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EN NOIR portable--全通關特典與總感


   這是個會毀三觀?的特典,由ELLEKNIVES共同主持,說是他們由獵人與賞金罪犯中共同選出最具協調能力,便由他們來主持這個環節。


 
   KNIVES說著要ELLE至少也打聲招呼吧?ELLE說著我只是個人偶不要用人類那套來束縛我唷!

  KNIVES:「這不是選錯人了嗎?」

  ELLE:「是這樣嗎?不然你是想跟SWORD或者是ZECS一起站在這裡嗎?」 

  KNIVES:「絕對不要,特別是後面那個,我跟他沒什麼話好說。」

  ELLE:「雖然我覺得比較難交流的是SWORD,不過事已至此你還是看開點吧!」

  於是就來做人物訪談囉!

  ELLE:「這裡是バウティア所以就從ZECS開始吧!」

  KNIVES:「等等,最終BOSS一般不是都該壓軸嗎?」

  ELLE說不用拘泥於型式嘛!所以大家就前往ZECS的社長室囉!

  ZECS:「我不是剛被掛掉而已?現在這樣出場沒問題嗎?」

  ELLE:「沒問題的,如果把你當成亡靈之類的應該大家就能理解了。」

  KNIVES:「反正我們剛也警告過她們這會毀三觀了。」(還硬要往下看就怪她們自己抖M了。)

  ELLE:「那麼第一個問題是『請用一句話概刮對已經結束的本篇感想!』。」

   ZECS:「做壞人好累!」

  KNIVES:「確實很簡潔。」

    ZECS:「一直被敵視給人帶來很大精神壓力啊!還被部下疏遠、被上級頤指氣使……。」

    ELLE:「中年歐吉桑的悲嘆請到此為止,想把酒暢談也請自己一人去。」

    ZECS:「看來確實被部下討厭了呢!對吧?我的部下全都是這付德性啦!」

    ELLE:「不是還有KOWLOON在?」

    ZECS:「那傢伙與其說是我部下還不如說是SWORD的跟班吧!」

    KNIVES:「雖然我是不大理解你們內部狀況,不過看來基本上沒人信任ZECS你,我可以這樣理解嗎?」

    ELLE:「你的理解非常正確。」

    ZECS:「我究竟……。」

    ELLE:「再來是第二個問題『對於NOIR你是怎麼看待的?』。」

    ZECS:「對她的想法嘛?該說的我在本篇已經說過了,請到本篇自己去找答案喔!」

    KNIVES:「說起來最後那個妄想白日夢到底是誰的妄想?」

    ELLE:「喔?那個在大草原上的新婚生活啊。」

    KNIVES:「真沒想到居然會在那個地方卿卿我我啊!」

    ELLE:「真是的,ZECS的嗜好真是令人不敢恭維。」

    ZECS:「我說你們不要隨便評論啊!那個可是遊戲企畫之初就決定『必須這麼做』才這樣設定的喔!」

    KNIVES:「你說什麼?」

    ZECS:「不信的話去看一下最初的大綱。」(大叔你囂張屁!)

    ZECS:「那邊很清楚的寫著將會以我和NOIR在某個樂園幸福生活的白日夢來結尾吧?那時候明明連CA的名字都還沒設定,只有這個被確定下來的喔!」

    KNIVES:「不是吧?為什麼要最先確定這歐吉桑的結局呢?」

    ZECS:「不要叫我歐吉桑,我還很年輕呢!」(歐吉桑歐吉桑歐吉桑歐吉桑……。)

    ELLE:「這句話由自己拼命一直強調還真是悲慘啊,ZECS。反正不管ZECS再怎樣叫,也改變不了他只是個最終BOSS而不是個王子殿下的事實。不過就是個喪家之犬的嚎叫而已,哈哈。那麼繼續第三個問題。」

    ZECS:「ELLE你性格是不是變惡劣了?」(你內心是在懷疑他跟MOON那瘋女人處久被帶壞嗎?)

