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N9 ノルン+ノネット--室星 ロン線


   老實說這人我即使玩到最後還是搞不懂他到底想啥呢?遊戲中對他的人生他的過去也沒怎麼交待到,感覺就是一個很謎的傢伙,其實就算玩到最後我也搞不大懂這兩人到底為何會相愛的?
室星 ロン
CV:杉田智和

 
   年紀是25歲應該是所有人中年紀最長的一位,在前幾條線的印象除了他是內奸外就是走到哪都可以睡,對任何事都完全不感興趣,還壓根不記得人家的名字,四處睡的習性被七海說為是年紀大了嗎?怎到哪都睡。
  至於名字,看著七海的臉想了非常久之後,得到一個結論說七海是女生的話那她的名字應該是『花子』(我建議你要找花子的話先去廁所幫她開個門,你應該就能找到她。)
  但搭檔決定之後,他突然就像纏上七海一樣,說著因為是搭檔如何如何,所以讓他們關係親密一點吧!(七海根本完全不想理這個連人家名字都記不住的人,原本和他搭檔是認為他對一切事物都沒興趣不會來煩她,怎知這傢伙竟然煩的很。)
  七海:再黏著我的話我就讓你失去重要之物。
  室星ロン:喔,重要之物?我也會有那種東西嗎?
  七海認為他只是沒有自覺,這世間每個人都會有他重要的東西。
  室星ロン:沒自覺嗎?我還真難想像我也會有那種東西啊!
  七海:總之你不要再追問。(ロン對於七海跟曉人之間的關係很是好奇)
  室星ロン:傷腦筋啊,我是那種越隱瞞就會越想探究的性格呢!
  七海:真是低級趣味。
  室星ロン:對不起啦!可是男人就是這樣的生物啊,妳和那個藍頭髮的上船之前就認識了嗎?
  七海覺得很奇怪,這人並不像表面上那樣慵懶,被他抓著手卻傳來像是被刀抵住脖子一樣的寒意。
  七海:我不想跟你好好相處,為什麼突然要說出這種話?(原本以為這個人都只是在睡覺,她才放下心選了他當搭檔,還以為他什麼都不會多問,也不會對她的內心產生興趣。)
  室星ロン:因為我想跟大家好好相處嘛!
  七海:連人家的名字都記不住你還好意思說。
  室星ロン:說的也是呢,大概是想讓妳來奪取那所謂的重要之物吧!不是常聽人說重要之物要等到失去才會知道嗎?
  這人經常來撩撥七海的情緒,說著她像人偶一樣,之前聽著父親的命令而之後是聽從世界的命令去做任何事!雖然討厭別人加在身上的枷鎖卻又掙不開。
  在與ロン去購物時也很討厭ロン太靠近她,還曾揚言ロン要是隨便碰她她就大叫有變態然後把他交給警察。
  只不過在與ロン在人群中被沖散時,七海突然揚起了一種想要逃走的感覺,拼命的跑拼命的跑卻不知道自己能往哪裡躲去。
  當她再度醒來是與ロン在一處小屋,她覺得這處屋不像無人居住,ロン卻要她不用擔心這裡沒人,七海也發覺自己的衣服被剝掉只剩內衣。
  室星ロン:因為妳衣服都溼了嘛!放心我沒對妳做奇怪的事。
  室星ロン認為她已經對世界有所懷疑才會想要逃走,之後開口問著她妳是不想活還是不想死呢?(分歧從這裡開始)
  GE的回答是不想死,也認為殺人並非正義,ロン笑著問她如果我現在掐住妳的脖子想致妳於死地,妳會怎麼處理呢?
  七海說著她會逃走,ロン發出冷笑,不是他平常那種看似虛假的笑容。
  室星ロン:那麼這樣如何?討厭的話還不快點抵抗?不是用嘴巴而是用身體,嘛!不過我是不會給妳機會抵抗的。
  這人變態啊!七海想著她有修習防身術,但她此時卻完全掙不開。
  室星ロン:真是可愛,呵呵呵,妳會用什麼聲音吟叫呢?(你是想聽什麼?)
  七海好不容易才掙開,ロン依舊在笑,用的是他平常那種游刃有餘的笑容,她突然明白不是她自己掙開而是他自己放開的,感覺自己被玩弄在手掌心上,七海氣到揮出一拳。
  ロン:哎呀!真是有力的一拳,好久沒被人打了。
  
