIVES發現她是女人的時候,SWORD出現接著迎擊KNIVES,連RAIN也加入混戰,不過這條線的KNIVES跟RAIN是不認識的。
  SWORD在NOIR眼前戰死,NOIR再度醒來已經回到了バウティア之中,只不過精神狀況非常不穩定 因為SWOED戰死,單純只是因為仰慕及想戰勝SWORD的KOWLOON便開口要離開バウティア,而ELLE在有任務的時候又不能隨時看顧NOIR,所以就由自稱最閒的ZECS來照顧她了。
  ZECS:ELLE去獵殺時,光靠ムーン(MOON)一個又壓制不了她,可是也不能不管她吧?就讓那個最閒的人來照顧她吧!
  KOWLOON:那你的意思是......?
  ZECS:就是我啦!
  ZECS也命人將他的東西給搬到SWORD房中(因為NOIR死活不肯離開SWORD房間)。
  MOON:ZECS你認真的嗎?也不用守在房裡吧!
  ZECS:她不想離開這裡有什麼辦法呢!
  MOON:就算你是給她姓名的人也不用做到這種地步吧!
  老實說我現在有點寒毛直豎,這老頭在前幾條線是揚言NOIR只不過傷了肩膀還能動就要去獵殺,現在這態度我覺得好恐怖。
  MOON:還是說你喜歡吃嫩草?(艸!我同意妳這句。)
  ZECS:別瞎猜,我只是不想無端失去培養至今的人才而已。(我聽你放屁)
  ZECS:讓SWORD掛掉我很難受也是我的失策,主因是我不顧大局太急功進利。(啊前幾條線不都能抓回去做人偶)
  ZECS:我還以為NOIR處事會變通點呢,沒想到她比我想得還要固執,這都怪我沒能早察覺就該由我負責不是嗎?
  MOON:自從你成為バウティア的CEO之後我就沒看過你這樣了。
  ZECS:對我失望了?
  MOON:怎麼可能!看你這表情我覺得很有趣,可能的話真想多欺負你啊!
  ZECS:妳的趣味還是這麼低級.....,妳就是這點讓人沒法理解。
  MOON:我們彼此彼此啦,我也沒法理解你那理性又感性的理論啦!
  大家都閃了之後ZECS才碎碎念著應該叫他們把工作桌也搬進來的,然後開始關心NOIR傷勢。
  NOIR至今仍不願意相信SWORD死了,因為SWORD答應她會一直陪著她,所以SWORD不可能拋下她一個人死掉。
  ZECS:每一個人都一定會死,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就算是妳跟我到最後也一樣都會死。
  是說寫到這邊我想先吐個槽先,ZECS你到底是塞給了製作小組多少錢?通常來說做為隱藏角色要全通所有角色的所有結局才能攻略該角,這是乙女遊戲的常識這點我基本上沒有異議。
  不過,這遊戲奇妙的地方是,只要你全通了其他人的所有角色,他媽的不管你之後怎麼玩,除非你淨空所有存檔,不然就絕對進到這大叔的路線,ZECS你是塞多少錢給製作小組啦!
  目前的NOIR小姐精神狀態尚不穩定,雖然疑惑為啥ZECS要跟她一起在SWORD的房間中,但看到她的CAネロ還在她才能夠安心。
  ZECS你果然是個老頭吧!才工作一下就喊著腰痠背痛的!你是想喊給誰聽?讓她幫你抓個龍按個摩之類的嗎?
  ZECS:真是的,淨是一些事務性工作煩都煩死了,腰也痠死了。NOIR,還是有點餓吧?要不要吃點東西?
  NOIR:不,我不餓。
  ZECS:行了,妳就陪我吃吧!這是社長的命令。(我說那個ZECS,要青春少女陪吃飯價碼不低喔!)
  ZECS:我記得妳不吃生魚吧!
  NOIR:清淡一點的東西還可以吃。
  ZECS:清淡啊?和我正好完全相反呢!(那個,老人家吃重鹹對身體不好喔。)不知為什麼,我做的飯口味都偏重呢!不過,算了,反正我今晚不下廚。
  這句話似乎引起小蘿莉注意。
  NOIR:ZECS會......自己煮飯?
  ZECS:別小看我獨居生活的能力,直到住進バウティア之前所有的家事都是我一人包辦的,雖然之前有跟搭檔一起住,不過那傢伙完全不會煮飯所以只好由我自己來了。
  ZECS你這不就是個娶不到老婆的羅漢腳才不得不擔起家務工作嗎?至於搭檔指的當然是他。
  NOIR:感覺好怪......。(小蘿莉在無口男的教育之下一向有話直接說)