    ELLE:「其實只要NOIR不在我就是這樣的性格喔。」

    KNIVES:「真是天壤之別。」

    ELLE:「我只不過是將想要溫柔以待的人與無關緊要的路人甲差別對待了而已。」

    ZECS:「你剛剛說有差別待遇吧?」

    ELLE:「第三個問題『有沒有覺得難以應付的對象?』。」

    ZECS:「真要說的話還是MOON吧!基於地位的關係沒必要的話不想見到她。」

    KNIVES:「ZECS跟她誰的地位比較高呢?」

    ZECS:「雖然我想說差別不大,不過她是上層直屬,我的職位不大算是直屬,正確點說我跟她所屬機關不同。」

   KNIVES:「這就跟我們沒關係了,那麼跟你有淵源的CRIMSON之間的關係好嗎?」

    ZECS:「該怎說呢,那小子不好應付啊!說到底我身邊也沒個好應付的人。」

    KNIVES:「這是你自做自受吧!」

    ELLE:「獵人全都是有怪癖的人呢!」

    KNIVES:「輪不到你來說。」

    ELLE:「那麼相對來說有沒有喜歡的人呢?」

    ZECS:「KNOWLOONNOIR他們比其他人好太多了。」

    KNIVES:「總覺得剛剛的話聽起來有點淒涼。」

    ZECS:「沒有什麼可以正經交流的人才呢,喔對了,KNIVES有沒有興趣做獵人啊?」

    KNIVES:「我拒絕。」

    ELLE:「那麼最後的問題是『你的本名是什麼?』。」

    KNIVES:「說起來我也挺在意的,ZECS還沒透露過本名吧。」

    ZECS開始顧左右而言他,說著與本篇完全無關啦、不必再討論這個話題啦,態度相當的可疑。

    對於這點ELLE也不大在意,他也做好萬全準備,拿到了角色設定表,也就是內部設定資料,ZECS開始緊張的阻止ELLE要命令他銷毀掉。

    ELLE:「誰鳥你,本篇已經結束了。」

    KNIVES:「ZECS的本名是什麼來著?AlexandriaWeizmann。」

    ZECS:「啊……,不准公佈啊!」

    KNIVES:「Alexandria?好女性化的名字啊!」

    ELLE:「確實呢。」

    KNIVES:「因為出生時過於溫順乖巧被錯認是女孩子嗎?」

    ELLE:「不管怎樣也會馬上發現是個男的吧!竟然叫做什麼Alexandria……。」

    ZECS:「你們以為我喜歡啊!就想要個聽起來比較有氣勢的名字就只按發音決定了啊。」然後一邊碎碎念本篇裡根本不用報上本名為什麼會在這邊被曝露?

    ELLE:「年紀一大把的男人居然叫什麼Alexandria……噗哈哈哈哈。」

    ZECS:「吵死了。」

    KNIVES:「別在意,這名字其實也很不錯啊。」

    ELLE:「不過在叫バウティア的CEOAlexandria時啊,感覺像是有個超級美女要登場,恐怕一見到本尊會失望。」

    KNIVES:「原來如此,如果要帶給敵人衝擊這招應該蠻有用。」

    大叔腦羞,呼喚他的CA出來攻擊。

    ZECS:「Asura把他們給我轟出去,啊不對,讓他們從這世上徹底消失。」

    ELLE你邊逃就不要再挑釁人家了。「暴躁的大叔真是讓人不快。」

    KNIVES:「好了,先逃再說。」

    ELLE:「氣死人了,回頭把那死老頭『社長室』的門牌換成Alexandria的房間好了。」

    KNIVES:「欺負他也有個限度啊。」

    然後再來就是訪問SWORD了。

    SWORD:「訪談?」(這人臉上寫滿為啥要來問我?)

    ELLE:「是的,麻煩你協助,不過你也沒權利拒絕就是。因為你在本篇跟啞巴沒兩樣,所以至少請在這邊多說幾句,真是讓人費心。」

    SWORD:「總感覺有點不講道理。」

    KNIVE:「你就別介意了,ZECS也是同等遇。總之第一個問題『本篇結束了不說點感想嗎?』。」

    SWORD:「無可奉告。」

    ELLE:「完全意義發言啊!你一點都沒有配合的合作意願嗎?」(聲音隱含怒氣了。)

    SWORD:「真要說的話就是NOIR被奪走的結局太多讓我很不爽。」

    不過雖說ELLE回他SWORD的線NOIR有被奪走三次可我覺得比起其他人他的線算不錯啦。

    眾人聊起遊戲最初時的方案,KNIVES說著雖然覺得自己聽到會覺得不爽但還是想問一下。

    ELLE:「在下層的勞動階級中,他們一起生活,在只屬於兩人的房間獨處、他吃著NOIR煮的飯然後喝醉時由NOIR照顧的場景,特定CG就是SWORD半裸因為宿醉倒在床上,然後NOIR是穿著圍裙照顧他。」

    KNIVES:「這算什麼!和形象不符啊!而且要說只有他受到這種特別優待也太過份了吧!」

    SWORD:「所以不是被廢除了嗎?」(怎感覺你語調有點不滿?)

    ELLE:「是的,就是因為『和SWORD形象不符』與『有損NOIR形象』被否決了。」

    KNIVES:「這是當然的吧!怎麼可以有人獨享特殊化!」(有喔,只要劇本娘偏心的話。)

    SWORD:「就我個人來說這樣也無妨。」(吃到甜頭的是你你當然無妨)

    ELLE:「要是這個結局被通過的話,你之後會在角色慶功宴上被拖去角落圍毆暴打吧,哈哈哈!」

    SWORD:「角色慶功宴?」

    KNIVES:「邀請函應該已經發過來了呀!」

    SWORD:「不,沒收到。」

    KNIVES還唸著怎可能?然後叫ELLE過去一下,兩個人才想起來籌辦角色慶功宴的人是CRIMSON

    兩人理解為啥SWORD會沒收到,還是保持沉默好了。

    SWORD問著他們兩人是在竊竊私語啥?被打哈哈過去。

    ELLE:「再來第二個問題是『你是從何時開始覬覦並對NOIR虎視眈眈的?』。」

    SWORD:「呃!」

    KNIVES:「喂,問題不是寫著『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嗎?」

    ELLE:「反正重點就是要問他從NOIR幾歲時候開始抱有那種邪念的吧?這種提問方式並沒有錯!」

    KNIVES:「還是稍微婉轉一點比較好吧?」

    SWORD:「這……這個嘛……這種問題不管給什麼答案都容易引發誤會吧?」(反正你本篇都被我蓋章確認是變態、戀童、蘿莉控了。)

    ELLE:「順便說,你給出的答案比SWORDNOIR分房的年齡早還是晚的答案,也都會引起軒然大波。」NOIR14歲搬出SWORD的房間。)

    SWORD:「別再提高問題難度了。」

    KNIVES:「說起來你是在NOIR幾歲時跟她在這房間同居的?」

    SWORD:「不是同居,只是住一起。」(你們還睡一塊然後你還教他一些所減輕疼痛的魔法親親哩!)