  ロン的墨鏡被打碎。(妳朝他眼睛打嗎?七海!)
  室星ロン:妳知道妳贏不了我的原因嗎?妳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殺不了人,妳即使手握刀刃卻也下不了手,但我卻下的了手,連一剎那的迷惘都沒有妳啊,真是暴殄天物,竟然不使用能力,可以利用的東西就要利用到底。
  七海討厭自己的能力,奪走他人重要之物,甚至連被掠奪的人都沒發覺自己已經失去了,這比失去性命還要可怕。
  室星ロン:那妳為什麼要上船呢?明知道妳的力量之後會被世界利用。
  七海:或許世界知道該怎樣把他用在好的地方。
  室星ロン:那妳又為什麼要逃走呢?雖然妳當時頭腦混亂,但也是妳發自內心的舉動,這也證明妳內心對世界產生懷疑了吧! 
  七海:你說的對,我的確沒有真正的明白世界到底是什麼?但比起我他更值得信賴。
  室星ロン:妳真是個傻孩子呢!儍的可憐。
  七海:我可不想被你這麼說。
  室星ロン:生命沒有善惡,刀刃也是喔!不管妳擁有什麼能力,妳自己本身既不殘酷也不差勁,這點妳明白嗎?能力並不等同於妳自己啊!
  七海覺得束縛住內心的枷鎖似乎斷了一根明明這人不知道自己的能力也不知道她怎活過來的過份的是連她名字都記不住的人說的話她竟然會因而流淚。 
  室星ロン:真可憐啊!至今以來吃了很多苦吧!
  室星ロン擦去七海的淚水,七海想著如果是現在的話應該可以相信一下這個人吧?
  室星ロン:那麼來繼續剛才的事吧!(我說你正經時間還不到幾分鐘啊!)
  室星ロン又抱著七海往床上倒去。
  室星ロン:妳的身體果然還很冷呢!這樣會感冒。
  七海:你想幹嘛?給我住手。
  室星ロン:唔?我只是想安慰妳一下啊。
  七海:放開我。
  室星ロン:妳不是已經對我解除戒心了嗎?
  七海:怎麼可能!
  室星ロン:是這樣喔?我還以為我們的感情已經變得相當好了說!
  七海:並沒有。
  室星ロン:我明明只是想要安慰妳而已啊!
  七海:沒有這種安慰法吧!
  室星ロン:可是妳有精神多了,連眼淚也止住了啊!
  七海:給我出去。
  七海把室星ロン推出房門,想這果然不能對這個人放鬆戒心啊。
  隔天兩人要回船上去,不過室星ロン似乎是個大路痴,跟他指左邊他還是會往右轉。
  室星ロン:不知道路就不要走在我前面。
  七海:可是妳太嬌小了我看不見啊!
  七海不得已只好拉著他的手走,路上遇見了來找他們的一月、平士跟正宗,一月你真好意思問人家有沒有對七海做奇怪的事喔?你也是屬於那種獨處就會對人家做奇怪的事的類型說。
  ロン自然回答他沒有做奇怪的事,七海瞪了他一眼,明明就做了奇怪的事,只不過這人連人家名字都記不住,或許搞不好連他做了什麼自己都不記得。
  一月轉向問七海真的沒有嗎?七海答著當然沒有!但平士嚷了出來說七海竟然心虛了。
  一月:現在不是悠哉的時候啊!來,小七海告訴哥哥,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快點跟哥哥說說。
  七海:我都說沒事了,我也沒心虛。
  平士:有有有,妳心虛了。
  七海:我沒有。
  一月:啊!女孩子中有一個名花有主了,大小姐跟朔也之間也沒有空隙可鑽,不過不要消沉啊正宗,我們還有小春在。
  正宗:我說你啊!我沒有用那種眼光看女孩子們!不要把我跟你混為一談。
  這邊我才知道,竟然每件制服上都有發信器嗎?正宗在疑問著他們穿著制服為什麼發信器沒有反應?所以這其實才是ロン把七海的制服脫掉的原因嗎?
  這邊有些奇怪,居民們討論著在森林裡發現一具被殺的死屍,似乎是說他住在森林之中,而在當時七海曾經聞到像是燒焦一樣的味道,她曾經認為這味道是來自ロン,而在之後當ロン湧起殺意時她也會聞到這種味道。
  