  ZECS:我說妳啊!唉......算了,等等,我去安排一下。
  然後ZECS去找SWORD房中傳送訊息用的導管,NOIR對於SWORD房間構造自然很清楚,告訴ZECS在哪,也警告他那有點故障,所以有時會彈出來。(是會變成像武器狀態嗎?)
  晚餐送了進來,我說那個ZECS,人家才17歲,不要問人家喝不喝酒,她不喝還怪她不懂酒的美味,更加不要濫用權力說以後要把品酒能力當做升級成A級獵人必備技能。
  NOIR:酒是哪來的?以前這裡沒有。
  ZECS:我房間。(他丟了一瓶給她)
  NOIR:這是什麼?
  ZECS:果汁,之前買錯的。既然收下了不是應該謝謝我嗎?
  NOIR:謝謝。
  ZECS:收下了就喝啊!妳連水都沒怎麼喝呢。
  在這條線嘛!ZECS姑且還算是非常關心NOIR的,也半威脅的說要是她再不多吃點東西,他就必須給她打營養針了。
  ZECS問著她要不要去洗澡?NOIR同意,開口問了ZECS是要在這裡待到什麼時候?
  ZECS:目前是打算住在這裡,不喜歡嗎?
  NOIR:那倒沒有。
  ZECS:不喜歡的話就表現出來,那種無所謂的態度很頭疼呢!還是要讓我出這房間?
  NOIR:我不喜歡獨自一個人,就算是ZECS也行,能在這裡陪我就好。(那個,我覺得沒魚蝦也好的這句感覺還挺傷人啦!)
  ZECS:這根本沒給我台階下嘛!反而像在諷刺我。
  NOIR:咦?會嗎?
  ZECS:是不是應該再重新教育一下會比較好?
  NOIR又做了過去一直重覆做的惡夢,ZECS喊了她的名字,她驚醒發覺自己掐著ZECS的脖子。
  ZECS:NOIR,冷靜點,鬆開手,不然我的Asura會當做妳有敵意而攻擊妳的。
  ZECS要她繼續睡,她再做惡夢他會喊醒她,兩個人就小聊了一下。
  NOIR:不知道為什麼靠近ZECS我總會感覺到害怕。
  ZECS:我說妳啊,雖然我確實做了很多令妳討厭的事,妳現在要把那些舊帳翻出來說嗎?
  NOIR:不是這樣,算不上討厭,只是內心某個地方會不自覺提防提醒我別靠近......ZECS。
  ZECS:難道妳覺得我對妳懷有惡意嗎?(至少老娘我沒感覺到善意就是。)
  NOIR:大概是我本能的在害怕ZECS。
  ZECS:那種反應只有現在有嗎?還是平時也會這樣?
  NOIR:我覺得平時也會這樣,但不是一直這麼害怕,現在可能是我還沒從惡夢裡清醒過來,不該和您說這些無關的話,對不起。
  ZECS:那我離開房間會比較好嗎?
  NOIR:不,我也討厭一個人獨處,況且我理智上很清楚你沒惡意。
  NOIR有些搞不懂ZECS看來像是個可怕的人,但有時有很溫柔,她現在有些被弄混了。但是因為現在有ZECS在她身邊所以她還蠻高興的。
  ZECS:真是個令人頭疼的孩子,妳這樣說實在很難令我不亂想啊!不過妳這樣判斷也沒有錯誤,我是バウティア的CEO有時得站在バウティア方在想事情,提防我也不是壞事。
  NOIR:所以我現在要提防ZECS嗎?
  ZECS:現在倒沒必要,偶爾這樣也不錯,而且現在這個狀態我再怎麼嚴厲也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啊。
  隔天,MOON來檢視過NOIR的傷勢沒問題之後就命令ELLE。
  MOON:砸醒睡在那邊的歐吉桑。
  ELLE聽從命令是以MOON指令為最優先,所以就用力砸下去。
  ZECS:嗚啊!ELLE,你搞什麼啊?
  ELLE:因為MOON要我砸醒你所以我就照做了。(不排除順便報私仇?)
  ZECS:想也知道那是開玩笑的吧!誰會真的把人砸醒啊!
  ELLE:MOON,那是開玩笑的嗎?
  MOON:不是開玩笑的喔!我就是那個意思,你真是個好孩子,媽媽好開心啊!
  ELLE:我明白了。
  ZECS:真是莫名其妙的母子關係。
  不過MOON這回來的目的是來跟ZECS談談一些『實驗』的問題。
  說起來其實這條線這兩個人相處還挺有趣的。
  ZECS:我要睡了,妳呢?