    ELLE:「NOIR初次當獵人獵殺時是14歲,所以是那時候搬出去的吧!」

    KNIVES:「真是個微妙的年齡。」

    ELLE:「說的是啊!換作是光源氏的話他也差不多是在紫之上這年紀時對她出手的吧。」

    SWORD:「不要隨便破壞世界觀。從幾歲開始有這意思這個暫且放一邊吧。」

    ELLE:「啊,迴避話題。」

    KNIVES:「避而不談了。」

   樓上兩位回去看我的本篇,就知道他累積11年獸性然後往前推你就可以知道他從NOIR幾歲開始就抱有邪念。

    SWORD:「真要說意識到她是無可取代的存在應該是她從バウティア消失的時候吧!當時我覺得我不能失去她。(我聽你在放屁。)

    ELLE:「如果他所言屬實那還真是超遲鈍超晚熟啊!」(咬著牙強調。)

    ELLE:「也罷,現在說這些也沒用,再來第三個問題『有不擅長應付的人嗎?』。」

    SWORD:「ZECS。」

    KNIVES:「秒答呢!不過既然這樣又為何要在他手下工作?」

    SWORD:「我尊敬做為上司的他但沒法把他當普通人對待。」

    KNIVES:「這樣啊!那反過來說喜歡的人是?」

    SWORD:「NOIR。」

    ELLE:「這也是秒答,雖然答案在預料之中。順便說有人公開表示單方面的厭惡SWORD。」

    KNIVES:「喂,你指的是……。」

    SWORD你不是不在意其他事物?為啥好奇是誰討厭你啊!答案是CRIMSON,從官方設定就是這兩人怎樣都合不來。

    最後問的是SWORD的本名叫做TravisELLE說著在那個被否決兩個人LOVELOVE的結局就會有NOIR甜蜜的喊著『Travis』的橋段。 

    SWORD:「然後就被她抗議說這名字好饒舌喔。」

    ELLE:「不許對人家的本名品頭論足,然後輕彈她額頭,就像這樣……

    KNIVES:「好噁心。」

    ELLE:「就是說。」

    這回換成SWORD抓狂翻臉叫出アーロンダイト。

    ELLE:「為啥又突然砍過來啊?真是的,好多擁有CA的人脾氣怎都如此暴躁。」

    KNIVES:「不想被砍就要看狀況再吐槽啊!」KNIVES兄你剛剛也有份。)

    KNIVES本來想著再來應該換訪問ELLE了吧?沒想到連配角也要問。

  再來是KOWLOON,大家聊起其實他們三個在其他人的線都死了不少次,特別是KNIVES,也說著他姑且算是在ZECS線中活下來了,ELLE則表示他在其他線根本像跑龍套的很快就吃便當了。

    KOWLOONSWORD線中為了打敗SWORD自願成為MOON的實驗品去改造成為機械人偶,在這邊也可以知道他比SWORD2歲左右,KNIVES說著這樣不就也是他後輩?所以KNIVES年紀也比KOWLOON大了。 

    ELLE問著KOWLOON為何會崇拜SWORD?他說著『不覺得SWORD很帥嗎?』

    ELLEKNIVES:「有點想吐。」

    KNIVES:「SWORD也好KOWLOON也好,バウティア裡貌似聚集了一堆令人反胃的傢伙。」

    ELLE:「大概是因為上司叫Alexandria吧。一想到要跟他們共事突然有種好討厭的感覺。」(你可以考慮加入火箭隊。)

    KOWLOON不擅長應付的人就是MOON,在手術途中一直說他的身體很壯很棒要不要連心臟也順便處理一下啊?欸,要不要連大腦也電腦化呀,這樣連意識啊感情的也都一下子煙消雲散了呢。現在他光是回想就寒毛直豎。

    這邊也順便問了下他的本名叫做Bunji,雖然被評為像黑道電影裡小嘍囉的名字,ELLE說但Staff們很喜歡他呢,但KOWLOON感覺微妙,因為Staff沒事會對他們塗鴉,但只有他的圖永遠是隻戴了墨鏡的雞。(我倒覺得挺可愛的啊。)