  眾人對ロン有不滿全找七海,要她去跟ロン好好說說。
  七海:我又不是你的保母為什麼大家全都要來跟我抱怨?首先給我去清掃浴室,沒工作的人不准使用浴室。(這個是朔也抱怨的內容)
  ロン:咦!那可不行啊!這樣的話我可以去用妳那邊的嗎?
  七海:為什麼會變成這個結論?
  ロン:因為男用浴室不能用的話只好去用妳們那邊的啊!
  七海:為什麼沒有乖乖去打掃的選項?總之給我認真工作。
  至於曉人抱怨ロン又偷拿食材去當下酒菜,這點七海覺得她也沒資格說人家。(妳也常去偷吃嗎?)最後就是正宗說千里投訴ロン瞪他,所以又躲進房間了。
  ロン說著他可不會瞪人啊!
  七海:也許你說的是實話,不過還是想辦法改善一下你那個可疑的裝扮。
  ロン:我不是和大家都穿一樣的衣服嗎?
  七海指著他的墨鏡。
  ロン:妳說這個啊?我朋友說我臉太兇了,還是戴上的好。
  七海:你居然有朋友。
  ロン:只不過他很討厭我就是了。
  七海:這樣也能算的上是朋友?
  ロン:算啊!妳也算是我的戀人喔。
  七海罵著他不准亂講,不然她不會放過他。
  ロン:我只是想跟妳好好相處。
  七海:我對只對我能力有興趣的人沒法好好相處。
  ロン:妳不是把能力跟自己視為一體嗎?
  七海:你不是說能力和我自己本身是不一樣的嗎?
  ロン:好乖好乖,我說的話妳有好好記住呢,我好高興啊!
  七海說著想利用對方才想和對方成為戀人的想法很奇怪,瞧不起人也要有個限度!ロン答著那是他說錯話了,一不小心就開口說了真心話。
  ロン:我那時應該跟妳說我喜歡妳才對。
  七海:給我站著不要動。(妳想拿苦無捅他嗎?)  
  曉人和平士問著他們兩吵啥呢?平士說著不可以引起騷動喔。
  曉人:再怎麼說也輪不到你這平常最吵的人來說他們吧!
  ロン:沒吵架啦!只是想親近她一點就被她抓了。
  七海:不要把人說的像動物一樣。
  平士:真稀奇呢!妳竟然會在人前顯露情緒。
  在之後七海想找ロン聊聊,進了房門之後發覺ロン還在睡覺就決定順便報一下平時的老鼠冤,只不過不管她怎用力搥用力打,ロン不醒就是不醒。
  ロン:要搥背的話再往上面一點比較舒服!我最近肩膀有點痠痛呢,妳來幫我按摩我好開心啊。
  七海:再不起床早餐午餐就都沒你份。
  ロン嚷著他動不了,七海唸著他誰教你要喝上一整晚。
  ロン:咦?妳知道?喔,是加賀見和達矢跟妳說的吧!
  七海:你記得他們的名字?
  ロン:因為最近常一起喝酒嘛。
  七海:比起我,你更常跟他們在一起嘛?
  ロン:應該沒有吧?
  七海:你果然只對我的能力感興趣!
  ロン:沒這回事!我也記得妳的名字喔,七海。
  腦袋開始進水的女人就開始不正常之路吧?光是聽到他喊自己名字就有些感動是帶病的前兆。
  於是就被拖上床去抱著陪睡。
  七海:你想做什麼?
  ロン:什麼都不會做。
  七海:你現在就在做了。
  ロン:只是抱著妳而已。
  七海:問題在這嗎?
  ロン:我頭還在痛,妳就這樣讓我抱一會兒吧!我會老實起床的,所以妳就在我懷裡乖乖的躺一下。
  
  七海在此時順便確認一下那燒焦味是不是來自ロン,但現在她聞到的只有酒臭味,等七海覺得連自己都到極限時不管是踢他還是怎樣,ロン就是不放手。
  七海:快點放開我了。
  ロン:不是叫妳乖一點的嗎?真是不聽話的孩子。
  七海:我可沒打算對你言聽計從。
  ロン:那來打個賭吧,我跟妳誰會贏?(七海說著當然是我)
  ロン:我想也是,因為我很容易厭倦 沒怎麼長期做同一件事,如果不想被我厭倦的話,就快點成為我的所有物吧。 
  七海:不可能。
  ロン:果然抱著女孩子睡就是舒服啊!妳還是沒打算成為我的戀人嗎?
  七海:我說過只對我能力感興趣的人我沒興趣。
  ロン:哎呀!我都說了那是我說錯話嘛。
  七海:對你來說不小心說出真心話是失策,但對我來說那就是真相。
  ロン:那我重新再說一次吧!妳願意成為我的戀人嗎?
  七海:這回的謊說的很高明嘛!
  ロン覺得遺憾,七海依舊選擇要信任世界,之後七海對他的眼睛比較感興趣,問著他為什麼兩隻眼睛顏色不一樣,這也是他第一次認真的回答了七海關於自己的問題,紫色那隻是假的義眼,真的那一隻已經快要看不見了。
  他朋友給他做了一隻眼睛,他花了非常多時間才適應了兩眼的視力差,七海問著他為什麼不兩隻眼睛都裝上,ロン說著還不到時候,他答應朋友要幫他完成一件事,那個朋友才肯幫他裝上另一隻眼睛。
  七海覺得這算哪門子朋友?如果是她會先幫他把兩隻眼睛都裝好,自己的願望可以之後再說。
  ロン:不是那麼回事喔!掌握一門技術要非常多年的時間,他也是耗費多年才走到這一步技術,如果自己不費半分力氣就想要人家幫你做義眼,不是太厚臉皮了嗎?
  七海:沒想到會有被你用正確言論駁倒的一天。
  才剛對他稍有改觀呢,這傢伙又在說要不是威脅那傢伙沒用他早就用威脅的了!所以只好乖乖替他做事。
 