  NOIR:我也睡,反正醒著也無事可做,可是ZECS你睡沙發沒關係嗎?
  ZECS怎麼妳要跟我換嗎?(不然你是期望一起睡嗎)
  NOIR我覺得你回自己房間比較好。
  ZECS妳還真不給面子呢!
  ZECS雖說睡著有點不舒服但也不能從妳那裡搶床最重要的事我可不能棄妳一人不顧啊!
  ZECS也許像我這把年紀的人隨意睡在房間角落讓看著不爽但忍耐一下吧!(我超想給你捅下去的啊)
  MOON看到變成貓在NOIR身邊的ネロ,跟ZECS開口討著她還是想要NOIR,被ZECS一口拒絕,並要她不准在他不在房間的時候隨便跑進來,MOON說著NOIR的傷已經完全好了早就可以出任務,為什麼ZECS還不派她出去?
  ZECS還是說著她身體的傷是好了,精神狀況還是不穩,運氣好只是重傷回來要是運氣不好就會死掉,所以他還沒打算讓她出去,MOON看著ZECS的表情有些變化,然後ZECS開始要NOIR最近都不要離開他太遠。
  似乎在計畫些什麼,帶著NOIR出門去,也去見了KOWLOON,KOWLOON要ZECS帶著NOIR在外面逛的時候至少要把他那件顯眼的不得了的外套脫掉,不然一付凱子爹的樣子,很容易被人家盯上。
  在跟NOIR對談之中ZECS才知道,SWORD完完全全把NOIR當成獵人在教育,所以她對於買東西之類一點概念都沒有,今天的行程就是帶著她去買東西,因為NOIR不習慣只有她一個人這樣,所以ZECS也一起採買換裝了。
  看到沒梳油頭的ZECS,NOIR的評語是......。
  NOIR:ZECS你......難不成其實挺年輕的?
  ZECS:喂,現在是說這種話的時候嗎?沒有其他想說的嗎?挺帥的啊!或是意外的適合之類的啊!就算是騙人的也好啊!這可是讚美人的場合啊!
  我想那個無口男應該從小到大沒教過她這個。
  NOIR:ZECS穿成這樣簡直不像ZECS。
  ZECS:這可是妳選的,不准笑。
  NOIR:我沒有笑,只是說像別人。
  ZECS:要迷上我了嗎?
  NOIR:那倒沒有。(完全秒答)
  ZECS:妳就隨便應承我兩句不成嗎??真是的,我的部下實在是......。
  然後ZECS帶著NOIR去他很喜歡的酒館吃飯,你們這根本像爸爸在管教女兒啊!還一邊要NOIR不要玩布丁跟戳布丁。
  因為NOIR覺得插著仙女棒的冰淇淋很有趣的樣子?所以ZECS也點了一個給她, 但他之後後悔了,因為NOIR只有身體長成大人,她竟然把仙女棒拔出來玩還對著別張桌子,不過在下層世界是只要有趣大家笑笑就過去。
  這天的ZECS也給她買了不少東西,但也抱怨了幾句NOIR實在不想一般少女,哪有男人給女人買包包,她第一次挑的是鋁合金的箱子,因為看起來耐用;第二次挑的是個有卡通圖案看起來很孩子氣的包包。
  問著NOIR對一般市民生活的想法?問著她是否會想過著這樣的生活?NOIR說過去她從來不知道世界之外有這樣的生活,大家也都很努力的活著,她今天只看了一天,會不會想過這樣的生活她並不知道,不過她知道了之後即使不做獵人她還有其他可以做的事。
  然後ZECS帶著她到一個地方去,在那地方,NOIR瞬間恢復了部份的記憶。
  在她眼前揮舞的是ZECA的Asura,然後她的父母就死了,再來是緊掐住她的脖子想殺死她的人是......。
  ZECS!
  NOIR:是你殺了我的父母然後還想殺了我嗎?
  NOIR朝他攻擊,ZECS也只是張起防護。
  ZECS說著現在他不管對她說什她都不會相信,所以要她先冷靜下來再說,然後CRIMSON和XIANTAO就出場來把她帶回了ファーム。
  CRIMSON:謎之醫師對美少女伸出援手明明是這麼精彩的畫面。
  XIANTAO:哎?你說什麼?變態醫師的美少女入手計畫?
  CRIMSON:我說XIANTAO你為什麼總是要破壞我的名譽啊?
  XIANTAO:並沒有降低你的評價啊!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XIANTAO的CV是五十嵐裕美,也就是說......
  XIANTAO跟オリオン兩個都是同一人
   