再來輪到MOON

    KNIVES突然感覺頭痛加上眼前一片紅。

    MOON:「KNIVES這是命令,向大家公開你中學時代的丟臉經歷。」

    我好在意你在教室的櫃子裡幹了啥啊!只有在這時候我拜託你不要反抗她啊。

    ELLE:「你到底在教室裡做了什麼?」

    KNIVES:「妳夠了,不要捉弄我,為什麼要說丟臉經驗?」

    MOON:「還是讓你跳裸舞之類比較好的?」

    KNIVES:「問題不在這裡!」

    ELLE:「裸舞是低級趣味啊!MOON。再說就算讓他脫光光也沒啥有趣的啊!」

    MOON:「說的也是,要是他跟某人一樣有裸露癖就糟了。」

    KNIVES:「誰?」

    MOON:「是CRIMSON喔!」

    KNIVES:「為什麼是他啊?」

    MOON:「因為在本篇製作接段指令錯誤讓他半裸了無數次啊。」

    ELLE:「讓他在NOIR面前脫了無數次嗎?」

    KNIVES:「那傢伙還真是十足變態。」

    ELLE:「但等一下還得去那變態那邊進行專訪,我也很頭痛。」

    之後問了MOON第一個問題是對於本篇的感想?MOON認為自己出場的鏡頭太少啦。至於不擅長應付的人基本上是沒有,真要說的話是RAINKNIVES覺得意外,但對於MOON來說只是單純的因為RAIN不肯讓她改造。 

    喜歡的人物則是:ELLEKNIVESSWORDKOWLOON簡言之肯讓她改造她就喜歡,特別是最聽話的ELLE她最喜歡了。KNIVES問著ELLE對於MOON的想法呢?ELLE沒啥特別想法,能幫他調整誰都可以啦,MOON不介意,說著ELLE是機械啊!只不過KNIVES認為這根本就ELLE的本性啦。

    MOON的本名叫做LUNA,與她做為罪犯使用的ECLIPSE等都是與月亮有關的名字,最早設定是叫LunaSeaCat原本只是可以單純出入ファーム的賞金罪犯,只以劫財為目的,因為沒人可用就被抓去當高層了,原本是設定成像大姐姐一樣照顧NOIR的人。

    KNIVES:「要是這設定沒變才是世界的福音啊!」

    MOON:「你剛剛說了什麼呢?」(她在笑,但好恐怖)

    最後的採訪是ELLE,不過ELLE你好像很期待人家快點問你啊。

    KNIVES:「對於本篇的感想是?」

    ELLE:「死太多次了。」

    KNIVES:「你連在你的路線裡也死了呢。」

    ELLE:「是力竭而亡啊!不過無所謂,我不在乎,成功誘拐到了NOIR,我死而無憾。」

    KNIVES:「這樣也行嗎?」

    ELLE:「我可是非常高興喔!」

    KNIVES:「雖然不大甘心,但NOIR從一開始就不怎麼防備ELLE你呢!」

    ELLE:「說的是呢,因為被當成機械看待才會疏於防備吧。」

    KNIVES:「總覺得有些奸詐。」(你沒資格說人家,你還有餘力以及跟她滾滾床的CGELLE小天使可沒有啊!)

    至於覺得難應付的對象對於ELLE來說是沒有的,只不過原因是上天下地唯我獨尊,基本上他跟MOON很像不大鳥其他人。

    ELLE:「沒有不擅長應付的人不好嗎?」

    KNIVES:「你的話只是根本不在意他們吧。那麼喜歡的人是?」

    ELLE:「NOIR,因為她很可愛。」

    KNIVES:「回答的毫不猶豫呢!不過實際上面對她時你的態度也相當柔和啊!」

    ELLE:「這就是我表達愛情的方式。」

    KNIVES問著說他看到設定資料說ELLE的興趣是翻花繩?但ELLE表演一下他的興趣及得意技……,那個舞動你的CAアンドロマリウス不叫做玩翻花繩啊!

  KNIVES問著他那頭藍髮很罕見是染的嗎?ELLE笑著說全部都是假髮,原本是個大光頭還問KNIVES想看嗎?不過他是在開玩笑,畢竟還是乙女移戲出現假髮就太離譜了,KNIVES對於要問ELLE的問題很多都抱有疑問,像是ELLE的指甲,但那塗了藍顏色的美甲是MOON的興趣,因為在舞動アンドロマリウス是用手指,要夠美所以就給他的手裝飾一下,也聊起對於流行不懂的NOIR竟然也塗了指甲油呢!這個倒是ELLE的建議了,只不過比起被問問題,ELLE比較喜歡去吐槽別人就是。


  場景轉到ファーム換訪問XIANTAOXIANTAO倒有點疑惑為什麼連他也要問啊XIANTAO我可是覺得你很可愛的呢!在ZECS線變大了也很帥說。XIANTAO說著本篇結束後感想就是和大家相遇真的非常開心,也感謝著一路玩到最後的玩家,被ELLE說著好成熟的感想,不擅長應付的人話,是バウティア那邊的人,不過說起來也不算是不擅長應付因為實際上也沒對話到,所以希望有機會可以好好溝通一下改善關係。

      ELLE說著XIANTAO真是個可愛的孩子,至於KNIVES的感想就是XIANTAO給那變態當助手太浪費ELLE也希望他們那邊有這種可愛的孩子,XIANTAO喜歡的人物名單幾乎是全員了,只是為啥只有RAIN是姑且算上?他很喜歡大家聚在一起吃飯的感覺,他也想邀那個藍頭髮的哥哥一起來吃飯。

      ELLE有些理解為啥最後オルカ會選他了,KNIVES你也挺毒的說經歷變態摧殘之後才想選個直率可愛的孩子,ELLE想直接挖,但XIANTAO沒辦法丟下這個會把脫下來的衣服到處亂丟、用完的餐具扔一邊不洗、隨處可見沒看完的漫畫、地板髒了也不掃、作息時間還顛三倒四……的醫生。

      被評為像是有個懶兒子的媽媽或是丈夫處於倦怠期的妻子,XIANTAO想要繼續抱怨,然後ELLEKNIVES就趕緊逃走了,接下來是訪問RAIN


      RAIN原因不明不能開口,ELLE你那找人方式怎比較像要找人釘孤枝?被KNIVES說你那是什麼請人的態度啊?