  之後七海也一起睡著了,等到她醒來時發覺ロン不在她旁邊而耳邊也傳來平士喊著發生大事的傳心術,七海往深琴處跑去看到了ロン打昏了深琴。
  ロン:你好像也不肯任我擺佈呢,不然這樣如何?用妳的能力來交換她的命這樣的話,妳願意成為我的所有物嗎?
  七海:你到底要過份到什麼地步?
  ロン:不想要也沒關係,我是無所謂的喔
  七海聽話了,也替深琴除去部份的記憶,這點在朔也線有出現過,深琴的記憶出現了部份的空白。
  這邊算是調教七海成功嗎?即使被吻她也毫不在意。
  原本跟ロン是有可能演變成床戲啦!因為這傢伙說著叫她抬一下身體不然衣服脫不掉,而此時夏彥打電話來,所以沒有完事。
   
  這邊的選擇是呼喊他的名字,但他依舊頭也不回的走,他們擊落了整艘飛行船,在深琴的結界守護下才算全員平安。
  之後發展就是見到アイオン,而夏彥依舊是想殺死所有的能力者會比破壞アイオン來得快,ロン出面阻止了夏彥,用著他不知道怎樣奪取來的小春的火之力,這把可以燒盡文明的火燄將アイオン也給毀了。
  然後挖出夏彥幫他做的義眼扔進火中,說著這樣他就不欠夏彥什麼了,七海堅持著仍要去找已經離去的ロン。
  即使想殺他也是下不了手,ロン拜託她將他所有記憶洗去,這樣或許才能洗去他的瘋狂,七海原是不肯的,因為失去所有記憶就如同廢人一樣,但經不住ロン的請求,她還是做了。
 
  在GE,七海會與完全失去記憶的ロン一起生活,雖然七海覺得眾人不會原諒她也是躲著其他人,千里做為使者來探訪她,說著大家其實都很想念她,而在最近會到附近玩,有空的話就請七海出現一下。
  在離去之前千里代替眾人問的最後一句話是:七海,妳幸福嗎?
  答案當然是幸福。
  只不過ロン是在嫌棄七海做的菜幾乎可以稱的上是殺人料理,開著玩笑說著他會先記住很多菜式的做法是為了珍惜生命。
  或許忘了一切的ロン真的才可以拋棄過去吧!只不過這傢伙也從來沒公佈過過去啊!
  七海的墮落結局就是完全被ロン調教成功,為了不被拋棄要她做什麼她都願意。
  只要ロン說著他厭倦了她,她便會哭著要ロン不要拋棄她。
  ロン:我愛妳喔!七海。(她要的就只是ロン一直在她身邊愛著她。)  
  至於BE,ロン一直沒醒過來,在七海洗去他記憶之前他要七海如果洗去他的記憶他依舊是狂人的話,要七海記得逃離他,越遠越好。
  但七海沒可能放下他逃走,一月也很擔心他更討厭ロン就這樣毀了一個女孩子的未來。
  當一月離去,七海去看依舊昏迷的ロン發現他已經醒了還舉槍對著她。
 
  七海:不要緊的ロン,我之後就會跟著你一起去。
  槍聲傳到一月耳中之後結束。
  這裡是ロン自己握著槍的,這人在想些什麼呢?想要死嗎還是如何?是要我去玩FD就是了嗎?
   以上ロン線結束!據說最後還有一條空汰的故事。
題目 : 乙女遊戲    部落格分类 : 遊戲娛樂
 2015_05_18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3 « 2017_04 » 05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乙女花園

蝶舞丹楓(薇兒)

Author:蝶舞丹楓(薇兒)
主要為乙女遊戲心得及個人敗家記錄
本命為平川大輔、黑田崇矢
所以他為主角的角色路線篇幅可見非常明顯之私心
個人二手物賣場
https://www.myacg.com.tw/seller_market.php?seller=599


有喜歡截圖可自行取用
個人日文很廢是以自己的理解再去翻譯出來
不保證內容正確
以上歡迎同好交流

目前擁有主機
PC
PS2
PSP
PSV
PS4

月曆

03 | 2017/04 | 05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來客數

乙女夢境

應援永恆

等待著乙女的花園盛開,鑑賞最美的花

影藏夢境

乙女心情

加我好友以前請至少讓我知道你是誰喔

乙女時計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