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心(初七中心)有捏注意

Category: ★同人創作 > 其他  

     漫天血雨,覆著面具的男子背對著屍體靜靜的擦拭著劍上的血,任由身後的屍體隨後化為灰燼,沒有被木頭面具遮蓋的下半邊的臉絲毫看不出男子此時的心情。
    一如來時的寂靜,男子策動法陣離開,地上只餘開始發黑的污漬,半點也嗅不出方才是怎生的腥風血雨。
    「初七。」左眼覆著眼罩的男人,開口喚了悄悄步入大祭司殿的男子。
    「瞳大人。」被稱為初七的男子對著男人行了個禮。
    「大祭司的命令你已完成?」
    「是,不留活口。」初七的口氣平靜的像是他剛剛殺的不過是要送入廚房烹煮的動物。
    「嗯,你也累了,回覆完大祭司就下去休息吧。」
    瞳沉默的看著初七的背影,臉上表情複雜不已。

 
     那個最恨殺人的人,如今雙手染滿鮮血;被族內女祭司們譽為如三月的春風一般的男人,如今只透著冰冷的殺氣,做為一個活傀儡,他是非常成功的作品,但親手改造他的自己,心情卻是無比的複雜。
    『殺傷無數下界黎民,交換離開流月城的一線機會,你們是全都瘋了不成?』
    『再精密的偃甲,毀去後還能重造;而生命,哪怕是蟲蟻,也只能活上一次,無法複製、永不重來。』
    『我們怎能用別人的苦難和生命,來交換一線渺茫希望?』
    那個記憶中的人,早就消失在數十年之前了,當年沈夜把謝衣拎回他住所時,謝衣幾乎已是只剩一口氣,策動偃甲獸自爆,用命來跟沈夜賭,謝衣啊謝衣,你脾氣要不也是同樣這麼硬,你們師徒豈會走到那樣的下場?
    「主人。」初七恭敬的屈膝跪在沈夜腳邊。
    「事情辦完了?」沈夜從公文中抬頭,看著跪在底下的初七。
    「遵主人吩咐,全數處理乾淨了。」
    「做的好,你有什麼願望想實現嗎?做為獎賞,說出來我便能賜予給你。」
    「沒有,主人。」
    「當真一點願望或心願都沒有?」
    『弟子想要做偃甲的材料!』另一個身影與腳跟前的男子重合,沈夜甩了甩頭,晃去那早不該再回想起的身影。
    「是的,主人。」
    「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是,主人。」
    初七離開後,沈夜無力的閉上眼。
    事已至此,沒有後悔的餘地,對於背叛者,他不該心軟。
    「你有心事?」
    「瞳,你何時來的?」他竟……沒有察覺。
    「剛到。」今日的沈夜心情特別的不好,每年的今天都是如此。
    「有事要稟報?」
    「只是順路晃進來看看你,畢竟是『那一天』。」是的,就是數十年的今天,沈夜拖著只吊著一口氣的謝衣回來,而在那之後謝衣不再存在,只剩下……初七。
    「又如何,他是你作品之中的傑作。」一個完美的傀儡人偶,絕不會背棄他也不會對抗他。
    「當真不悔?」當年是沈夜要他無論如何不准讓謝衣死,而他……並沒有那個能力能讓謝衣活,他只擅長讓人『不死』。
    「我沈夜做事從不言後悔。」既然已經做了那就做到底吧!從那天起他便已有這樣的覺悟。
    「既然如此,沒事的話,屬下告退。」
    瞳的身影離開大祭司殿,沈夜看著空蕩蕩的大祭司殿,沉默的轉身走回寢室。
◎        ◎       ◎     ◎
    走入自己房間,初七才脫下面具,順手將面具擺放在桌上,倚靠著牆看著窗外的景色。
    『你有什麼願望想實現嗎?』
    想起主人經常問他的一句話,扶著額,他當真是一點都想不出來他有什麼願望?看著掛在牆上的劍,那柄劍已經為主人除去不少人,他不是早該習慣刀裡來血裡去的日子嗎?為什麼每次執行完任務,他的心總像是破了一個小洞一樣,透著他也說不上來的愁悶。
    碰一聲!一個物體落在他的窗台上。
    他從來就不是那麼好奇的人,他卻開了窗,看到方才撞在他窗上的原來是隻偃甲鳥,小鳥翅膀微微顫抖著,發出伊伊呀呀的雜音。
    可笑,世間偃甲不過就是會動的紙殼,撞壞了也就壞了,竟然還如同真鳥一樣垂死掙扎?簡直白費力氣。
    以他的性格他應該關上窗、轉身離去,任由那木頭爛掉也不關他的事,但當他回過神時,他竟然是捧起那隻小鳥,彷彿與牠很熟悉似的拆解修理。