      ELLERAIN說著他的本篇感想是太缺愛?戰鬥場景太多沒有親熱場景?KNIVES點頭表示同意!你同意屁啦!你肉最多好嗎!

      KNIVES唸著比起其他人你夠幸福了,給我知足點。

      聊起誰打起架比較強?其實說起來CRIMSON應該是很強但是因為心臟關係,進行到第二回合就有點勉強到第三回合就會陷入苦戰,至於RAIN則容易被感情左右,狀態好跟萎靡不振時打起來就不同。

      不擅長應付的人是SWORDZECSECLIPSE和死老頭(他老爸),喜歡的人則不回答。ELLE說著他還以回RAIN會說是NOIR或是KNIVES!因為他覺得RAINEKNIVES感情很好。

      KNIVES:「RAIN露出超厭惡的表情了。」

      ELLE:「他在掩飾害羞吧!他在你被殺的場景中哭了喔。」

      RAIN臉紅了,ELLE開始覺得這傢伙有趣了,不過KNIVES說著再耍他的話RAIN會生氣。RAIN初期設定就是個憧憬NUMBERS的熱血雜魚系罪犯、然後二度設定是心狠手辣再來是頭腦簡單四肢又不發達的熱血笨蛋,完全是個天翻地覆的設定變化,最後變成了實力派的NO.2還是個超有錢的貴族少爺。

      會變成這樣的最終設定很簡單,畢竟是乙女遊戲,哪個少女會對憧憬NUMBERS然後頭腦跟身手都一無是處還只是隻雜魚的賞金罪犯有興趣?ELLE對於RAIN的住處比較感興趣但RAIN真的超有錢的,在各地都有房子。

      ELLE:「是說這份住所一覽表我可以帶走嗎?以後要是接到獵殺他的命令有這張就很方便呢。」

      KNIVES:「開什麼玩笑,不准拿。」(不過話說啊,如果ELLEG是機械的設定他看一眼照理說就能記錄進他的記憶卡了)


    再來就是CRIMSON,只是這兩人打算無視,KNIVES一想到他脫離本篇的束縛不知道他會不會做出什麼恐怖發言就覺得頭痛,所以ELLE提議索性跳過他好了。

      你是從哪冒出來的?CRIMSON跳出來強調自己的存在感。

      CRIMSON:「我可是不管在普通版或是限定版封面上都有出現的人物喔!這樣無視我說的過去嗎?」

      KNIVES:「可是醫生……。」

      CRIMSON:「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啊?」

      ELLE:「沒辦法了,只好去了。」

      對於本篇的想法?他果然夠囂張的表示除了自己的路線以外其他都是沒必要存在的。至於不擅應付的人嘛,基於不可抗力因素是XIANTAO,看是光看到臉就覺得討厭的是SWORD

      CRIMSON:「啊,不想看見他的話讓他直接消失就好啦,這真是好主意,這個勢必要靠オルカ的協助。」

      KNIVES:「別引發流血事件啊!是說你為啥那麼討厭他啊?」

      CRIMSON:「你連這個都不懂嗎?因為他從NOIR那個令人憐愛的孩子還是幼女的時候就開始養育她了吧?恣意妄為的……。」

      KNIVES:「呃,我想他應該不至於做出那種事。」

      CRIMSON:「不,他肯定有,他絕對這麼做了,因為如果我是SWORD的話絕對會這麼做!」

      ELLE:「看來問題是出在CRIMSON身上。」

      KNIVES:「毋庸置疑,不過現在還是保持沉默比較好一點。」

      第二個問題是喜歡的人是誰呢?答案理所當然是NOIRKNIVES問著醫生到底NOIR是哪點那麼吸引他呢?

      KNIVES:「醫生本身應該是看起來對別人一點興趣也沒有的類型。」

      CRIMSON:「NOIR那種無色透明的感覺非常好啊!而且拼命努力的樣子不是超可愛的嗎?」

      ELLE:「於是你打算讓那個無色透明的NOIR染上你喜歡的顏色嗎?」

    CRIMSON:「對對對,就這樣全部都隨心所欲的……,那個我說你到底是想要我說什麼?」

      KNIVES:「醫生的HE是失憶狀態真是太好了。」(那個KNIVES,他反倒是失憶了動手動的比較過份喔。)

      ELLE:「不懂你說啥!即使失去記憶了這傢伙還是狗改不了吃屎吧,我會祈禱NOIR別成為他的盤中之物。」

      KNIVES:「那麼下一個問題是你有醫師執照嗎?」

      CRIMSON:「醫師執照是什麼?」

      至於問到CRIMSON是本名嗎?CRIMSON要大家發揮想像,隨便亂叫他也無所謂啦!