  兩隻都是吐槽役!
  在我接下去寫之前我想吐個槽先!小蘿莉年約6歲被撿回バウティア養大,之後過了11年,所以蘿莉今年17歲這點沒有問題。至於養育她的SWORD當年13歲過了11年之後是24歲,這點也沒有異議。
  再來就看看其他人的年齡囉!
  在CRIMSON線有提到他其實頗介意大了蘿莉約10歲所以姑且算他今年27歲,至於ELLE的設定是17歲登記成為獵人19歲意外死亡就被做成機械人偶,然後故事中有說他的生日是他被『啟動』2年,所以他時光正常過的話是21歲,而在ELLE線中,NOIR問過他ZECS應該至少大ELLE20歲有吧?ELLE說沒有,只有10歲,他的外貌年齡是19歲!你他喵的告訴我......。
  這張臉今年29歲?
  然後這是NOIR失去記憶時的過程所以是11年前,於是這人此時18歲。
  這張臉說有29歲的話我同意!但18歲?你未老先衰的有點離譜!
  11年前16歲的CRIMSON長這樣我還能接受。
   好,回到診所ファーム之中,NOIR在ファーム看到RAIN和KNIVES氣到要發動攻擊,被SWORD的聲音阻止下來,原來SWORD當時確實重傷,但被MOON帶回要製成機械人偶SWORD奇蹟似的恢復自我意識,一向支持這計畫的ZECS突然開始不願意MOON恣意妄為,所以要KOWLOON假裝要離開バウティア,然後找機會要帶回SWORD。
  剛把SWORD帶回ファーム時他尚在昏迷狀態,但他不用依靠機器充電。(官配福利就是領先KNIVES好幾個馬身之遙,雖說少這條線KNIVES不用領便當吃)
  NOIR非常開心見到SWORD,但有個人超級不爽。
  