    看著那隻小鳥又開始在他腳邊蹦蹦跳,初七疑惑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為什麼……他知道該怎樣修這隻鳥?他又為何會動手去修理牠?在他腦中的只有如何取人性命的劍法,從來就沒有修理過偃甲的記憶啊。
    認真的想想,他的過去他一點記憶也沒有,最早能回想起來的記憶只有主人,而主人給他的第一個命令就是-『戴上面具,沒我命令不許取下、也不許在其他人面前現身、更不許讓其他人知道你的存在。』
    他唯一交談過的人只有主人及瞳大人,在這流月城中再也無第三人跟他打過照面。
    呵,他今天是怎麼了?老是做著他不可能會做的事、從未想過的事,他腦中的聲音告訴他,只需要服從主人、不要對主人的命令有任何的疑問,而他這些年來一向是這麼渡過的,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實在沒什麼睡意,雖然主人命令他不許他其他人面前現身,但在這樣的深夜,流月城人早都已經睡去,以他的身手也不會有人發現他的行蹤,出去散散步吧。
◎        ◎       ◎     ◎
    走在月色之中,他漫無目的的晃著,像是鬼使神差似的,他的身體牽引著他走到一處僻靜的石室之前。
    這裡……為何有間被鎖上的石室?看著門上陌生的印記,他該是陌生的,卻感覺透著一絲絲熟悉感?
    『門鎖著嗎?』這扇門像是用了某種術法鎖著,除非知道施術者所用的術法,否則這門不可能打開。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石室的大門緩緩開啟,他少有表情的臉也微顯詫異。
    為何……他懂得如何開啟這扇石室門?
    他走進石室,看著滿室的圖譜及堆放整齊的材料,只不過似乎已經很久沒有人使用過了,但卻不染一絲灰塵,這又是為什麼?
    無比熟悉的氣息接近,初七一個閃身躲進了角落的一具偃甲之內,在還沒來得及思考自己為何知道這具偃甲可以用來躲藏,那熟悉的氣息已然踏入石室之內。
    主人?
    沈夜撫著案上的圖譜,臉上的表情柔和上許多。
    他很少看到主人有這樣的表情,這石室對主人來說是很珍貴的地方?主人的表情跟看到沈曦小姐時有些相似,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片刻之後,沈夜轉身離去,初七也才從躲藏的偃甲中出來,走近圖譜,端詳著這圖譜有何特別之處足以令主人的表情轉為柔和,圖譜的落款寫著『謝衣』。
    謝衣……,他這數十年在流月城從未聽聞過這個名字,這個人究竟……是誰?
    頭痛襲來,為什麼……腦中想著這個名字就頭痛欲裂?罷了,何必去探究主人的秘密,他只需要服從主人便是,其他的不用多想。
◎        ◎       ◎     ◎
    『但我希望,你這柄忘川,永遠不會有指向我的那一天,本座唯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
    『你看,已經損壞的東西,就算修理改製完畢,每次看到時,也還是會不由自主盯住那些裂紋和缺損……你說是嗎?』
    『這世間其實很是公平,有所得就必有所失,任何一件事情,都會有相應的代價……對嗎?那麼……,我又該為我所做的這一切,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他是古往今來第一偃術大師、是本座的弟子,他甚至差一點就成了下一任烈山部大祭司,所以,就算世上所有的偃師都做不到,他也能做到。』
    『偃師謝衣……百年之前,於捐毒國附近沙海之中,被本座捕獲帶回,本座毀去了他的記憶,僅保留下一部份的法術和偃術,然後……本座給他改了名字,從頭調教……這一回總算不曾再出差錯,他終於成了本座忠心耿耿的屬下。』
    一幕一幕的記憶如潮水一直朝初七灌過來,在手碰觸到三世鏡的瞬間,熟悉又陌生的東西直直的朝他衝來。
    看著自己張開的手掌。
    「無法複製……,……永不重來,呵,那我……算是什麼?而你,又算是什麼?」究竟還有多少事情,我曾經親身經歷,卻再也回想不起?