      ELLE:「說起來有消息指出在弄清楚CRIMSON本性之後有Staff擔心在診療過程中會不會有奇怪鏡頭出現。」

      CRIMSON:「咦?什麼?」

      KNIVES:「說起來我一開始也不大願意由他來幫NOIR治療。」

      CRIMSON:「你們太失禮了吧!這個好歹也是有全年齡向嚴格審查的遊戲作品啊!」(呃,要是這不是……就會有嗎?)

      KNIVES:「要是沒限制你是想做啥啊!」

      CRIMSON:「那當然是……。」

      為了避免訪談失控,ELLE連忙飛快結束,CRIMSON這訪談才不叫完全沒問題啊!最後就是KNIVES,對於本篇想法是能用他的方式活下去太好了。

      ELLE說著他的回答很積極正向,由於他的劇情跟其他人比相對的沉重了一些,原本以為會聽見灰暗的回答,KNIVES說著雖然被改造非本願,但也算是個結局,雖不能說是滿足但還能接受,是被評為最有男子氣概NO.1的角色。

  不想遇見的人物當然是ECLIPSE,基於被她改造的理由就不想看到她的臉,喜歡的人嘛基本上ファーム氛圍很好、賞金罪犯他也不討厭,只要變態醫生不暴走就很完美,ELLE為什麼只有KNIVES被問初吻幾歲?連KNIVES都抗議為啥只問我?ELLE只差沒明說誰叫你一臉處男臉,也最沒戀愛經驗,KNIVES回答是隨便你們怎麼想!ELLE的結論是KNIVES迴避問題了呢!

      雖說ELLE問著KNIVES如果出了FD有啥想做的?但現在也沒FD的樣子,KNIVES為啥是大家一起去泡溫泉啊!會引起紛爭的ZECSSWORDCRIMSON就在別墅裡隔離好了。


    KNIVES原本以為到這邊就結束後面還有CA的秘密會議唷!平常不會說話的CA會說些什麼呢?

      最先出場的是ZECSAsura出場,KNIVES嚇到CA竟然開口說話了,Asura回他不說話的話是要怎樣訪談呀?KNIVES聽著Asura的聲音像是女性。

  KNIVES:「那個是……男性還是……不,是女性?」

  ELLE:「探究CA的性別跟年齡很沒有禮貌喔!」(我倒不知道有這種常識啊!)

  問著ZECS會不會對Asura進行保養呢?因為Asura是以外套形式外顯在外面的CA,所以她說著一般是洗滌啦!她不喜歡乾洗會有股怪味。

  ELLE:「難不成是用手洗?」(總覺得有點難以想像那個大叔手洗衣服的樣子。)

  Asura:「以前是有過手洗的時期啦

  KNIVES完全無法想像ZECS用手洗衣服的樣子,被Asura爆料他是用怎樣的東西在洗自己,ELLE繼續問萬一洗到一半有敵襲怎辦?

      Asura:「就直接攻擊啊!喔,對了,有一次還泡在水裡的時候被他召喚了,在攻擊時連肥皂泡也四處飛散,超壯觀的啊!」

      ELLE:「感覺像是哪裡的美少女戰士呢!」(那招當年的翻譯叫做『泡沫噴霧』不過是說ELLE你為什麼會知道?)

      ELLE苦著臉他也不想問這問題,一邊碎碎念是誰寫的?ZECS身上有什麼體味嗎?好吧,到底是怎樣的味道?有老年人的體臭嗎?」(看的出來你其實蠻討厭ZECS的。)

     Asura:「ZECS不是有體臭的男人喔!不過身上偶爾會有酒氣,雖然是沒喝到爛醉如泥過啦!不過有回喝醉了把領帶綁在頭上,我還在想他搞啥呢!」(果然不只臉連心靈都是個大叔。)

      ELLE:「那麼你對主人有何看法?有親密的CA跟討厭的CA嗎?」

      Asura:「ZECS很厲害所以對他是沒啥不滿的,不過我不喜歡オルカ,感覺超囂張的,不過平常也沒啥交流不用怎麼理會他就是,至於親近的CA沒有!通常CA見面就是打起來所以沒有親密的必要啦!

  Asura也不會嫉妒SWORDNOIR,雖說ZECS對他們很珍愛,但她也不是寵物所以沒那種心情!只不過ZECS表現親情的方式很特殊也難以揣測,Asura唸著這樣不就很難把真實的心情傳達出去了嗎?年紀都一把了還跟個笨蛋似的。

  AsuraZECS中學時就認識他了,也深知他成為バウティア的CEO心中的困惑和矛盾,不過即使如此還是奮勇向前,努力實現無法實現的幻想,她還是覺得這點很棒的,所以她還是會一直跟著他不會棄他於不顧的。

  ELLE說著這樣的CAZECS好可惜,就要結束訪談,Asura妳是有多想爆ZECS的料?問著他不多問幾個問題嗎?像是他可恥的往事之類的?

  接下來是覺得跟別人在一起很麻煩要ELLE快點結束的オルカ。

  只好趁著オルカ更加煩躁直接砍過來之前趕快問完。

   ELLE:「第一個問題是對於那個非常愉快的對著才認識幾天的女孩子展示護士服的主人有什麼感覺?」

  オルカ:「叫他給我去死!」

  KNIVES你的聲調為啥突然愉悅起來?你很贊同オルカ但又不敢把話說完嗎?