  CRIMSON:啊!真是感人的相會對嗎?但是可以不要在我的ファーム之中跟可愛的女孩子卿卿我我的啊!差不多可以砍了他了吧?
  RAIN跟KNIVES表示在CRIMSON抓狂之前還是來點鎮靜劑比較好吧?但所謂鎮靜劑其實也就是......揍他啦!
  KNIVES:要用手還是八咫烏?
  RAIN:用八咫烏好了!最近這傢伙好像也習慣被八咫烏揍了。
  CRIMSON:你們又要無視我的發言用那個揍我嗎?上次揍我的瘀青還沒消耶!遇到不爽的事就要馬上訴諸暴力,你們這些排進NO.之中的罪犯真是......。
  RAIN:給我閉嘴NO.1,你有資格說這種話嗎?
  KNIVES:確實如果真是個NO.1就試看看能不能躲過我這種程度的攻擊吧!
  KOWLOON:確實沒想到你會被赤手空拳擊中啊,你真的是NO.1嗎?
  CRIMSON:閉嘴!我的本業是醫生啊!野蠻無理的打鬧我可不奉陪。
  RAIN:只是對於無殺意的攻擊無法做出反應吧?雖然難以相信,不過要是能讓你變得狼狽不堪我倒也不反對。
  CRIMSON:夠了!我就賭上NO.1之名跟你們決一勝負!
  畫面一黑,傳來連續拳頭聲!
  XIANTAO:吵死了!我不是說過這裡是醫院嗎?有病患、傷患跟體弱的人都會來,從昨天開始我就不停重覆這一句,你們要鬧就給我出去鬧,這裡是醫院,不准在這裡搗亂,知道了嗎?
  全員道歉!雖然SWORD表示為什麼連我都被打?
  XIANTAO:再給我引起騷動就全部趕出去,醫生跟那四個混飯吃的都一樣,聽清楚了嗎?
  現在知道醫院裡實際上最高地位者是誰了吧!XD
  SWORD也同意該冷靜然後談談目前狀況,但也要NOIR手先鬆開不要緊抓著不放,他不會不見的。
  RAIN:確實看著會有點不爽,你不是只是那女人的保護者嗎?那女人為啥會那麼親近你啊?不只是被保護者的身份嗎?
  SWORD:確實只是這樣而已。
  CRIMSON:啊啊!果然還是要殺掉比較好,不過算了,等一下再說。
  NOIR提起她想起小時候的事情,然後ZECS殺了她的父母還試圖要殺她的事,但我覺得應該CRIMSON在現場是知道實際狀況的,只不過不會由他說出真相,他說著晚點要回バウティア一趟看一下現在目前的狀況。
  NOIR跟RAIN及KNIVES聊著,問著SWORD的身體狀況之類,RAIN跟KNIVES告訴她,SWORD剛醒時,這兩個人關係更加惡劣CRIMSON把他的CAオルカ叫出來了五次,然後被XIANTAO毆打了12次。
  KOWLOON:我被捲進去4次有2次還差點死了。
  至於CRIMSON則是喊著他也不想曝露他是NO.1啊!誰叫SWORD在昏迷中還喊著NOIR的名字,看了就火大,叫罵著:『你怎麼不去死呢?』就開打了。
  大家聊著基本上醫生能講你怎麼不去死呢?這種話嗎?
  RAIN:說起來還不全都是KNIVES的錯,沒事把我捲進來幹嘛?
  KNIVES:說到底是我們害SWORD受重傷才會變成現在這樣,負起責任也沒什麼不對,把他安全送到這裡只是個提案再說我也沒有強迫你吧!
  RAIN:頂著那麼恐怖的臉說話還說沒強迫我?
  KNIVES:要是你怎樣都不願意做,不管我說什麼你也不會理我啊!
  好啦,咱們 RAIN其實也是個傲嬌啦。
  NOIR:謝謝你們!
  RAIN&KNIVES:蛤?
  NOIR:依剛才的話來說要是你們沒有送SWORD過來我也見不到他了而且你們兩個人也在他們吵架時出來勸架了所以想向你們道謝謝謝!還有一開始想攻擊你對不起非常抱歉。
  KNIVES:那個.....該說要道歉的是我跟SWORD是不同陣營所以我沒必要跟他道歉可是傷到妳我感到很抱歉對不起讓妳受傷了妳已經沒事了嗎?(他們兩個基本同陣營耶!!你只對打女人這個比較介意)
  NOIR:可是因為KNIVES是賞金罪犯我是獵人戰鬥本來就不可避免而且還是我去攻擊你的。
  KNIVES:即使那樣也不要道歉女人跟小孩是應該要保護的對象而不是戰鬥的對象......抱歉。