    「……背叛主人、逃出流月……兩度與主人兵刃相見,這……就是我應付的代價?」
    『謝衣』竟是他自己,那麼這麼多年來做為初七而存在的他,到底算什麼?他終於理解為什麼主人有時看他的表情會是那麼微妙,以及為何叫他拿下面具看了沒多久又轉怒叫他戴回面具。
    對於三世鏡給他的記憶,對他而言熟悉又陌生,反倒是這百年間在流月城的記憶還強過謝衣那數十年的記憶,那阮姓的女子說他身上佈滿了血腥味?是啊,多年以來替主人殺了不少人,何能不沾染上血腥?
    『一隻聽命行事的狗罷了!』
    主人對著廉貞祭司是這麼稱呼他的,在主人眼裡,他不是個名喚初七的屬下,而只是條狗?心痛就是這樣的感覺嗎?
    他從不曾真實的存在,主人看著他是透過他在看著謝衣,瞳大人只當他是活傀儡,這百年來的初七身份……到底算什麼?
    他不是謝衣;也不是初七……,不過就是瞳與主人的扯線木偶而已,左胸膛內沒有心跳的聲音,他很清楚,但回想他被灌輸的記憶,連初七也是虛假的存在,沒有過去更不可能會有未來。
    面對那個曾喊著他師傅的少年,他曾經不懂那弱者嘶吼著的意義,看著手上握著的忘川,主人曾要他不可輕易解開封印,他突然很想違背一次命令看看。
    隨著封印的解開,忘川在巫山的夜裡閃耀著光芒,偃甲謝衣的記憶也一點一滴的在眼前浮現。
    呵,竟然連一具偃甲也活的比他像人,再精密的偃甲都可以再造,但人心不是可以輕易仿照,而這偃甲卻出現了奇蹟。
    主人要的只是有如同謝衣容顏的他奉命行事、少年認的是那個令人如沐春風的偃甲謝衣師傅,他到底算什麼……。
    奪取劍心,是主人給他的命令!
    「這一百年裡,我只注視著一個人,只聽從一個人的聲音;他的喜怒就是我的喜怒、他的願望就是我的願望,無論發生什麼,我不會背棄他第二次。」
    這百年的時光,他只跟隨著一個人的腳步,對他的喜怒哀樂他摸的一清二楚,這個人以另一個方法豁出一切,謝衣無法理解他的做為;但他理解了,所以……,他手上這柄忘川,絕對不會再指向主人。
◎            ◎       ◎     ◎
    將少年打出巫女墓,他靠著石門無力的坐下,這靠著蠱蟲及偃甲殘存至今的生命,也該走向盡頭了吧!  
    那少年會帶著劍心去找心魔,那麼他的責任也已經完結了,他不願意殺死少年強取,但也不能空手回去主人身邊,那就這樣吧……。
    謝衣數十年的人間嬉遊時光過的比他精彩、連那承襲了他部份記憶的偃甲謝衣這百年來過的也比他閃亮,他這百年的記憶只有殺人及服從主人,沒有願望也沒有夢想,不過就是個會自己動的傀儡娃娃而已,這一百年來他的記憶幾近空白,也沒有人真正的將他放在眼裡,對於流月城人來說,記憶中的是溫柔的謝衣、對少年來說那是最重要的師傅,而他呢……?他在哪裡?
    他羨慕著那百年前就已經消失的男人,至少他死了有人會一直念著他,而做為初七,會這樣記掛他的人在哪呢?
    『呵……謝衣,你真是個……有趣的人啊!』
 2013_10_24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7 « 2017_08 » 09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乙女花園

蝶舞丹楓(薇兒)

Author:蝶舞丹楓(薇兒)
主要為乙女遊戲心得及個人敗家記錄
本命為平川大輔、黑田崇矢
所以他為主角的角色路線篇幅可見非常明顯之私心
個人二手物賣場
https://www.myacg.com.tw/seller_market.php?seller=599


有喜歡截圖可自行取用
個人日文很廢是以自己的理解再去翻譯出來
不保證內容正確
以上歡迎同好交流

目前擁有主機
PC
PS2
PSP
PSV
PS4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來客數

乙女夢境

應援永恆

等待著乙女的花園盛開,鑑賞最美的花

影藏夢境

乙女心情

加我好友以前請至少讓我知道你是誰喔

乙女時計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