  ELLE:「第二個問題是你覺得主人怎樣?」(這兩個問題基本上有差別嗎?)

  オルカ:「因為他很強我才跟他結約,就這樣!」

  ELLE問著跟前代主人比,哪一個比較厲害呢?

  オルカ:「你是說XIANTAOCRIMSON嗎?因為剛跟XIANTAO結約所以還不清楚,不過他的潛力應該不錯,至於CRIMSON他使用的也算不錯還能肯定他

  至於喜歡跟討厭的CA分別是哪些オルカ對其他CA一點興趣都沒有所以連管都不想管ELLE繼續問オルカ,主人會保養他嗎?

  オルカ:「沒有,沒事不想被他碰。

  KNIVES:「你們沒有建立信賴關係嗎?」

  オルカ:「難道你覺得可以完全信任那個變態嗎?」

  KNIVES:「抱歉,問了你無聊的問題。」

  ELLE:「有沒有過爭執到他召喚你的時候,你不想出現呢?」

  オルカ:「不會,被召喚就一定會出現,不然CRIMSON會死。」

  KNIVES:「這不還是挺溫柔的嗎?」

  オルカ:「就算是我一時糊塗,他也是我自己選的,做為CA我還是會盡最低的禮數。」

     KNIVES:「你說是……一時糊塗?」

     オルカ嘆氣:「上任主人去世之後剛好也沒啥人才,算了,這也是無可奈何。

      ELLE問著オルカ的主人和另一個NO.1關係很差,要怎樣才能改善他們的關係呢?

      オルカ:「你是說アーロンダイト和他主人嗎?我覺得麻煩死了,全都砍了比較省事!」

      KNIVES:「我們是在問你怎麼改善關係啊!」

      オルカ:「不想做麻煩事,直接砍了比較痛快。」

      因為主人是同一等級,只要那隻變態可以充份發揮他,他可不認為他會輸給那支CA,最後要對主人說的話是……

      オルカ:「給我自重一點。」

      再來是KNIVES的八咫烏,KNIVES慶幸八咫烏是男性聲音,要是發出的是女性的聲音會給他精神上帶來極大負擔。

      ELLE:「你在揮動八咫烏時會心跳不已嗎?還是不想把女性做為武器揮舞呢?」

      KNIVES:「當然是後者。」

      對於KNIVES的想法嘛!八咫烏認為他是個笨拙的男人,有部份的Staff覺得八咫烏像中華菜刀但他本人不覺得怎樣,不過因為形狀及重量問題並不是很好使用的CA,需要使用者相當努力的磨合,但回答這問題的是KNIVES,連八咫烏都吐槽他為什麼是你在答啊?

      ELLE繼續問八咫烏會不會對晚熟的主人感到著急呢?

      八咫烏:「不會,關鍵時刻KNIVES下手意外的快!」

      KNIVES:「涉及隱私問題我有權保持沉默。」(所以人家不是在問你啊!)

      ELLE:「原來如此,下手意外的快呢!裝出一付純情的樣子確實容易讓人大意。」

      ELLE繼續問著KNIVES以前救過的女人有沒有誰對他產生迷戀的?

      八咫烏:「這倒不是沒有,但KNIVES逃的很快,所以不會糾纏不清。」

      ELLE:「逃的很快?」

      KNIVES:「別說讓人誤解的話!我在確認對方安全之後就會放手,沒必要跟對方人生扯上太多關係不然會沒完沒了。」

      ELLE:「原來如此,NOIR還真是唯一的例外呢!你的算盤都被看穿了!」

      八咫烏合的來的CANOIR的ネロ。

      這對是關係很好的主從,即使KNIVE瀕死被改造,八咫烏也沒有拋棄他的打算。

  RAINCAKluger,不過發出的聲音為啥就是個小朋友啊!KNIVES聽了就不爽怒罵著要RAIN滾出來,怎麼可以跟個聲音聽起來就是個小女孩的CA簽約呢。

  相對於其他CAKluger最初其實是誰也瞧不上眼的低階CA,所以當RAIN跟她簽約時她很開心,她不爽的CA是屬於ZECSSWORD的,最喜歡的是NOIRCA

      Kluger你到底戲弄ネロ什麼?為啥會覺得很有趣?

      Kluger想對RAIN說的話是:「一直以來謝謝你了!以後也請多多指教囉。

      ELLEKNIVES說著Kluger聽來是個好孩子。

      再來是ELLEアンドロマリウス,不過ELLE很苦惱有時在使用時他會纏成一團,也有過花了兩天兩夜才把他解開的時候,アンドロマリウス對於ELLE倒沒啥想說的,被KNIVES說著你們兩個的關係沒問題吧?

  アーロンダイト的是個無口男連アーロンダイト都是個無趣的聲音啊!感覺就是個嚴肅的傢伙,不過他跟オルカ的共通點就是彼此的主人有改善關係的必要嗎?