  RAIN:這傢伙怎麼回事?她真的是你們養出來的獵人?看著不像啊!
  KOWLOON:別小看她啊!她可是A級的獵人還有NOIR不要跟賞金罪犯道歉啦!
  CRIMSON:我也從ZECS那邊聽過妳的傳聞真是個好孩子啊!就是保護者太爛了妳要不要放棄做獵人啊?跟XIANTAO一樣來我這裡我會給妳很棒的待遇喔!
  夜晚,CRIMSON前往バウティア,因為怕SWORD拖著尚傷著的身體也想跟她去,所以在讓他吃了藥之後NOIR才要隨後出發。KNIVES擔心她要跟著去,但被NOIR婉拒,只不過一向是女性主義者的KNIVES堅持至少要有人陪她到門口,那人就是RAIN,本來RAIN還不肯,被KNIVES說著......我記得你昨天打牌輸給我.....。
  這遊戲的人還真愛打牌啊!RAIN因為打牌輸了所以聽KNIVES話帶NOIR到バウティア門口,而最前頭是KOWLOON打牌輸給ZECS被他使喚去下層階級買煙(但ZECS不抽煙)
  來到バウティア卻看到滿地血跡和打到已經有點語無倫次的CRIMSON,因為連續戰太多次讓他產生手腳顫抖、意識混沌、劇烈頭痛以及視線都變狹窄以及平衡感也失去了,還有點認不出NOIR,被NOIR叫他快回去休息,RAIN還在門口可以接應他回診所治療。
  遇ZECS才知道目前到底什麼狀況,MOON希望大量製作機械人偶但是他反對所以他跟她大吵了一架,於是MOON決定排除他的存在,剛他已經打了一堆戰鬥力等級為S的機器戰警了。      
  終戰前還有閒暇小聊一下,ZECS說著NOIR的父母雖說不是他親手所殺但也算是被他害的,因為他們捲入了他們與賞金罪犯的爭鬥之中,當時活下來的只有NOIR,不過NOIR過於幼小,單憑她一人根本不可能在這世界活下去,所以他才決定乾脆送她一起上路與父母一起死。
  NOIR也才理解為什麼她會覺得那個人雖然掐住她的脖子但表情卻非常哀傷,只不過因為ZECS因意外死亡的妹妹和當年的NOIR年紀相仿,他一直無法痛下殺手,當時受到重傷的CRIMSON倒在一邊,而ネロ似乎是想保護這小女孩所以自己與CRIMSON解除契約以異於平常結約的方法和NOIR諦結契約。 
  ZECS就給小女孩取了NAZCA這名字帶回去交給SWORD照顧。
  他之前計畫著要反抗MOON的力量,在這夢限界樓之中與CA簽約其實CA賺不了什麼錢,所以他們那些特權階級想著要把CA給販售到外面的世界去,於是放任及培養獵人與罪犯廝殺,要CA進化成最完美的武器再販售。
  而他的計畫就是讓這些CA進化,變得像是她的ネロ這樣依戀主人,有著自己的意識會自己選擇主人,不會隨著MOON他們的意思擺弄,而擁有這些素質的人很多都非出自於不把人當人看的特權階級,若是這些人強了起來,不再被只當成螻蟻看待,這世界的生態也會改變。
  所以ZECS要趕NOIR快點回去,對上MOON跟ヴァルチャー那兩個人的話,他一個人去就夠了。
  NOIR:在這短短的幾天裡,你照顧我、一起生活教我很多事情,只有ZECS感覺像是贖罪了似的,然後就擅自的自我滿足就要一個人消失,這種過份的背叛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於是蘿莉跟著去了。
  只是此時的MOON嘛想要的是夢限界樓死個90%以上的人口重新洗牌,現在的人類太沒有用,經過四百年還是沒什麼長進,她跟ヴァルチャー都不是人類,算是CA的管理者有點像是他們的神?經過四百年卻沒能讓他們有所進步,所以大家毀滅掉再重生一遍就好囉!
  在她的命令之下,不管是NOIR的ネロ或是ZECS的Asura都停止了動作,但想要保護ZECS的心情強烈,她祈求著ネロ保護ZECS,MOON完全驚訝她命令ネロ停止而ネロ竟然不理會她的命令,另一邊的ZECS也是為了護衛NOIR策動了Asura。