  對於被用來開冷凍食品的袋子的想法嘛?アーロンダイト倒覺得沒啥,不管被用來做啥他都會鞠躬盡瘁(那你只好死而後已了。)對於主人是非常注重也會永遠追隨的。

  KNIVES問著再來是ネロ了吧?但因為ネロ死活不肯離開NOIR於是ELLE就沒叫他來了,只不過連只出場一次的Spinner也喊是怎樣?Spinner叫著都是可愛的男孩子啊!她應該化個妝再出現的。(畫哪啊?妳也不過是條鞭狀物!)

  她是在最初時NOIR對上Eclipse時才出場,不過她是喊主人的本名LUNA的,因為喊本名是CA的特權,於是ELLE就說著那Asura不就會暗地裡喊ZECSAlexandria了嗎!

  KNIVES:「別讓我想像那麼噁心的事,很可怕!」

   ELLE:「那麼妳會啪啪啪的抽打男人嗎?」

      KNIVES:「這又是誰寫的擦邊球問題啊!」

      Spinner:「啪啪啪的打男人指的是興趣還是戰鬥?」

      KNIVES:「請當成戰鬥來回答!」

      Spinner:「戰鬥的時候用力抽打也是正常的嘛,就我個人而言我是想試著抽打ZECS啦,但他姑且算是盟友,而且Asura的防禦也很嚴密。」

      Spinner想對主人說的是下次也一起去Shopping唷!

      KNIVES問著Spinner的意思到底……

      ELLE:「我想她們指的是『把喜歡的東西偷過來』。」

      KOWLOOMCA感覺也是個輕浮的傢伙啊,對於主人髮型的想法……

      Orochi:「看起來食欲不錯,很像一隻雞。」

      KNIVES:「因為他看起來像雞好像很好吃就跟他結約嗎?」

      Orochi:「怎說呢?他一臉認真然後忐忑不安的來跟我結約,因為看起來很好笑所以我就OK啦!」

      KNIVES:「這種理由也成立嗎?」

      Orochi:「因為通常都會跟著契約者到他掛嘛!選個有趣點的也比較好啊。」

      問著戰鬥時被砍斷時會痛嗎?Orochi喊著肯定會痛啊!不過大概跟人類的痛覺有些不一樣,那一瞬間被砍到他還真想不如給他死了算了,要裂不裂的。雖說他本身是很堅韌啦,但沒事也不想受到重重的砍擊啊!

      KNIVES:「總覺得聽完之後以後沒法用CA防禦,好像有點殘忍。」

      Orochi:「你是白痴嗎?別在意這點啊!我們CA啊本來就應該守護主人啊,我們也不想失去自己所選擇的主人啊!所以我也會拼死戰鬥,畢竟失去主人就得不償失了吧,所以請盡情的使用我們吧,就算刀身碎了,只要主人不退縮我們也會一直戰鬥下去喔。」

      ELLE:「聽完你這段話之後問這題似乎有點不妥,你的外觀就是根普通鐵棍,會羨慕其他有酷炫外形的CA嗎?」

      Orochi:「完全不會,別人是別人,我是我,不是嗎?而且棍子也是歷史悠久的武器啊!並不是那麼沒用的東西喔,親密跟討厭的CA都沒有,但是小Spinner我想跟她親密起來啊!」

      KNIVES:「CA腦中也會有不良企圖?」

      ELLE:「誰知道,感覺就算見了面也不會有進展。」

      想對主人說的話,Orochi你為啥是希望要用有點破爛的紅布把你裹起來?因為覺得那樣很帥?

      特典部份到此結束,Q版圖也很可愛,至於全通關CGZECS你看起來依舊好老!

  全部攻略就到此結束啦!

  最後一點說說吧。

  沒寫在ZECS線中的,他給NOIR買包包事件,之後他給NOIR挑了個包給她,裡面也放著NOIR覺得可愛就多看兩眼而已的貓形巧克力,沒有開口想要,ZECS就買下來給她,並提醒她記得回去之後要冰起來以免巧克力融化了。

   之後NOIR要回去找ZECS時除了在包包裡看到她忘記冰起來的巧克力之外,還有那個初始時被ZECS嫌棄很小孩子氣的卡通圖案包包,她沒想到ZECS也在她沒注意的時候一起買了送給她,ZECS真的超疼愛女兒的吧XD

  另外啊......,NOIR的ネロ前主人是CRIMSON啊!總覺得有點難以想像他穿著ネロ的樣子
題目 : 女性向/乙女電玩系列    部落格分类 : 遊戲娛樂
 2015_05_01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3 « 2017_04 » 05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乙女花園

蝶舞丹楓(薇兒)

Author:蝶舞丹楓(薇兒)
主要為乙女遊戲心得及個人敗家記錄
本命為平川大輔、黑田崇矢
所以他為主角的角色路線篇幅可見非常明顯之私心
個人二手物賣場
https://www.myacg.com.tw/seller_market.php?seller=599


有喜歡截圖可自行取用
個人日文很廢是以自己的理解再去翻譯出來
不保證內容正確
以上歡迎同好交流

目前擁有主機
PC
PS2
PSP
PSV
PS4

月曆

03 | 2017/04 | 05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來客數

乙女夢境

應援永恆

等待著乙女的花園盛開,鑑賞最美的花

影藏夢境

乙女心情

加我好友以前請至少讓我知道你是誰喔

乙女時計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