  ヴァルチャー說著這兩個不聽她們話的CA不就代表著人類有所進步有所改變才會讓CA也產生變化了嗎?該退場的是她們,於是她們放話給人類一千年的時間要是他們還是死性不改,她們還會再度出現。
  這算大團圓結局嗎?在對上這兩個女人前,ELLE也是被命令出來阻擋,然後ZECS在這邊告訴ELLE他會反抗MOON的命令警告NOIR不要靠近他,也不願意攻擊NOIR正是他以前做為人類時的人性,所以也能命令他的ZECS說要解放他,跑的遠遠的不用再受命令所束縛。
  之後,那位醫生不要把病人丟給小孩子看診就擅自跑來說要跟可愛的女孩子享受悠閒的休息時光!
  回到バウティア,ZECS問著NOIR結果她到現在還在做獵人,他剝奪了她屬於平凡女孩子的幸福這樣真的好嗎?
  NOIR:幸福是什麼?幸福是一點一點累積上去的東西,那種只是等待幸福就會降臨在頭上的只有童話故事裡才會出現ZECS剛才說結果?但是現在什麼都還沒有結束啊!還沒有出現任何一個終結,所以現在,為了向前邁進,我會做一切我所能做的事情,為了接近所期望的未來,我所能做的就是這些事而已。
  到頭來你們果然是溫馨的父女圖啦!
  ZECS問著可不可以摸摸她的頭?
  NOIR說沒問題,她喜歡人家摸她頭。
  完全是感人肺部的父女圖無誤。
  直到最後都在當獵人。
  至於其他結局!
  有著NOIR沒跟上去,ZECS莫名其妙以自身為人柱換得一百年的和平,而CA也在這一百年間完全消失在世間。
  還有著就是壞人就要做到底,NOIR殺死了ZECS才聽見真心話。
  怒火攻心到讓CA達成完全進化。
  完全進化形好帥!
  是說後面好跳痛!
  突然跳到他們逃出了夢限界樓,還過著像小夫妻的生活。
  真的!男人不要梳油頭!除了顯老外還會有禿頭的可能喔!
  但是逃離夢限界樓也只是一場夢而已!
  NOIR:死了嗎?又丟下我一個!真是過份的大叔。
  然後意外之人在眼前出現
  逃回ファーム的CRIMSON終究還是死去,他的CAオルカ選擇了XIANTAO做為下一任的NO.1Criminal King,不過當握住オルカ時他感到的不是悲傷而是憤怒,身體也很奇怪在短短幾天之內抽高成這樣。
  他的父母因獵人而死,所以他來毀了バウティア,然後是殺死過去傳說中的獵人EX. Living‧Mythology,那是ZECS還在當獵人時的代號,但是他已經死了,所以他就來狩獵登記名為ARMEN NOIR的姐姐吧!
  帶著ネロ迎戰。
  NOIR:在這夢限界樓之中,爭戰永遠不會結束。
 全線到此結束!這角色為啥也能寫上3小時?他的最後特典雖然毀遊戲三觀,不過也挺有趣,明天有空再來寫個記錄吧!
  話說這大叔算有洗白嗎?
 
題目 : 女性向/乙女電玩系列    部落格分类 : 遊戲娛樂
 2015_04_29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9 « 2017_10 » 11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乙女花園

蝶舞丹楓(薇兒)

Author:蝶舞丹楓(薇兒)
主要為乙女遊戲心得及個人敗家記錄
本命為平川大輔、黑田崇矢
所以他為主角的角色路線篇幅可見非常明顯之私心
個人二手物賣場
https://www.myacg.com.tw/seller_market.php?seller=599


有喜歡截圖可自行取用
個人日文很廢是以自己的理解再去翻譯出來
不保證內容正確
以上歡迎同好交流

目前擁有主機
PC
PS2
PSP
PSV
PS4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來客數

乙女夢境

應援永恆

等待著乙女的花園盛開,鑑賞最美的花

影藏夢境

乙女心情

加我好友以前請至少讓我知道你是誰喔

乙女時計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